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8

不经历风雨也能见彩虹

 

今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北京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彩虹。

韩军、李晓东《星座1》MP3下载

1989年翻唱专辑《星座Ⅰ》MP3下载链接

《星座1》李晓东的歌 | 《星座1》韩军的歌

曲目
1.远飞的心       李晓东
2.半梦半醒之间     韩军
3.一剪梅        韩军
4.流浪(张三的心)   李晓东
5.爱的星座       韩军
6.移动的心(驿动的心) 韩军
7.最后的温柔      李晓东
8.半个月亮       韩军
9.无声的别离      李晓东
10. 我祈祷       韩军
相关博客

政府网站的颜色

  看了看主要政府部门的网站首页,还是很参差多态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彩色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彩色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彩色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彩色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彩色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彩色
  民政部              彩色
  财政部              彩色
  交通运输部            彩色
  文化部              彩色
  科学技术部            彩色
  国土资源部            彩色
  农业部              彩色
  监察部              彩色
  新闻出版总署           彩色
  商务部              半黑半彩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半黑半彩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黑白(国徽为彩色)
  教育部              黑白(包含国徽的顶栏为彩色)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黑白(滚动新闻图片为彩色)
  外交部              黑白
  卫生部              黑白
  公安部              黑白
  司法部              黑白
  水利部              黑白
  信息产业部            黑白
  国家统计局            黑白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黑白

三天

  哀痛应当表达,不过当哀痛被仪式化和程序化、戏剧化和宗教化,每个人都成了受难者。
  在论坛里看到若干对哀悼日“停止公共娱乐”有商榷或质疑之意的帖子,最温和的回应是“不就少玩三天么”,别的回复便很不堪了。很显然,这不是讨论个体权利的恰当时机。
  按道理,除了捐款捐物等等,每个人首先应当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但我这几天来一直没有心思做杂志的内容——一些娱乐性很强的轻飘飘的东西。我惶惑不已,羞愧难当。
  体验了两天色盲患者的生活,发现两张有色彩的图片,印象深刻……


《新京报》2008年5月20日头版


罗荣《济汶川》
“我们在一起”全球华人设计师抗震救灾大型公益海报设计活动

……

  天亮了,今天是第三天……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an angel
  Sometimes I wish I were you

距8月8日88天,佛诞日

  今天的地震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那次,当时我写了篇《震感之感》
  与两年前的不同之处是,在QQ群里得知有人感觉到地震之后,我是通过滔滔和饭否了解到全国出现大范围震感的情况。这可能是国内Twitter类网站自诞生以来最有效率和最有效果的一次应用。
  与两年前的相同之处是,国内专业地震网站(几乎只有一个地震台网中心是正常的)对公众仍然毫无参考价值,以至于当谣言四起的时候,谁都无法去“中国地震局”的网站一窥究竟。
  那个“22点至24点时间段北京局部地区还会有2-6级地震”的消息,起初是在QQ群里看到的,我随即在网上搜索,只找到一条和讯的记录,但链接指向的是上一级页面,似乎内容已被删除。过了没多久,人民网的某个冒失鬼把这消息登了出来,顷刻间几十家网站纷纷转载(包括和讯),腾讯也通过QQ弹出窗口发布了这则“重大新闻”。但我依然怀疑它的真实性,因为地震预报本就极难,短期和临震预报更是几乎不可能;而“22点至24点”的精准与“2-6级”的含糊两相对比,也显得十分荒谬可笑。就算确有“2-6级”的预见,但凡“中国地震局”和有关部门还有起码的公共意识与职业操守,面对可能接近强震的震级,难道只用一句“望大家提前做好预防措施”打发了事?……又过了一段时间,中国网的记者打通北京地震局的电话,该局称没有收到相关消息。再往后,还是中国网率先采访到中国地震局的相关负责人,最早发布辟谣新闻。
  这件事情说明,我们还远远没有进入所谓的“第二媒介时代”,甚至更糟,那些尚处于传播中心的媒体人士无法适应“去中心化”的信息扰动,从而会有意无意地造成客观真相的进一步混淆。这件事情还说明,今年是谣言与谎言泛滥的一年,比较起来,我实在看不出“红钻帝国”和“SS山地师”们有什么因言获罪的理由。

很黄很忧郁

 

5月2日,香港,陈巧文,Flickr,藏独辣妹,奸杀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