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5

天天见“鬼”

  最近打开电视,满眼都是抗战题材的电视剧,《野火春风斗古城》、《小兵张嘎》、《烈火金刚》、《铁道游击队》、《苦菜花》等等,多数是重拍。这些电视剧给我这种旧日经典记不全、新拍大戏看不全的人就留下了一个印象:怎么演鬼子军官的都是一个人?!
  这个人叫矢野浩二,是一位“甘愿被痛骂”的日本演员,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十分值得敬佩的。而矢野因为没完没了地以“鬼子”角色亮相,人气暴涨乃至拥有了一群粉丝,这在哪怕10年前也是不可想象的,这说明我们终究是进步了,包容了,和谐了,了了了……
  然而日本人到底不是金发碧眼,有什么必要非得请同一个日本人披上黄皮挎上军刀平趟我们几十个电视频道呢?我想,这也算是一桩“见鬼”的事情。

咖啡、肝癌和权威消息

  今天在Donews首页的“媒体平台”版块里看到一条《美研究:每天喝咖啡可有效防癌》,读了一下正文,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消息了。
  N年前有一部大约叫《孤胆警探》的法国电影,阿兰·德隆演的那位侦探,早上起来假如不喝一杯咖啡的话,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处于半睡眠状态,我现在嗜咖啡也几乎到了这个程度~~也因为如此,我知道咖啡喝多了有各种各样的危害,美国人说咖啡会加速细胞老化,提高胰腺癌和膀胱癌的患病率,加拿大人说咖啡可能引发糖尿病,瑞典人说咖啡可能导致孕妇流产,等等。我也知道咖啡有各种各样的好处,美国人说多喝咖啡可以降低糖尿病发生几率(我晕~),另一拨美国人说咖啡防衰老抗痴呆,德国人说咖啡能防结肠癌,西班牙人说咖啡能帮助吸烟者防癌,日本人说咖啡可以预防肝癌(这也是Donews那条新闻中提及的),等等。
  这些家伙到底在研究什么以及研究出了什么,姑且不去管它。我只是想猜测一下这种与IT毫无关联的“新闻”怎么会出现在Donews的首页,莫非,是因为昨日傅彪的去世导致了某些人对癌症尤其是肝癌预防的特别关注?
  昨天,当我从网站、论坛和IM等多种途径了解到那个噩耗时,新浪在它的新闻首页挂起了一条《传傅彪去世 新浪网将发布权威消息》。新闻抓得慢了一拍,晚些上就是了,把死讯讣闻搞成所谓的“权威消息”,告诉大家别人说死了都不算,我说了才算!这新闻做得好不霸道!好不人道!如果说Donews发布防癌的文章略嫌无聊的话,那么新浪昨日的举动可以称作无耻。当下新闻的无聊与无耻,由此可见一斑。

It’s Blog Day!

天是8月31日,一位以色列Blogger倡议的Blog Day。按照他的设想,每人可以在这一天里写篇日志推荐5个新的Blog,这样大家就会发现许许多多以往未知的精彩Blog。

Photo

  虽然这是很好的话题,不过它的影响恐怕远不如近来的怪癖游戏,即便KESO等“博导”(博客内容导向者-_-)有兴趣参与。因为细想想,写出5个“新”Blog并不容易,大概比PostShow发起的5个好玩的Blog还要难。就算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可我每一天看的Blog基本都是“旧”的啊……找了几个知名度相对有限的有特色的Blog,权且算是新的吧:

  住在鼓浪屿

  AIR夫妇的Blog淡而有味,一如他们岛上恬静温馨的生活。

  倒叙的私宅

  美国某传媒集团的“小时工”,从眼界和文笔看,应该有些来历。

  ☆果子铺☆

  一位北京警察兄弟的Blog,偶尔去瞅瞅,挺有意思。

  老爸和儿子

  比较少见的由一对父子共同书写的Blog,朴素而真实。

  眼神有点邪

  很早便已留意的Blog,但忘记了原因,或许是这女孩比较“邪”吧。

  非常5+1:纪敏佳的音乐主页

  今年超女第5名纪敏佳的小空间,和博客播客都沾边,不过她没有写过什么文字,只是留下了自己的歌。 

 

