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6

数字北京

  北京下星期举办中非论坛,市政府专门为此发布了《致首都市民的一封信》,劝大家11月1号到6号那几天开车时最好躲开高峰时间和重要路段,或者最好坐公车和地铁,或者最好骑车和步行……那几天有一半公共汽车都会趴在停车场里,全市也不让搞促销和演出,上班的时候拥挤不堪,不上班的时候无事可做,怎么办?
  据说这次论坛有43个非洲国家的头头脑脑以及各国代表、记者3500人参加,而2008年奥运会呢,有10500名运动员、2万记者和数量未知的各色人物和观众,姑且算它350万人吧(今年十一黄金周北京接待国内游客432万人次),那就是1000倍!真是“奥运不两年,常怀千倍忧”。千愁既已难免,希望最后不要以万恨告终……

一本游戏杂志的沦陷

  如果不是看到《电脑游戏世界》(Computer Gaming World)开始提供前100期电子版下载,我还不知道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这本全球最早的电脑游戏杂志(1981年创刊)即将Game Over,一本Ziff Davis与微软联手打造或者说Ziff Davis为微软量身定做的Games for Windows: The Official Magazine将取而代之。
  微软互动娱乐部门副总裁Peter Moore在8月1日的ZD电子游戏高层会议(Ziff Davis Electronic Gaming Summit)上演讲,提出要把Windows操作系统当作游戏平台。几乎在同一时间,ZD发布了即将推出这一游戏平台“官方杂志”的消息据说,CGW的主编表示这是ZD向微软主动争取到的结果。
  不同的游戏平台(主机)几乎都拥有自己的Official Magazine,这种现象在其它行业领域相对少见。把一本有25年历史的杂志搞成Official Magazine,从媒体经营的角度看未必是什么坏事,但CGW的读者们会怎么想?莫非“主动”的投怀送抱,就能让媒体的沦陷变得“与有荣焉”?

电信的新流氓业务

  以后如果输错网址或访问过期域名,也许会经常看到下面这样的页面(我今天是第一次遇上“纠错导航”)。在今年《互联网周刊》对四川电信的“访谈”中提到,“DNS纠错页面”是四川电信的“新传媒业务”之一。实际上很多地区的ISP都已经开展了类似业务。

  前些日子在某些论坛上有人抱怨,访问打不开或不存在的网站都跳转到了《街头篮球》的主页,天联世纪因此被称作“流氓公司”,这多少有些冤枉。“多多小虫”对这个问题有比较仔细的测试和分析。电信搞这种模式的新型业务,原本也是从国外学来的,不过用在国内市场可能就是两种后果。对于初级用户,他们的反应是恐慌和无助,继而那些电信新业务的客户便会被视作流氓,形象尽毁,得不偿失。对于久经考验的互联网战士,他们自会想出解决办法,绕道而行,那么这项业务的效果也可想而知了。

令人烦恼的“老丁”

  经过试验,我发现用Firefox可以正常浏览Bloglines,而IE和IE内核浏览器不行,甚至连Pogo也玩不了。我下载安装了微软的JAVA虚拟机,这下IE们能玩Pogo了,但Bloglines仍然不正常。这样的话如果我要看Bloglines,就要用不很趁手的Firefox,等于把Firefox当成了一款RSS客户端软件……昨天想试一下IE7,到正版验证那一步自然没有通过,之后放弃——前不久重装系统时为了赶时间,我没回家找Recover光盘,用的是同事的D版WinXP,如果霸王硬上弓的话出了岔子就麻烦了。过些天试试Firefox2.0,不行的话就用Z版重装一次系统,总之还是希望能顺顺当当地用Bloglines,因为我实在难以忍受Google Reader的Loading。

  面对着频频出镜的“老丁”先生,我只好发呆,发呆次数多了难免偶尔会思考一下,有时就会想:做媒体的人难免成为一个资讯过滤器,但我真的需要RSS这种东西吗?

