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7

让我们看云去

 

所谓北京的秋天最美,是指每年会有个把日子像昨天一样,有好看的天空和云彩。

Advertisements

铁凝的火星文

 

  晚上休息时看到一则新闻,作协主席铁凝在给《美文》杂志题字时写出一个多了一点的“茂”字,它到底算不算错别字呢?杂志编辑觉得不用去讨论这个问题,书法家们的说法不大统一,《美文》主编贾平凹则认为不能算错别字
  其实,就算不通书法,只要知道古时碑帖中存在大量异体字,就不难查出有这么一个字:荗。
  台“教育部”《异体字字典》收录了这个出自《唐庞德威墓志》的异体字。另据清吴任臣《字汇补》,它在“逢莪荗”(药名)一词中念shu的音,这种用法下是正字。
  简单说来,异体字就是一个汉字多种写法,里面学问很大,也很无聊。相当多的异体字是劳动人民(古代平民写手、石刻工匠等等)在“苦难”中创造的,所以这些字给今天搞文字工作的人留下了不少苦难。身为作协的新主席,铁凝似乎没有把这种苦难发扬光大的道理,所以,还是承认自己写错了算了——水平造诣什么的自有后人评说,风度气量可是眼前的事。
  现在异体字最大的用途是出现在某些年轻人热衷的“火星文”里。很“可惜”的是,铁主席的“风华正多一点茂”用电脑打不出来。

  update: 我糊涂了,用shu是可以打出“荗”来的。

在路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

  堵车的时候无事可做,我就拿出手机来胡乱拍上几张。虽然道路拥塞,车流却也一直缓缓蠕动着。如果保持相对安全的视角和姿势,那么我只能把手架在方向盘上向前取景,于是,几乎每次都要照到一堆钢铁制造的臀部。即便如此,我仍然很乐于做这件事。
  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这当然与每日翻来覆去横穿北京城的举动无关,不过,《在路上》里所写的那句话对这举动是适用的:停止叹息,继续前进。
______________________

DSC01080
■过街天桥上有人在放一只黑色的风筝。
DSC01084
■玻璃幕墙的光污染并不总是令人厌烦。

 

“完美”的百度游戏频道

  刚上线的百度游戏频道大概是目前为止百度推出的最烂的产品——如果它可以算作产品的话。测试阶段首页的搜索框是个摆设,只有在那五个草草搭建的游戏“专区”里才能“百度一下”带有关键词的少量内容。而作为“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居然东拼西凑的去做内容,并且把这些内容堆砌成一个不伦不类的WEB2.0社区,其意义仅仅在于拉来那几家已经上市正在上市和即将上市的网游公司的广告?作为社区,它的吸引力远不如时下不计其数的游戏论坛;作为搜索,它不过是一个过度“垂直”的站内搜索引擎;作为门户,它根本不够格,况且现在17173、新浪游戏们的日子都不好过……与自身的产品比较,百度原有的游戏新闻专题也要比这个“频道”强上几分,至少将资讯、图片、指数、知道、百科和贴吧等百度产品归拢到了一处,经脉虽然没有完全打通,好歹是个肢体健全的家伙~~不过,如果百度的“新媒体”仅仅是指新的广告媒体,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测试首页就挂上了完美时空的广告,效果非常“完美”。

与和谐同行

 

和谐号

  在东便门立交桥看到刚驶出北京站的“和谐号”,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今年我曾经两次在站台上见到“和谐号”,感觉车头十分丑怪,不过远远的看起来还算有模有样——观察接触的角度和距离控制得当,就和了谐了,构了建了。

流水帐和小广告

 

  最近很忙,每天在方向盘后面坐四个多小时,在电脑前面坐十几个小时,还不时在别的什么地方坐上一天半天。于是很懒,至少懒得写Blog了。于是去试了饭否和滔滔(Twitter已试过),想以句子为单位写写Blog,可又觉得在这个聊天的季节,自言自语的人是可耻的,罢了。
  今天大陆版《魔兽世界》传说中的资料片TBC开张了。这个对“盗贼”之名都讳莫如深的和谐游戏,让办公室里几个望穿秋水的家伙终于如鱼得水,而我在一旁查看着邮箱里的应聘信,心如止水。
  《印象》杂志已经由区区两个编辑拖泥带水的做了三期,我们不想再这样牛比下去,于是要招编辑。广告在网上发出没几日便收到近三百封邮件,其中八成为女性,七成为应届毕业生,还有两位博士,十几位硕士,七八位各地作协成员,五六位网络作家,三四位洋洋千言但没写性别的……其实,我们就需要一位脑子够活、英语够好的帮手;但最好是男的——楼下两位行动不便的孕妇让老板对即将出现的非战斗性减员头痛不已,不想再看到这类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
  说到“情理”,突然想起了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在对彭宇案的判决书中称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或许,流水无情,落花无理,情理早被雨打风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