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5

无聊的力量

  那个女人到底还是被KUSO了,与猥琐男和小胖们相比,她数量众多的照片更容易被加工处理进各种场景,但效果未见得好,因为她的表情远不及肢体生动。

  KUSO是一种主动参与的游戏。木、竹、流等MM虽然轰动一时,却没有被KUSO过,没有人搞出猥琐联盟和芙蓉教这样的东西,说明她们还不具备足够的娱乐价值,只能由“问题女郎”过渡到“话题女郎”,而芙蓉的出现终于完成了向“命题女郎”的蜕变。大众的视线可以被牵来拉去,但他们能否坦然接受眼前的东西,进而用自己的方式一起来玩,这大约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当“集体无意识”变成了“集体有意识”,游戏便具有了消解传统的力量。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因为此刻,我走神了。

Advertisements

旧闻杂想

  翻阅资料读到一则旧闻,摘抄几句:
  美国家庭及传媒研究院最近发表了它的《1997年度给家长的关于计算机软件及视频游戏的指导书》(The KidScore:1997 Parents Guide to Software and Video Games)。引言中写道:“如果你和许多的家长一样,对于电视及电脑游戏的熟悉了解程度远不及你的孩子们,那么这份指导书是专为你走出游戏迷宫而设计的,你将从中得到超过60个的最近流行电子游戏的不带任何偏见的分类比较。”
  这种面向成年人的购买使用游戏的指南,在国外十分常见。ESRB(Entertainment Software Rating Board)的分级标准,游戏公司对于产品设备的详细说明(如任天堂),Parents TVPSB(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ChristianAnswers.Net,等等。而我们呢?仅仅去年有一个“绿色游戏推荐标准”,组织制订这东西的中青网协,现在连网站都访问不了了~~
  我曾经想过,应该请人编写一本“给家长的游戏指导书”之类的东西,这可能比10本怎样戒除“网瘾”的书都有价值。但是,如果都愿意了解、都能够明白孩子们在想什么做什么,那还是中国的父母吗?或许,还是听专家教授来几句慷慨陈词,让游戏里硬性设定什么疲劳系统,这更受用些。于是,我挥一挥手让自己的念头滚蛋,不带走一片云彩……

北京那一带

  终日里在北京的二三环路上跑,渐渐发现一个现象。在主路隔离带那一块块金属板的底座上,常缠绕着一些磁带芯,它们随风摇摆飞扬,像喧闹的城市车流中一团团静默的水草。
  我觉得奇怪,每逢过节了开会了,环路隔离带总会有人清扫擦拭,而这些飘摇的磁带却常年可见,看来,不断有人在“维护”着这一“人文景观”。车走走停停之际,我就走神,想着如果有人把这些磁带芯收集起来,把那些还算完好的拼接成一盘磁带,之后弄一敞篷212,在二环三环上一边开一边放这盘带子,肯定是一特出效果的行为艺术~~~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北京·隔离·带”。

礼物

  6月19日是所谓的父亲节,与一个月前同样作为美国“节日文化输出产品”的母亲节相比,这个星期日显得清冷,没有满大街康乃馨的清香和商场红火的主题促销,中国父亲们的商业价值不知道是被低估了,还是压根就那么可怜。
  经过我生拉硬拽的研究,在这个节日的前后,游戏界倒是出了不少和父亲们有关的事情。目前,集中净化网络游戏工作正在全国展开,文化部起草的《游戏产品内容审查标准》6月将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文化部、信息产业部将联合制定网络游戏开发和运营等有关强制性行业标准,强制网络游戏企业对可能诱发网络游戏成瘾症的游戏规则进行改造;新闻出版总署下属游戏工委起草的《网络游戏服务协议》草案已经完成,开始进入征求意见阶段;中央文明办、共青团中央、新闻出版总署、中国社会科学院、光明日报社利用暑假在全国10大城市开展的“百万家庭健康上网大行动”也已轰轰烈烈地拉开帷幕。
  为什么说跟父亲们有关呢?因为据“中国最早最权威的网瘾治疗机构”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依赖治疗中心的主任陶然统计,我国青少年网络成瘾症“发病率”高达15%,人数近250万。谁都知道,父亲是家庭的支柱和权威,是家庭教育纲领的主要制定和实施者。那么,至少有250万位父亲要为他们的子女操碎了心,而各部委的标准、协议等等,无不是为了控制网络游戏的负面影响,拯救百万孩子——以及他们的父亲——于水火之中。
  据文化部有关人士表示,强制性标准都是为了减弱网游成瘾,将对部分网游的游戏规则从技术上进行转变,比如会设置比较短的游戏时间,或者从游戏升级的步骤上逐渐消除玩家对游戏的依赖和成瘾性。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沈绮云认为,现在的确需要开展网游改良,至少有三个规则需要修改。一是升级规则,需要让玩家较容易地达到顶级。二是PK规则,这是对生命态度的一种设定。三是帮派设定,会引诱玩家为集团利益卖命。陶宏开教授则表示,文化部等部委的系列工作是在进行源头清污。这真是一份有意义的父亲节礼物。
  我衷心希望那250万位,不,更多的父亲们能够敞开怀抱接受这样的礼物,也包括同样是一位父亲的陈总。作为中国游戏业呼风唤雨的人物,陈天桥再度显示了他的精明,他在不久前透露,盛大进军家庭的“盒子”里不会内置《传奇》等大型网游,而是装满了各种益智健康的休闲网游。与此同时,很多厂商也陆陆续续地把他们的游戏冠以“绿色产品”的名号重新打包推出。中国游戏市场很快将成为一个绿色市场,只是,最好不要像中国股市那样,它实在是太环保了。