不像话的《长征Online》

  今年是“长征”胜利70周年,这成了很多商业或者非商业活动的事由,周边衍生产品不少,昨天一看,连网络游戏都要出了。这部“爱国主义题材网游”《长征Online》让我想起了近10年前杨南征策划的电脑游戏《长征》。
  那几年杨南征心气很足,他的金盘公司制作了十几款游戏,其中不乏《鸦片战争》、《八一战鹰》这样的“爱国游戏”。《长征》据说已经初具雏形,据说还在某个展览上被中央领导视察过,但最终难逃胎死腹中的命运。原因可想而知,这种题材的游戏只能设计成单方角色的单线程强制情节,不能让玩家做出选择的游戏根本无法成为游戏。况且当时此类题材还比较敏感,用游戏来“爱国”也是要考量尺度的……
  如今网游版的《长征》亮相,基于版署民族网游和爱国网游出版工程的政策支持,大方向上似乎问题不大,但游戏的细节就未必经得起推敲了。单机游戏做“长征”的话,可能做出来不像游戏,更像多媒体历史教学光盘,但总算不离谱。网络游戏做“长征”的话,起着五花八门名字的红军战士们东游西逛接任务、拉帮结派抢怪PK、摆摊叫卖“极品武器”,再搞出点诈骗、丑闻啥的……这像话吗?这不给……抹黑吗?如果这样不算恶搞,那还有什么不能搞?

坏事,好事

  前天买了本Steven Johnson《坏事变好事:大众文化让我们变得更聪明》。我去年看过对这本书的介绍,很感兴趣,不过读后感觉一般。Steven Johnson用并不充足和颇有争议的论据,试图表明以电子游戏、电影、肥皂剧和电视真人秀为代表的当代大众文化不是“垃圾速食”,而是带给人们全新认知挑战的有“营养价值”的东西。我一直认为所谓“益智”的说法是对游戏拙劣的维护,和把游戏称作“第九艺术”同样糟糕。况且对于那些习惯从道德层面评判游戏和其它大众娱乐的人们,“益智”也只不过益了不良少年和未来犯罪嫌疑人的智,倒不如干脆弱智一些的好。
  作者举了近年不少制作精良、有内容深度的游戏、电影、电视剧和真人秀的例子,用以说明此类大众文化在日渐走向成熟,进而又排出IQ统计数据,“顺理成章”地引入主题——这些东西让人们变聪明了。但他似乎忘记了更多的粗制滥造、肤浅空洞并且居然也能大火特火的同类产品,那些货色锻炼了人们什么能力?
  不过或许大家确实是变得更聪明了,至少我们这里是这样。赵丽华说大家现在喜欢拗口的东西,“这诗我怎么能一眼就能看懂呢?应该让我看不懂。”聪明的大家不仅玩游戏、看碟、挺超女,还搞起了诗歌评论,大众文化生活真是丰富多彩。
  如果某些事能被证明是好事,那它原本就应该不坏。坏事变好事的一种可能是:“好人”变成了“坏人”。

见鬼的Bloglines

  临放假的前一天,我发现Bloglines不能用了,具体表现和这哥们儿遇到的情况一样。检查了杀毒软件、防火墙设置和网络相关的各种选项,都没有任何效果。无意中试了一下把该页面设成Unicode之外的中文、西欧或者其它地区的编码,居然都能显示出feeds来(当然全是乱码),唯独Unicode不行,真是见鬼。
  正好那几天Google Reader更新了,很多人交口称赞,便把以前从Bloglines导出的OPML导入过去,遗憾的是只成功了不足1/10——我订阅的300多个feeds只被Google Reader认出了30个,郁闷之余,又手工导入了100来个,算是被迫把这些feeds做了一次筛选整理。
  Google Reader确实比以往好用了,不过我感觉仍然不如Bloglines。它的左右分栏是固定的,不少长标题的Blog看不完整,更看不到未读条目的数量,而Bloglines的frame可以随意调整,对宽屏和低分辨率屏幕用户都很适用。Google Reader不显示Blog的订阅人数,对某些feeds的嗅探能力不如Bloglines,最糟糕的是频频出现的Loading,长期使用下来不知会浪费多少时间,因为这个时候别想忙里偷闲切换到其它窗口了。唉,不知道怎样才能让看上去老土的Bloglines恢复正常。这东西是自己用的,不是给别人看的,所以我用着很酷很炫的Google Reader,但并不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