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6

《滚石》为什么被叫停?

  据说《滚石》中文版被叫停了。当然,所谓“《滚石》中文版”的说法,按照目前只允许国内期刊与境外期刊进行版权合作的规定,是不大准确的。
  引进《滚石》版权的香港万华集团,以前在大陆做过《科技新时代》、《T3世界发明》之类,市场反响一般,但好歹还活着;这次操作《Rolling Stone·音像世界》,市场反馈还可以,却……如果这次版权合作是经过审批的,那么根据新出报刊[2000]430号《关于规范涉外版权合作期刊封面标识的通知》:
 
  经新闻出版署批准的与境外出版单位或其他机构版权合作的期刊,可以“本刊与××(国家)××杂志或出版机构进行版权合作”字样在期刊封面上刊出。其中“××杂志或出版机构”可用英文或其他外文,但字号必须明显小于中文期刊名称。
 
  很显然,抛开《滚石》与时尚、科技杂志的区别,Rolling Stone的字号也过于张扬……虽然国内市场上因各种原因将刊名做类似处理的杂志不下百种,但终究要有个分寸,像《人民日报》社把《信息导刊》改成《娱乐时尚》那样,就很和谐。
 

关于《学雷锋》游戏的集体扯淡

  3月是属于雷锋的,就像一趟公车进站,门开了,又关了,没见到什么人上来或者下去,但这一站是必须停的。
  去年网易做了一个很搞的专题“雷锋将成为网络游戏的主角”,今年各路媒体众多报道中的《学雷锋》游戏细节与这一专题中的描述别无二致。去年太平洋做了一篇“《学雷锋OnlineⅡ》独家资料大曝光”,前两天《新民晚报》直接参考了其中关于男女生“阵营”之类的“猛料”……不过,网易专题的编者按写明了内容为“畅想”,而太平洋的文章干脆是“为4.1愚人节特别炮制”。这说明,某些记者编辑们不仅没有见过玩过《学雷锋》的游戏,甚至连最基本的业务素质都不达标。相比之下,《大连晚报》的报道要强那么一点,至少,记者在鬼扯之前写了几句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
  

  附:《学雷锋》(单机版)下载地址

公开的约定们

  《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
  ●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应对接入的境内外网站信息进行检查监督,拒绝接入发布有害信息的网站,消除有害信息对我国网络用户的不良影响。
 
  《中国互联网网络版权自律公约》
  ●公约成员应当积极采取有效的技术措施和管理措施,保护权利人的权利。
 
  《中国新闻界网络媒体公约》
  ●凡在此公约上签字的新媒体,可以用自己独家发布的拥有产权的信息,同其他新媒体拥有的同样的信息交换,各新媒体无论规格高低,实力大小,实行信息产权面前人人平等。
 
  《中国电子商务诚信联盟公约》
  ●维护消费者权利,建立产品和服务质量保证机制。
  《中国广播电视播音员主持人自律公约》
  ●遵守本自律公约方能取得《中国广播电视播音主持作品奖暨“金话筒奖”》参评资格。
 
  《软件产品行为安全自律公约》
  ●自觉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鼓励、支持开展合法、公平、有序的行业竞争,反对采用不正当的软件编写手段来进行市场竞争。
  《保护网络作品权利信息公约》
  ●转载他人作品要尊重其知识产权,严格遵守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转载他人作品,应与权利人签订书面协议,或得到权利人的书面授权。
 
  ●倡导一对一的性关系,减少性伴侣数量,避免同陌生人发生性关系。
 
  ●博客之间情同手足,提倡批评与自我批评。
 
  ……
  我承认,这个本该忙碌的下午,我闲得难受。

在WorldCup2006虚拟球场订个座位

  距离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揭幕还有82天,我作为一名假球迷在这个虚拟世界杯赛场里订下了自己的座位
 

  这是一个图形化的球迷社区,有基本的联络、邀请和搜索好友功能,简单的Avatar,以及让人联想起“格子”的看台界面,挺有趣。目前已订出1700多个座位,来自中国的球迷共3人。填个人资料的时候,必须要写上支持的球队,中国球迷(即便是假的~~)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没奈何,我选了那支男模队,但没有穿他们的球衣。

 

美国人也要做网游杂志了

  Computer Games决定出版一本以MMO(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游戏为主题的杂志Massive,如果我的印象没错,这是美国第一本网络游戏杂志。欧美地区的网络游戏市场一直不温不火,《魔兽世界》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局面。

特稿和特搞

  前些日子在路上买过几次《新京报》,于是瞅见了一些《南都周刊》的广告,挺有意思,但看多了就有点腻味。这份使用原《南方体育》刊号的《南都周刊》3月1日上市了,不过我还没买到。据说,他们的社会新闻设想是用《普利策新闻奖特稿卷》的模式来操作,但是,更靠谱的说法是,做“有品位的八卦”
 
  毕竟,“特搞”比“特稿”要容易得多。

三八的事

  三八节做了一件很三八的事情,就是在这个阳光浑浊的午后去爬香山。不过,刚过海拔400米或者第400级台阶的位置,我就坐在路边不想再起来了,而香山的鬼见愁,据说有557米高。
  作为集体活动的参与者,我不得不在山脚下等那些兴致和体能都不错的同学们,于是,便在雕刻时光里找到一只沙发瘫倒下去。下午四点的光景,这里几乎座无虚席。
 
  我没把车上那本《RollingStone·音像世界》拿到咖啡馆里看,而是回到家后半躺在床上翻了翻。与此前很多国外杂志的中文版相仿,它在重新定位和内容整合方面处于一种极不协调别别扭扭的状态,并且,大概会一直别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