那些手印

黑龙江遇难小学生在墙上留下最后手印(图)

  今天白天在赶工写稿的时候,沙兰镇小学那面墙上的几个手印一直在脑子里面晃动着,挥之不去……
  前几天看到照片的时候,心里一颤,之后紧缩,再之后,就像许多媒体同行一样,冒出了这张照片能得新闻奖的无聊念头。今天读了信海光的两篇Blog,《新文化报》刊发的《洪灾“黑手印”不是孩子留下的》以及各传媒、记者论坛看到的当事记者手记和众多讨论,让我思来想去,始终不能专心干活。
  很多新闻报道的真实性并无保障,因为抛开各种主观因素和“不可抗力”,新闻记者也会因专业知识和设备手段的制约,难以做到类似公安检察机关取证调查的精确。在这则图片新闻中,更是由于事件现场的特殊性,导致记者只能凭借幸存者、救灾者的主观描述以及自己的“常识”来推测。发出质疑声音的记者也基本如是。但很多所谓的“常识”在这里根本是扯淡,因为谁也没有亲身经历或者目击过洪水灭顶的灾难。作为旁观者,我们又从何判断?去琢磨那些有关“洪水浮力”、“水流方向”之类的狗屁常识?去分析记者报道的动机?另外,我们有必要去判断吗?!
  在整个宁安洪灾系列报道中,手印图片无疑是极为抢眼的,它让更多人的注意力从政治闹剧和八卦绯闻上面转移到这次灾难,并促使人们进而关注灾难背后隐藏的种种真实,这没有意义吗?这有意义吗?
  晚间看新浪的专题,对于手印只保留了一种声音,连网友评论都清洗了,留下几首“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眼泪”的诗。新闻作为一种商品,要消费,作为一种文化,要媚俗,作为一种工具,要@#$%……新闻真实,就像瓦蓝的天空和洁净的白云一样,早已成了奢求,或者泡影。我在灰蒙蒙的夜晚,盯着那些手印直到两眼酸涩,最后说,我确实看不出你的真假,但有比没有强,何况你还赋予了新闻以独特的美学意义和诗歌启蒙力量……

意志>才能

  春困秋乏夏打盹,为了让自己在漫长的上下班路上摆脱昏昏欲睡的不良状态,早上出门前在家翻找“劲爆”些的磁带,看到几盘Def Leppard,便挑了《Vault》。
  《Vault》是Def Leppard的前期精选,一路上听得热闹,我没顾上犯困。这支被《滚石》杂志称为“意志力高于才能”的乐队,是我最喜欢的Pop Metal乐队,据说他们今年5月又发了新专辑《Rock of Ages》,回头找找……那句点评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甚至不啻是一种鞭策。像我这样意志薄弱的人在写Blog的时候,要多听听Def Leppard了~~

和AI做游戏

  为了打发下班前的无聊时光,我做了一个名叫20Q的游戏,这个采用决策树算法的AI引擎没能猜出我想的东西。回家吃晚饭后又重新试了一下:

  想象一个对象,我们的人工智能程序将通过询问简单的问题,猜出您想象的对象。您所想象的对象必须为大多数人所熟悉,但是绝不能是特定的人物、地点或事件。
  1. 它是分类为其它
  2. 它会否被沾湿?  可能
  3. 您可否拿著它?  否
  4. 它能否为人带来欢乐?  视乎情况
  5. 它是否很值钱?  存疑
  6. 它比微波炉 (或面包烤炉)?  不相关的
  7. 您是否经常清洗它?  不相关的
  8. 它比高尔夫球小吗?  否
  9. 它重不重?  视乎情况
  10. 它比一磅牛油重吗?  是
  11. 它是不是金属制造的?  否
       它是人造的吗?  不了解
  12. 它是否含有大量水分?  或许
  13. 它会否发出声音?  通常
  14. 不同年龄段的人都可以使用它吗?  不相关的
  15. 它可否多次使用?  不相关的
  16. 它是否冰冷的?  视乎情况
  17. 它是否来自其它较大的东西?  可能
  18. 它会旋转吗?  有时
       它是否有很多不同种类?  不了解
  19. 您可否触摸它?  可能
  20. 我猜它是龙卷风?  否
  21. 它是白色的吗?  有时
  22. 它在水边生活吗?  视乎情况
  23. 它可否快速奔跑?  是
  24. 我猜它是雪崩?  否
  25. 您知道和它有关的歌曲吗?  是
  26. 它是屋子里的东西吗?  通常
  27. 它是不是食肉动物?  视乎情况
  28. 它有用吗?  存疑
  29. 我猜它是罪犯?  否
  ————————————————
  Q30. 我会猜它是巫婆?
  是, 否, 接近

  最后一问终于比较靠谱,但在我选择“接近”之后,页面跳出“你赢了!”的字样……在这种游戏中获胜自然是十分无趣的结果,我估摸要想和人工智能玩得开心,或许需要头脑单纯一点,不去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对了,我想的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