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8

怀念一把

  开心网上除了“朋友买卖”和“停车位”外,最常用的组件非“投票”莫属。以往我对那些五花八门的投票内容很不以为然,不过今天偶然看到一个“还有谁记得这些网站(85后慎入)”的投票,蓦地想起2000年前后风起云涌的“.com时代”,倒是颇感亲切。我甚至还记起当年自己写过一篇《网站广告调侃》,顺手搜了搜,网上尚留雪泥鸿爪,在这里拷贝一下留个纪念。再过几年,人们还能记得今天的校内、海内、开心们吗?

谁的网
  这是最早一批上电视的.COM广告了。一个身份可疑的中年汉子和一位花枝招展的老大妈对着镜头神完气足地说:“……网上呗……MyWeb,我的网!”那样子特像找到组织似的(那时候偏偏正流行某种组织)。迈威宝起初是想推广机顶盒的,所以特想贴近平民,不过这定位差之毫厘。后来地铁站里有很多38℃之类的广告,告诉你MyWeb正在发烧,快去,晚了就传染不上了……

我知道那叫瓶子
  新浪的系列电视广告之一。一位当代鲁滨逊拾到一个瓶子,大喜,正不知有无纸笔,天降椰子于斯瓶,遂捧心蹙眉作东施状。然后新浪告诉你他们有50M的大瓶子,而且不会碎。这个广告不少人第一次没看明白,但架不住耳濡目染,渐渐都心领神会了;不过就在这当口,广告加上了配音:“瓶子……有救了!”有网友很忿忿:“我知道那叫瓶子。”

越上越过瘾?
  RENREN.COM的广告,遍及电视、报纸、车身等等。有的黑店火锅越吃越过瘾,那是加了罂粟壳。令大家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面目平平的RENREN就会越上越过瘾?……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上网本身就是越上越过瘾的,于是这成为流传最广但最无特点的口号。

生活从来精彩
  搜狐说“生活从此精彩”,你看我们送你咖啡送你冰激凌偶尔还送你演唱会门票,生活精彩吧!是搜狐醍醐灌顶当头棒喝,你才领悟了人生真谛,生活才从此精彩起来的,还不快对搜狐膜拜;或者,你注册个邮箱也中。

酷口婆心
  “酷必得”的广告总想告诉人们,上网购物不仅时尚,而且酷得一塌糊涂。起初几个少男少女目光空洞而执着,手擎板斧,让过来人想起“破四旧”的光景而哆嗦;后来构图精致了,广告模特也成熟了,但那种喋喋不休不仅不酷,还有祥林嫂的遗风。

今天你有否拿搪?
  亿唐公司一次又一次非常真挚地询问你:“今天你有否亿唐?”什么?听不懂?就是上没上我们的网站嘛!真是,怎么净跟我拿搪呀? (注:“拿搪”为北京土语,大意为装腔作势,故做姿态。)

进行可以,到底的不要
  首都在线算了算帐,做了两种卡片,让一男二女摆出造型,上指天下指地,曰:“天上地下,唯我便宜。将上网进行到底!”那内涵就是,费用已经到底,大伙抓紧“进行”!

别把我网进来
  网大的广告里有两个泥捏的家伙,像蛮荒野种又似外星异族,呲牙咧嘴面孔狰狞,兜着老两口满载而归。两位不知大祸临头,兀自傻笑,救救……正要悲天悯人,忽见“与校园有关的统统网进来。”哦,看手中的辞典才明白老两口原来是人民教师。好吧,别把我网进来就行。

吃一辈子大米
  沙尘暴来了,ChinaRen说他们要玩真的了,准备为下一代的口粮着想,请你和家里人吃一辈子大米。这下子不用担心闹饥荒了吧?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接着上ChinaRen吧……

还想戈玲吗?
  E龙找了不少位明星来做自己的平面广告,那势头直逼“盖中盖”。大街上看见葛优说没完没了,大山说侃大山,李金羽说假A,看上去他们这么有名了还在为自己做广告,而E龙的字样在他们的巨幅笑容旁受气包似的露一小脸。想起葛优的那个著名段子,“还想E龙吗?”——“E龙是谁啊?!”

垂直的含义
  赛诺爱说他们是垂直网站,别人都是水平的,垂直的在某种水平上比水平的更有水平……或者这样解释更通俗,就是垂下您尊贵的眼帘,别只盯着那些大站,直接来赛诺爱就OKOKOK。

Advertisements

博客杂志的困惑

  “十一”前在5Gme看到“中国第一本博客新闻杂志”《博客天下》创刊的消息。与此同时,Blogbus据称酝酿已久的“第一本中文互动杂志”最终定名为《城客》,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运作。如今全民博客的热潮消退殆尽,平面媒体正逢艰难时世,突然冒出两本“博客杂志”来,不能不说是件很奇特的事情。
  前几年很多人都动过做“博客杂志”的念头。看上去,blogoshere无时无刻不在产出“内容”,这些内容“应该”足以支撑起一本或N本杂志,并且,相当数量的blogger们“应该”会对博客杂志产生认同和归属感,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简单。先不说“内容为王”只是媒体成功的必要条件,单就遴选梳理博客内容的难度而言,便已超过一般情形下的组稿编稿。而假如某些领域的人群缺乏鲜明的共性特征,并且不需要通过额外的媒体实现交流,那么这个领域就不适合创办杂志——blogoshere差不多便是这个样子。
  从《博客天下》的网站看,它有些像那本“高端文摘”《看天下》,基本上很难有出头之日。《城客》则完全是一本面目模糊的杂志,仅能从横戈的描述上隐约看出点影子。它的努力方向或许是Monocle、PPaper之类,做出来则可能是《新周刊》、《城市画报》的路数。《城客》已经不需要主编,数次表明自己没有杂志情结的横戈即便不做主编也会成为幕后的主编。这本杂志亟需寻找的是一个类似策划总监的人选(如当年的令狐磊),以便制订独树一帜的选题计划,之后在它自己的“约稿平台”Blogbus上募集稿件,就像其创刊号所做的那样。不过,这与一本普通杂志的区别在哪里,它的“互动”和“跨界”将从何体现,很是令人困惑。

  update(11月22日)
  ●看了《图书商报》的报道,原来《博客天下》和《看天下》是一家,难怪有相似的“气质”。顺便说一下,《看天下》我只看过一本~~
  ●看了《城客》的创刊号封面,感觉美编不行。“推广价”就15元,会让很多人丧失购买欲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