 3108 This!

我们的Painkiller

  我想说的Painkiller不是止痛药,不是那支美国乐队,而是刚被文化部列为违法产品的一个电脑游戏。早在年初,Painkiller已经被新闻出版署查缴过一次,这一事件还引发了海外媒体的“误解”
  2004年,Painkiller被定为CPL的正式项目。在刚结束不久的Esports Award 2005中,荷兰的Painkiller选手Sander ‘Vo0’ Kaasjager获得年度电子竞技最佳选手和年度新人双奖。中国的第一位电子竞技世界冠军孟阳(RocketBoy),现在也在操练Painkiller。这游戏我玩过,非常流畅爽快,也非常黑暗变态。它不适合未成年人和心理脆弱敏感的成年人,但很适合一部分活得比较累的成年人用来释放压力宣泄情绪,正如人之病痛需要止痛药剂来缓解一样。
  在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止痛药大约要算是鸦片。荷马史诗《奥德赛》中,海伦给忒勒马科斯等人在酒里加了一种可以“驱除烦恼,让人忘却所有悲痛”的药剂,那玩意据说就是罂粟汁液。鸦片的应用不仅贯穿医学史,还因为让众多疯狂天才High到极点而名垂文学史艺术史,当然,我们黑色的近代史更是不能遗忘的……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写道:“你用你的毒药制出了你的止痛剂;你曾挤出痛苦之牛的乳汁——现在你饮着这甜香的液体。”诺瓦利斯说:“俗子仰宗教以解忧止痛,不过如收鸦片之效。”
  游戏就是俗世中的Painkiller,诸人俯仰游戏,解忧止痛耳。

又见朱大师

  台湾的朱学恒先生是中国奇幻爱好者心目中的大师。他翻译过《魔戒》和《龙枪》系列,成立了奇幻文化艺术基金会。很多玩游戏玩得七颠八倒七荤八素的玩家在看了他的文章和译作后,完成了文化寻根,自此对游戏是第九艺术深信不疑。
  看了博客网做的朱学恒访谈,知道朱先生近来在搞“开放式课程计划”。这个项目的源起是麻省理工学院的MIT Open CourseWare,简单地说就是通过类似WIKI的系统招募义务工作者,共同完成对麻理等国外大学开放课件的翻译。这个事情的意义一嘟噜一串的,提也提不过来了,但我发现除了奇幻基金会搞的这个东西,还另有一个“麻省理工学院开放式课件中国镜像”,是中国开放式教育资源共享协会做的。
  这样的先例实在太多。一,好的东西,大家齐头并进,无序竞争。二,两岸各成体系的事业,很多时候难以对上茬口。三,资源的开放和共享,同时往往意味着资源的流失和浪费。

三小时和五分钟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儿童有权休息和参加游戏。
  ●《世界人权宣言》则称:人人享有休息和闲暇的权利。
  ●新闻出版总署规定,如果玩网络游戏,以上权利,限每日三小时。
  ●文化部人士曾表示应正视儿童游戏的权利,而传说中文化部与信产部酝酿出台的网游强制行业标准,同样有类似的限时规定。
  ●在“三小时”推出的日子里,盛大发布了它的“五分钟”。在唐骏先生的身后可以依次看到文化部、新闻出版署和联合国的字样……
  ●“权利”有时尽,盛大无止境。

存档的游戏

  ●香港的蚂蚁掷了一个球过来,邀请我做游戏
  ●游戏并不都是有趣的,但我认为对邀请你参与游戏的人,应当心存感谢。
  ●游戏的内核是Free,所以,很多看上去是游戏的东西并不是游戏。
  ●赫伊津哈说,游戏随时会被干扰。在任何时候,“平常生活”都会维持自己的权利,或从外面猛然打断,或从内部冒犯规矩,或以冷漠的脱幻作用瓦解游戏的精神。
  ●爱玩不玩,哪那么多话啊?——其实,我只是想在做游戏之前“统一思想,端正态度”~~
  ●“怪癖”应当是他人眼中的东西,自己照镜子难免走形,不过还是很容易找吧:
  ——不与见过面的人做链接。目前只有苗炜的Blog是例外,因为我喜欢这家伙,还因为多少年过去了,跟没见过也没什么分别。
  ——在多数日子里,每天只吃一顿饭。在关怀或者好奇的探问面前,我惯常的说法是减缓新陈代谢,企图延年益寿。
  ——经常不脱衣服倒头便睡,但等到天明起床时就成了“来去无牵挂”的那种状态。懒人一般都是这样顺其自然,自我解脱滴~~
  ——晚上睡觉前喝咖啡,有时喝茶。不知道是不是咖啡因的作用,让我在睡梦中保持着“挣脱羁绊”的清醒头脑。
  ——很多电脑游戏不喜欢打通关,在最终战役或章节前存档之后罢手不玩。我看书看电影都没这毛病,通常是开始没多久就扔下了-_-b。
  ●游戏的最后部分是要找5位“下家”,不过我想就到此为止吧。怪癖不是白写的,我在这里存档不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