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8

Bullshot

 

  8月8日晚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雄伟瑰丽,如梦似幻。别的不提,开场不久那29个巨大的焰火脚印,沿着北京的中轴线,从永定门、前门、天安门、故宫、鼓楼一步步走向鸟巢主会场,象征着第29届奥运会一步步走进中国、走进北京,充满气魄和想像力的场面令全球观众叹为观止。
  没想到第二天,《京华时报》便揭开了焰火脚印幕后的秘密。据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视频效果工作小组的高晓龙透露,由于空中管制以及拍摄时间和角度等问题,导演组最终用电脑画面取代了实景航拍,观众看到的55秒电视画面中共29个脚印,只有最后一步跨入鸟巢的脚印是实景拍摄的。这段主要由水晶石公司制作的脚印焰火CG画面,为让观众看起来感觉更真实,还考虑了影像的颗粒度、直升机拍摄的抖动效果等等,并根据气象部门预测开幕当晚的天气预报做了灰雾处理,堪称用心良苦,以假乱真。
  与整场开幕式及随后精彩纷呈的奥运赛事相比,这件事情并不算起眼。它引发了一些不温不火的议论,多数人表示理解,也有少数质疑意见。国外一家著名游戏网站谈及此事,称中国为奥林匹克带来了“Bullshots”——这是个游戏业界专用的名词。
  2005年初,EA公司公布面向新游戏主机开发的“次世代游戏”《疯狂美式橄榄球2006》(Madden NFL 06)。从游戏截图看,空中飘落的雪花和球员呼吸形成的水气如照片一般生动逼真,如此惊世大作自然让业内人士和广大玩家充满期待。当年年底该游戏上市后,实际画面效果和此前公布的游戏截图相去甚远,令所有人大失所望。著名动漫游戏网站Penny-Arcade刊发了一幅漫画对EA大加嘲讽,并将这种带有欺骗性质的游戏宣传图片称为Bullshot(Screenshot和Bullshit的合成词)。
  Bullshot现象在电子游戏走向商业化之日起便已出现,在3D游戏大行其道后更是屡见不鲜。很多厂商会在各种展览、发布会和媒体报道中使用静态CG替代实时演算画面,或者用图形处理软件对游戏截图进行美化渲染。著有《视频游戏的终极历史》(The Ultimate History of Video Games)一书的斯蒂芬·肯特(Steven Kent)称这种手法是“非常规误导”:“就像选战里的抹黑手段,大家都讨厌它,也没人在意它,但总有人中招。”
  在平素的生活中,Bullshot现象也比比皆是。电视广告、时尚杂志上容貌身材几近完美的模特们,差不多都是PS的修饰成果。大到房产汽车,小到数码配件和保健品,言过其实的文案和漂亮华丽的效果展示早已成为营销宣传的“主旋律”。有些时候,Bullshot风格的广告会在角落里给出一行“仅供参考,以实际产品为准”之类的提示,更多情况下,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不知不觉间,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意所谓的真实。游戏截图、美女造型、演出活动乃至潮流理念和生活模式,都是被贩售的商品而已,它们在没有走入市场之前,早就在人们的心里被打折了。

Advertisements

奥运会并未发生

  1991年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发表著名的《海湾战争并未发生》(The Gulf War Did Not Take Place),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他的意思大致是,由于大众传媒的影响,战争对于我们而言已经变成了由各类新闻报道堆砌而成的虚拟事件。鲍德里亚的那套拟像仿真理论放在今天大概就不会有那么多争议了,浸淫于网络和游戏之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即便不接受他的理论,也容易理解。
  火炬熄灭了,曲终人散了,但所有这一切,连同之前半个月里上演的各种故事,我仅仅是通过电视、报纸和网络了解到的。北京奥运会对我的影响,基本都是以拐弯抹角和不露声色的方式进行的;而奥运会本身对我来说,甚至不如玩一场电子游戏的感受真切和深刻。或者也可以这样说,奥运会并未发生。就像鲍德里亚所说,我们是以一种必需的幻觉方式、一种不在场的方式、一种非现实的和一种与事物非直接的方式生活。

Playboy与奥运

  年初曾有不靠谱消息称《花花公子》会在奥运期间现身北京,如今那些销售境外杂志的奥运报刊亭证明了这个消息确实不靠谱。某媒体报道说:“虽然备受争议的《花花公子》没有进驻奥运村报刊亭,但是记者发现,十几种国内的人体艺术画册已经摆在栏架之上,相信也能满足部分顾客所需。”——原来所谓“人体艺术”确实是用来满足某种“需求”的。
  《花花公子》毫无疑问是不能引进的。不过,在北京奥运会的比赛现场可以见到若干Playboy的封面女郎。


阿曼达·比尔德(Amanda Beard) 美国游泳选手


埃米·阿库福(Amy Acuff) 美国跳高选手

 
珍妮弗·邦加尔特(Jennifer Bongardt) 德国皮划艇选手(右)


布丽塔·海德曼(Britta Heidemann) 德国击剑选手(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