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8

一种表达

 

 
 
风雪同行,为你的Blog系上黄丝带
雪难当前,咱们普通人可以做的10件事
(图片素材来自河北金华中学网站/新华网)

  看了网易的专题,试了一下中国红十字会的网上捐助。第一次没有成功,允许浏览器打开弹出窗口后,第二次成功了。
  今天才知道腾讯公益网,目前有针对雪灾留守儿童和春运被困群众的两项捐赠,都支持在线捐款。看到要通过腾讯的财付通支付,心里有些别扭,但还是点了下去……原来,只需要用QQ号登录就可以了,倒挺方便;其它流程与一般的网上支付差不多。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慈善总会的网上捐赠没有试,招行的卡里该续钱了~~
  在不同的庙里烧香,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哪里的神佛灵验……

祈愿

宠物

中华民族到了生化危机的时刻
每个人激动着发出八卦的吼声
万众一心冒着肆虐的风雪前进
上苍保佑回家和不回家的人民

(图片:版画《宠物》,顾振华,2006)

怀念宿舍

bedroom

  最近一幅“男生宿舍全景图”从高校BBS流传到校外的论坛和博客,看了颇感亲切。画中的四桌八床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学宿舍的“标准配置”,那些喝酒、打牌、裸浴、自摸、做爱、偷窥之类的事情,每天都在身边发生,我也哪样都没落下……有些人说画得还不够真实,因为没有电脑和玩游戏的人,室内环境过于整齐等等——虽然像素画的特性和作品的时代背景不被了解,但并不妨碍这张画的流行。
  这幅像素画的原名叫《熄灯前的寝室》,作者是野斑马。感谢他让我想起了自己火热纯真、污秽放荡的大学生活。

从尾烂到头

  今天发现“水立方”西面那幢著名的烂尾楼快封顶了,造型有点像火炬,又有点像去年河南新郑那只“华夏第一祖龙”的龙头。工地围栏上有什么“中国观”、“世界观”之类的广告词,据此我查到它的名字叫盘古大观,而那奇形怪状的屋顶果然是龙头一枚……这个项目由五座楼构成一组“龙形建筑群”,包括所谓的超白金七星级酒店、超5A级写字楼、售价逾5万/平米的公寓、年租金一亿元的空中四合院、中国最长“龙廊”以及商场、俱乐部等等。“它造型挺拔而又舒朗,骄傲而又欢快地守侯着鸟巢,期盼着2008那动人的时刻。”
  这个从尾烂到头的玩意,岂非摆明了要给我们那同一个世界留下同一个笑柄。是谁说禁止恶搞奥运来着?……

《读者文摘》的那点事

  《读者文摘》今年改换了沿用多年的logo。以往突出“读者”,现在强调“文摘”,设计理念有一种奇怪的倒退感。很多人认为新logo的字形单调沉闷,缺乏亲和力,还有人在网上发表尖刻的评论:“第一眼看到时,我以为《读者文摘》被纳贝斯克收购了!”(纳贝斯克是卡夫旗下出品奥利奥、乐之的著名饼干公司,它的logo是一个红三角)
  《读者文摘》的另一件大事是以版权合作的形式在中国大陆发行了简体中文版《普知》。明天我准备去买一本看看。我最想知道的是——这本杂志,有刊号吗?……

八卦的价值观

  近来常常关注天涯的这个帖子,报纸上为数不多的“斌微事件”报道,含“马赛克”的内容基本源于此帖。这或许是我们这里的“公民新闻”被整合入主流媒体的一个例子,很好很八卦。
  还是在天涯,看到一篇黑色的帖子。那位在2007年行将结束之际选择告别人世的女子留下了自己的博客,留下了按照日期排列整齐的哀痛与绝望,令人不忍卒读。她旧日的恋人为她做了一个网站,其中“关于这里”一栏这样写道:“这里是祭奠她的地方,也是希望能够替她讨回公道的地方。这里是她热爱过的朋友自发搭建的站点,我们希望通过这里能够唤醒这个日渐冷漠的社会。只有输出价值观才是大国。”看来,这两件事因同属婚姻裂变而在“价值观”上产生了喑哑低沉的共鸣。
  ayawawa奋笔疾书,抨击那些“冷血无情的男人”——她的智商经历多年作秀后大概已经远远低于145了。天涯的“八路军”还没有过多的打扰那随风远去的芳魂,这是幸事。八卦也是要有点价值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