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6

好软文的100个细节

  9月25号那期的《三联生活周刊》格外的厚,其中封面故事《好房子的100个细节》占了40多页,根据以往经验,我判断这是一篇超级软文。不过以核心专题的位置和超过全刊1/4的页码来做软文,这实在不是一般的手笔,所以我又耐心读下去,希望找到些有看头的东西。
  很多媒体和畅销图书都曾经将“100个细节”当作选题,5年前《新周刊》的《2001年的100个细节》大概算是杂志中操作此类选题的典型例子。《三联》这次煞费苦心拼凑的“100个细节”,展现出来的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好房子”,而是那些“精英”人士眼中的“好房子”,更确切的说是三联广告代理眼中的“好房子”,但总体来说保持了一定的可读性,并打散了宣传目标,很大程度上消解了读者对商业软文的防御心理。我粗略数了一下,本期《三联》上有9家房地产公司的广告,这些客户的楼盘项目因“100个细节”的内容组织形式得以多次亮相,真难为《三联》的编辑记者了……
  这本定位“高端”的“三联房产周刊”,其软文配合策略值得报刊同行学习。既然不得不去“配合”,那就想办法做得好一些。

严肃游戏

  9月13号,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市发生了一起校园枪击案,年轻的女大学生苏泽不幸遇难,另有19人受伤。作案凶手是现年25岁的加拿大男子金维尔·吉勒(Kimveer Gill)。事后他在vampirefreaks.com上的博客和相册被警方发现,相关资料迅速见诸媒体。《多伦多太阳报》将吉勒持枪的照片登上头版头条,并配以“游戏杀手”(Video Game Killer)的大标题——据说吉勒个性封闭,酷爱游戏和重金属音乐;还据说他喜欢玩一个叫做《哥伦拜恩超级大屠杀》的游戏,这款游戏模拟了1999年美国科罗拉多州哥伦拜恩中学枪击案,而吉勒在这次行凶过程中穿着的黑色军用防水衣与当年两名凶犯别无二致。
  国内媒体也非常关注此事,类似《枪手沉迷网络游戏酿血案》的各种报道很快出炉。那么吉勒喜欢的那款“血腥网游”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我找到游戏网站,下载并安装了这个Super Columbine Massacre RPG!。在这款使用RPG Maker制作的游戏中,玩家控制角色为哥伦拜恩枪击案的主谋埃里克·哈里斯和迪伦·克莱伯德。游戏从1999年4月20日上午哈里斯家中开始,再现了两人携带枪支和爆炸物进入校园,杀害13人打伤24人最终自杀的全过程。游戏开头引用了法国超现实主义作家安德烈·勃勒东的话:“最纯粹的超现实主义行为是走入人群随意射击。”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这款游戏视作异端,就像不能把这句《第二次超现实主义宣言》中的话太当回事一样。
  ASCII公司出品的RPG Maker是一款著名的多平台游戏或者说工具软件,用它生成的这款“屠杀游戏”十分简陋,画面大致是十年前商业电子游戏的水准。我猜测吉勒喜欢这款游戏只是为了某种“感觉”,而不是游戏本身多么出彩或者出格,他在网上的ID是fatality666,或许说明他与电竞高手fatality一样更钟情于火爆逼真的FPS游戏(也更可能毫无关联,fatal1ty的ID写法是用1代替了i,而666在西方是象征撒旦的邪恶数字,跟意为“死亡、宿命”的fatality一词正相配)。与同题材电影《哥伦拜恩的保龄》(Bowling for Columbine)和《大象》(Elephant)相比,这款游戏受软件功能之限,对哥伦拜恩惨案的表现十分低调,“血腥”根本无从谈起。而游戏作者丹尼·莱登(Danny LeDonne)在网站上也以洋洋千言强调了制作游戏的初衷,他写道:“用这款游戏,我把现代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之一呈现给你们,并且追问,我们都愿意照照镜子反躬自省吗?”无法得知吉勒能否领会游戏作者的用意,我们所能知道的是,他喜欢自拍自己拿枪的模样,倒是十有八九爱照镜子……
  今年7月23日《纽约时报》的文章《某些时候,一款游戏拯救世界》中,介绍了当今一些具备现实社会意义或功能的“严肃游戏”(Serious Game),其中包括这款“屠杀游戏”。文中提到该游戏在去年面世后引起的巨大风波,并发出了令人深思的疑问:“这一游戏遭遇了所有严肃游戏面临的问题,游戏可以成为艺术吗?”文章最后以丹尼·莱登的话作为结束:“游戏不过是艺术表达的另一种媒介,这是我以另类方式喜爱游戏的原因。当你打算去玩一款游戏,那么何妨从中学到一些重要的东西呢?”
  蒙特利尔枪击案后,莱登接受了媒体采访,看他的照片,说实话和那几名杀手的面相差不太多,这反而让我更加坚信了这款游戏的严肃性。艺术家和疯子一线之隔,更多的正常人,他们只是玩玩游戏而已。
  写秃噜了,回头要砍下一小半才能放杂志上……
  在报道这次枪击案的过程中,某些境外媒体表现出对电子游戏根深蒂固的成见——这自然并非全无道理。国内媒体更多表现出的是不专业和不敬业——像《新京报》居然把哥伦拜恩一案写成发生在科罗拉多大学……比起那些充斥暴力元素的影视和游戏的出品公司,要承受强大的舆论压力,对于LeDonne很不容易,但愿他别哪天被逼得去实践虚张声势的勃勒东没搞出来的“艺术”~~
  国内近年来校园暴力事件频发,各类青少年犯罪行为不容忽视。也有人开始认识到“严肃游戏”可能起到的作用,不过他们似乎只知道“网瘾”。在一个大家都有病的时代,“网瘾”算得了什么?

