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7

所谓奇迹

  瑞士人伯纳德·威伯发起的“世界新七大奇迹”评选沥沥拉拉搞了七年有余,我已经记不清在网上看过多少次号召为长城投票的文章、帖子和IM留言,而这次中国长城学会“迫不得已”在八达岭拉票则是少有的线下活动。他们还专门弄了个“为长城投上珍贵一票”的网页——其实之前已有“官方指定中文网站”——实在多此一举。
  2004年底,国内有过“长城被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的报道,虽属误报,但长城当时票数的确高居榜首,有望在原定的公布时间入选“七大”。到了2006年初,长城依然“暂居第一”,而公布时间却推迟了一年。今年,长城的排名滑落出前七位,然后前几天,长城学会突然着急了,开始学习超女快男的粉丝为长城拉票。
  不知道为什么一场国外民间组织的评选,在七年后牵动了一家国内民间组织的心;也不知道长城学会是否动员了自己据说超过5000名的会员积极参与投票。反正我觉得把长城与埃菲尔铁塔、悉尼歌剧院并列,与复活节岛石像和史前巨石阵并列,这种毫无标准的“混搭”跟瑞士人的时间表一样严重不靠谱。对于这件事,埃及人做得漂亮,于是现在候选名单里只有玛雅金字塔,没有埃及金字塔。
  去年《新闻周刊》做过一个“世界濒危奇迹”的专题,长城与埃及卢克索神庙、伊拉克巴比伦古城、印尼珊瑚礁三角区、秘鲁马丘比丘遗址、马尔代夫群岛和意大利威尼斯一起,入选“世界七大濒危奇迹”(7 Most Endangered Wonders of the World)。这个评选似乎更有些意义。同一专题里还评出了“世界新七大奇迹”,比较热闹,有国际空间站、悉尼歌剧院、台北101大楼、日本明石海峡大桥、美国雷克伍德教堂、罗马尼亚议会大厦和中国东莞的华南MALL……最后一个的入选或许体现了《新闻周刊》的某种恶趣味~~
  国外这些媒体或组织举办的各种评选之类,本来看看就好,当真也无妨,不过到我们这里经常就剩下这样一句:“是中国人就如何如何(比如投票)!”令我想起那些“是男人就下一百层”、“是男人就撑过30秒”的小游戏,起这样的倒霉名字,你说玩还是不玩?即便如此,长城的票数还是渐渐的落到了后面,或许折腾了七年,中国的网民们已经变得宠辱不惊了。

优质偶像……

 

  在5月21日的那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我看到了小贝的这张照片。他在向社会各界呼吁,寻找5月3日失踪的3岁女孩玛德琳
  3月13日失踪的3岁男孩彭乐依旧没有消息,少人关注。我们缺少的,绝不仅仅是个把优质偶像。

两则新闻随感

  当牛健方和焦娜结婚时,他们已经知道中国奉行的一胎政策。一个女人只能生育一次。四年前,焦娜(音译)怀孕了,并产下一子,名叫贝贝。数分钟后,她又产下一个女儿金金,然后另一个儿子欢欢,再一个女儿英英,最后是小女儿妮妮。

  这是BBC驻北京记者詹姆斯·雷洁明的文章《中国一胎政策的挑战》的开头一段(无需代理的地址)。文章披露了2004年曾被国内媒体曝光的“多胞胎制造丸”在中国农村成为规避人口政策的“偏方”,并提及一件不大引人注目的骚乱事件,还是颇有内容的;不过开头实在KUSO了些,我差点以为福娃的亲爹被这家伙寻访到了……

  今天还看到了关于“心灵超市”的报道,这是上海新天地最近搞的“艺术行动”其中一项。丹麦人Mads Hagstrom的FLOW Market年初刚在台北明日博物馆展出过,这次在情境切合的商业区亮相,效果可能要更好些,毕竟观众的互动参与是装置艺术的要素之一。不过从一些评论中感觉,那些贴着文本标签的瓶瓶罐罐更多被看作是病态社会需求和变态商业创意的体现,大概在很多人眼中,那位丹麦“老板”和我们“月球大使馆”的CEO并无分别。

荒唐的一代

  “海艺事件”(视频网页)触犯众怒,已经有人去海淀艺术职业学校堵门了,不知还会发生些什么。
  去年,我在看到一篇“50网游青年现实中斗殴”的新闻后,仔细浏览了相关的百度贴吧,有某些学校的,也有某些“社团”的,颇有感触。如果说每个时代都有所谓“荒唐的一代”,那么现今的年轻一代可能比以往他们的同龄人更加“荒唐”。不过,这是谁的责任?
  “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在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各有积习时弊,并且无法融合成为一个完善的教育体系时,单看这句《礼记》中的名言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作为教育失败的产物,一群尊敬老师的废物并不比不尊敬老师的废物更有价值——虽然,我们可能会更喜欢前者。也许懂得听话,在这个世界便算不得废物。

尾声

  ●编辑——那些有才华的中间人,男人和女人——就是股票走势表与《财富》杂志的区别之所在;是拳击比赛的记分牌与《体育画报》的区别之所在;是报纸上的周三食品优惠券与《玛莎·斯图尔特生活》杂志的区别之所在;是在线公告板与《连线》杂志的区别之所在。(Reginald K.Brack,前《时代》公司主席)
  ●这些年来,我从编辑生涯中学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必须忠实于自己的品味、热情和思考,并根据它们编辑和出版杂志,而不是一味推测或者猜想其他人可能想读什么。(Norman Cousins,前《周六评论》编辑)
  ●美国人已经被包围在信息的海洋中,如果你想使自己变得麻木无意识,那么你完全可以整天呆在网上。在这样的信息汪洋中,《纽约客》应该以一种独特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它应该内容清晰、范围广泛、充满智慧、真实可靠——并且让人快乐,我们不应忘记快乐。(David Remnick,《纽约客》主编)

  新杂志的第一期基本做完了。我想,我们是有才华的,并且忠实于自己的品味、热情和思考,只是,我不知道这本杂志是否内容清晰、范围广泛、充满智慧、真实可靠——并且让人快乐,虽然,我没有忘记快乐这回事。

《第二人生》Avatar入选MAXIM Hot 100

  MAXIM最新的年度Hot 100名单出炉了,如果把它和FHM的100 Sexiest Women名单比较一下,或许很有意思……不过我是没这闲工夫了。
  粗粗看了一下,在MAXIM的2007 Hot 100里有一位不同寻常的人物:

95. Second Life Girl

Second Life—a 3-D virtual world that’s imagined, created, and owned by its online residents—was launched in 2003 and now boasts nearly five million inhabitants around the globe. Never taken part in the nerdfest? Isn’t she reason enough?

 

  MAXIM不是第一次做类似的事情,2001年他们曾把《最终幻想电影版》女主角Aki Ross列入Hot 100名单(似乎是第87名)。此番的“第二人生女孩”虽然与Aki同为CG制作的虚拟人物,但其属性和背景又大有不同……

北京印象:堵

  Update: 照片拍完没几天,5月15日再从定慧桥经过时,“北京印象”四个字已经被拆掉了,据说是为了迎接奥运加强户外广告管理。想不到这照片如此之快便成了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