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8

可笑的“炸故宫”

《东方今报》今天在A21版登了一篇小豆腐块,内容很“震撼”,很快被四处转载:

北京房地产商协会会长放言 竟赞成炸掉故宫盖住宅
  “账其实很好算,与其每年花十多亿元维修,不如干脆炸掉故宫,彻底改造成建筑用地,大大解决北京土地资源匮乏引起的房价暴涨”。近日,一位房地产商通过媒体发出此番“肺腑之言”。对此,北京房地产商协会会长胡云景表示认可。他表示,如果将故宫占的土地全部改为建筑用地,约可以提供2400万平方米的可居住面积,至少可以为120万人提供住房,北京住房价格届时会有大幅下降。

而《信息时报》早在2006年5月30日便已刊出一篇《“北京地荒,专家建议炸故宫”?》,指明所谓《北京土地资源紧缺,专家建议炸掉故宫》的帖子为网友恶搞,诸位忧国忧民忧文物的,至少在这件事上还是省忧不忧隔忧了罢。

We are dirty

 

  这个早上,代表们去闭幕,路上很堵。为了不让自己的眼睛在昏昏中闭幕,我开始胡乱唱歌,并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成龙领唱的那首《We Are Ready》——乐感好不是件好事,什么鸟歌听两三遍都能记住调——不过词唱成了:
  We are dirty
  ……
  把天与地用土连在一起
  ……

新玩意

 

  前几天在淘宝买了个新玩意,于是车上的卡座焕发了青春~~其实这是四五年前就已经上市了的磁带式MP3播放器,后来还出现过无线MP3发射器和需要外接MP3的磁带转接器。它的大小形状与磁带一模一样,通过电磁转换向录音机传输信号——由于我有很多MP3转自磁带,模拟信号转成数字信号再转成模拟信号,音乐的“品质”可想而知,不过无所谓了……于是拷了一堆老歌进去,包括孙同、张傕这样极度冷门的家伙唱的极其好听的歌。在交通堵塞吉祥物“会会”光临北京的日子里,我每天平均在车上唱三个半小时卡拉OK,就像人们通常表现的那样,心中充满怨毒,脸上挂着麻木,嘴里流出欢快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