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6

为米折腰的闹剧

  就算事情做过了头,有危机公关的意识,游戏米果让员工Cosplay星宿派和神龙教的弟子,也着实很不好玩。
 

  云出无心,鸟倦知返,本非有意。问世间米为何物,直教折腰相许?

Life’s too short for the wrong job

  最近富士康的案子很轰动,游戏米果的行为也令人侧目。对于富士康案件,新浪请到《第一财经日报》的当事人开了博客;对于游戏米果风波,新浪也“邀请业界人士、玩家就此事件开通博客发表看法,同时敬请当事人、公司发表新浪博客阐述相关事实。”不知道这算趁热打铁还是趁火打劫,反正新浪现在策划选题和活动的时候已经习惯扯上博客了。
  这两件事值得做媒体的人认真琢磨一下,同时学习两个相对有些生疏的词:诉讼保全和竞业禁止。我的第一反应,却是联想到了前些日子看到的一家德国招聘网站的广告:Life’s too short for the wrong job…

Blog游戏:读书

  詹老师看我前两天无病呻吟,便帮我找了个写Blog的话题,十分感谢。
  这次的游戏题目一般都有多个答案,比如对我这种不求甚解一目十行的家伙来说,“不只读了一次的书”很多很多;但倘若写上满篇的“很多很多”,那就不是在玩游戏了。
  1.一本你不只读了一次的书  《鲁迅杂文全集》
  睡觉前如果没有合适的书或杂志可看,我经常会抱起这本书,随便翻开一页看上一会儿。
  2.一本你如果身在沙漠时想读的书  《荒漠甘泉》
  考门夫人的这本书我平日里读不下去,或许在沙漠……当然书名很应景……
  3.一本让你发笑的书  《围城》
  钱锺书的幽默比较对我的胃口,但书中比喻调侃还是多了些,略有轻浮刻薄之嫌。
  4.一本让你哭的书  《天龙八部》
  大学时读这套书,也许还有《神雕侠侣》,曾被某些片断感动。
  5.一本你希望是自己写的书  《忏悔录》
  
有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有卢梭百分之一的勇气。
  6.一本你希望从未写就的书  《英儿》
  
或者应该说,我希望顾城雷米的这些文字从没有被印刷成书。
  7.一本正在读的书  《悠游小说林》
  上个月去上海时出于精简行囊的考虑带上了艾柯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断续读到现在。
  8.一本读来有意味的书  《艺林散叶》
  挺喜欢郑逸梅记录的那些“有品位的八卦”。
  9.一本改变你一生的书  《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
  周国平20年前的作品,算是对我很有影响吧。
  10.点名
  这个环节最让人头痛,以往找过借口,这次坚持完成吧……
  蚂蚁 发条 月亮 青痕 狗碎
  以上五位看不看得见愿不愿意写都无所谓,我也懒得去他们的Blog上留言了,OVER~~

玩家对央视的回击

  最近李北Freez等人共同制作了一段DV《每日一刻钟》,KUSO对象是央视《经济半小时》前不久“揭开《魔兽世界》的真面目”等连续几期与“网瘾”相关的节目,虽然本子有些问题,台词和节奏不尽如人意,但表演松弛自然,相当不错。片尾音乐用了已解散的地下摇滚乐队木推瓜的《哆嗦哆》,原曲诡异狞厉的气氛被消解了不少,倒也合适。

怎么写

  最近每当看见这死样活气的LIve Space,就没有兴趣写什么东西。前天心血来潮去Blogger.com注册了一个账号——忘记以前注册过没有了——认真摆弄了一会儿,很喜欢;然而设置完毕之后,却想不出该怎么用它,不论搬家还是另写别的,都觉得乏。
  虽然坚持了两年,但我对写Blog仍有困惑之处,像鲁迅先生所说:“写什么是一个问题,怎么写又是一个问题。”他的那篇《怎么写——夜记之一》挪用一下,倒也适合有关Blog的讨论语境,比如:“可谈的问题自然多得很,自宇宙以至社会国家,高超的还有文明,文艺。古来许多人谈过了,将来要谈的人也将无穷无尽。但我都不会谈。”又如:“我沉静下去了。寂静浓到如酒,令人微醺。……我靠了石栏远眺,听得自己的心音,四远还仿佛有无量悲哀,苦恼,零落,死灭,都杂入这寂静中,使它变成药酒,加色,加味,加香。这时,我曾经想要写,但是不能写,无从写。这也就是我所谓‘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我尤其喜欢“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那一句,很多年前就喜欢。现在看来,这成了对自己这么久也写不出像样东西的一种自我安慰。不过Blog并不需要什么“像样东西”,随便写就是了。面对着电脑和网络发呆,打开输入法的同时感到空虚,大概只能说明我现在的确很空虚。

字不够图来凑

  又一期杂志接近收尾,看到这个“字不够,图来凑”的典范,不禁有些感慨……这四张图片我们自然心领神会,但对于Business2.0的主要读者而言就未必了,多少有些“凑”的嫌疑;不过人家的工夫下得足,凑数就成了凑趣。图片对于现代杂志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明星游戏Tringo

  某种意义上说,Tringo是一款明星游戏。它是网络游戏Second Life的玩家Kermitt Quirk将宾果和俄罗斯方块的特点结合而成的“戏中戏”,在Second Life中很快风靡,让Kermitt赚了不少虚拟币Linden Dollar(对于这款游戏而言可以轻易兑换为现实中的Dollar)。后来这位真名为Nathan Keir的澳大利亚程序员把Tringo的版权卖给了旧金山的Donnerwood Media,目前GBA版Tringo已由Crave在北美发行(欧版由Liquid Games发行),手机版Tringo也即将面世。《纽约时报》、《商业周刊》、《连线》以及《三联生活周刊》等国内外主流媒体对这个具有典型象征意义的故事津津乐道,据说英国的YooMedia还将在数字电视节目中制作Tringo的内容。这个貌不惊人的小游戏,风头甚至超过了许多重金打造的大作。
  我对Tringo早有耳闻,但今天第一次玩到它的WEB版。这个游戏是在5×5的方格中放置不同的“方块”(每块限时10秒),堆成2×2、2×3和3×3的形状时“方块”可以消去并获得5、15和30积分,每超过一次限时(或无空位而选择SKIP)被扣除7分,“方块”上的圆点代表鼠标在5×5方格中的落点。游戏不难,不像俄罗斯方块有强烈的压迫感并且无休无止,也还比较有趣,确为休闲佳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