标致407精彩广告End of Game

  这不是某个赛车游戏的截图,而是自8月起在法国、英国、俄罗斯和日本等国播出的标致407 SW电视广告中的开场一幕。在这个名为End of Game的45秒广告中,一位玩家因客人来访而中断正在紧张进行的赛车游戏,镜头切入电视里被暂停的游戏画面,车手们离开静止不动的车辆和观众,走出赛场换下赛服,坐上自己的轿车——其中的主角自然开的是标致407 SW,他驾车驶上景色怡人的海滨公路,悠然而去……这个创意源自游戏的3D动画广告实在是太帅了。(via Duncan’s.tv

评委的义务

  《激战》“万元征集中文广告语”的活动告一段落,为了尽“评委”的义务,我需要从五个候选中挑出一个,这真让人头痛。“激起心中的梦想”和“智慧与力量的碰撞”太空泛,“一战成名”不靠谱,“赢在中国”——央视好容易有个金牌节目,别给人家添乱了~~看来看去就“竞技论谋,激战天下”虽然有点拗口,但符合九城给《激战》确立的“竞技平台”定位,也带上了产品名称,算是基本合格。不知道专业评委会有什么意见,倘若请玩家“用脚投票”又是什么结果……


(Agency: Sil Malaysia)

不容乐观的真人实景游戏Majoy

  关注多时的“真人实景网游”Majoy终于显山露水,将在十一黄金周期间展开试运营。在茅侃侃Majoy某设计师的博客里可以看到Majoy全套装备的照片——与被称为野战游戏或生存游戏的War Game相比,多了些PDA和蓝牙耳机之类的电子设备,这些设备大致用来接收任务、显示玩家状态等等。
  Majoy俨然被石景山区政府当作了打造CRD(休闲娱乐中心区)的重要棋子,不过与现有的War Game俱乐部相比,Majoy没有明显的优势和特点。八角雕塑园固然交通方便,场地却不够大,且缺乏变化。电子设备和相应的“游戏系统”更像是画蛇添足的累赘,也不可避免地造成运营成本的增加。“真人CS”之类的幌子其实也不新鲜,在N年前的《精品购物指南》上北京怀柔的“蓝天牧场”就这样打广告了,还有人拥有“CS真人实战系统”的国家专利——绝大多数CS或网游玩家获取不到此类资讯,他们也玩不起……另外,仿真枪械在国内是禁止制造和销售的,这是War Game一直处在半地下状态发展的原因,况且舆论素来对“游戏”、“暴力”之类的词敏感,Majoy的前景不容乐观,不知道是哪位“业内专家”算出Majoy直接经济效益不低于5亿元的。

回京琐记

  去了趟大连,过了四天远离网络的日子。当飞机降落前低低的掠过密集的住宅区时,这座被称作“东方巴黎”、“北方香港”的城市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很糟糕。这里的人造景观数量远远超过自然景观,几乎每个公园都像游乐场。规划建设盲目无度,整个城市如同刻意添加了许多花哨摆设的大盆景。
  在大连的时候没买过报纸,电视也没怎么看,有点与世隔绝的意思,于是回来后立刻上网……没想到雷声越大,雨点越小,富士康的事情这么快就结束了。去年自己所在的杂志有过一次类似的情况,最后也是以“和解”告终,双方默默收场。或许静默是最好的结果罢,不然这种“即使官司赢了,我也不快乐”的话,还真不容易出口。
  又留意了一下超女,两周前听韩真真在十强入围赛的《愚人码头》感觉不错,上周末她进了八强。而这场超女十进八比赛的“八荣八耻”歌舞精采绝伦,武警文工团张保和老师创作的“当代民谣”《知道不知道》如今总算是家喻户晓,人人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