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5

一个人的杂志

  昨天和两位韩国人聊了半个下午,一个是韩国同行,一个是在首师大学中文的MM。我对韩语一窍不通,MM的汉语和专业知识二把刀,同行的英语则连三脚猫都算不上,于是交流起来时常有不着四六的感觉。
  好容易结束了这次有趣但费劲的采访,我送他们下楼。同行和MM注意到各个房间都空无一人,便探问起来,我笑道:呵呵,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本杂志就是我一个人编的……眼看着MM的脸上出现三个圆形,我赶紧加上一句Patch:他们全去看Star Wars,把我遗弃了……

  玩笑归玩笑,一个人的杂志并非没有,况且,许许多多的Blog已经具备了杂志的某些特征。

  晚上翻新的《三联生活周刊》,“读者来信”中赫然有署名为“北京三表哥”的一篇《我爱T恤衫》(当然是删节版),我看《三联》那句“一本杂志和它倡导的生活”可以改成“一本杂志和它编造的来信”了~~“生活圆桌”里还有苗炜王建硕的两篇Blog,这大约是“一个人的杂志”正在影响着“几个人的杂志”的一种体现吧。

Advertisements

游戏广告,缓期执行

  手头有一份两个月前拿到的广告刊例。跟其它的广告刊例差不多,它详细陈述了该广告媒介的背景、定位、受众特征、广告版位和报价等等,而与众不同的是,这个媒介是一部网络游戏。

  最近看到两篇文章,一篇是和刚闭幕的E3有关联的《与网络游戏玩广告》,一篇是Donews上的帖子《中国网络游戏和桌面游戏广告有一个亿的金矿谁来挖?》(大概是所谓“火星帖”的范例~~),因此我重新找出这份网游广告刊例琢磨一下。同时,也顺手列出几个与游戏广告相关的链接:

  →广告来了,虚拟世界能否依然精彩
  →游戏与广告
  →游戏广告将正式规模冲击玩家,能成功吗
  →In-Game Ads Ready to Explode

  根据刊例介绍,这是一部“世界首款大型实景网络赛车游戏”。广告位是很贴近现实的,诸如赛道广告牌、路牌、灯箱、店面招牌、建筑外墙,还有车辆冠名、道路命名、赛车贴纸和牌照等等。广告报价则大多比现实中的同等情况要低许多,或许可以说,有些诱人。
  但我记得自己在看过刊例后的一分钟内,就否定了这部游戏作为广告媒介的价值——它的“革命性”当然是不容抹杀的,不过这种创新的革命,往往先会要了自己的命……我的依据不仅仅是GameSpot把商业气息过于浓厚的《极品飞车·地下狂飙Ⅱ》评为2004年最滥的内置广告游戏,更因为这部游戏看上去实在不像有《极品飞车》系列的远大前程,没有受众的媒体,还做什么广告。
  在中国,网络游戏和网络娱乐平台已经具备了广告媒体的必要条件,但有两件事很棘手:一是多数玩家在游戏里不是心不在焉就是心无旁鹜,菜鸟打听摸索,中鸟打架泡妞,老鸟打钱创收,对广告这种不相干的东西八成视而不见;一不留神看见的人,还很可能会反感。二是和网络游戏的“受众”最贴谱的产品还是游戏,其它媒体,比如报纸上能见到订阅报纸的广告,杂志上能见到促销杂志的广告,可游戏里行吗?《传奇世界》的城头上横一块《魔兽世界》的牌匾,广告主乐意了,但这广告费能收得踏实么?

北京男病人

  在一个常去潜水的小论坛里,见到了“大作家张斌诚征女朋友”的消息。他姓“大”,叫“作家张斌”,四年前便开始在街头签名售报。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人,但很快把他遗忘了。
  对于这个人,我没有直观认识。我拜访过他的主页注意!点击前请把电脑系统的音量调低,这里有……振聋发聩的动静~~),仅此而已。
  有人把他看作是一个网上行为艺术家,有人把他和“有价值的人”撮到一堆;有人很认真地和他辩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也有公安局的网站不知出于何种目的转载了他的文字。在B2B网站里,可以见到他推销自己作品的影子;在摇滚论坛里,有他为数寥寥的读者。如果用Google去白描一个人,基本就这么几笔了。
  某期《我爱摇滚乐》杂志上有文章写道:“这个网站真是一个神奇的网站,这个人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大作家张斌究竟是做什么的,我目前还不是很清楚,他可能是大作家,他可能是行为艺术家,他可能是大骗子,最有可能的是他是疯子。大作家张斌大声叫喊:每个时代都会诞生一些与众不同的人,他们推动着人类的进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文学开始!!我要让道德成为流行!!!看完他的小说,我想哭又想笑,我想,看一个疯子的作品很有可能我们也会变成疯子。不过,强烈推荐各位来看看。”

  “大先生”究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艺术家、自我炒作的投机分子,还是妄想狂和癔病患者,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甄别的能力。这可能和网络空间的虚拟感、媒体公信的缺失和全民炒作的风潮都有点关系,但更主要的是我觉得既没那个资格也没那个必要去评判一个与我保有足够距离的人。之所以想写写这个人,是因为他的孤独是十分真切的,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经有过的孤独。

忆苦思甜

  昨天傍晚,北京的交通状况被一场不算稀稀拉拉的雨搞得稀里哗啦。我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才结束下班的路途,不禁想起某年某月某一天一场雪之后北京灾难性的大堵车——那次路上的耗时是平常的三倍。往昔糟糕的记忆就是用来平复眼前的不爽的,通常人们把这叫做忆苦思甜。不知三年之后的奥运期间,我是否会在地铁或公车上怀念现如今有车开的“苦难”日子。

  今天早上,雨渐渐停了。路过西二环,照例看到西海北岸的汇通祠,蓦地记起昨天见报的“贝加尔湖计划”。郭守敬为元大都兴修水利的时候,贝加尔湖尚地处疆域之内,但整一条引水渠过来的念头,估计他老先生没敢动过。当北京人某一天喝上“纯净的高山矿泉水”时,有没有机会尝尝那“濯手有禁”的玉泉山水,“忆苦思甜”一把?

咬文嚼字:校长和“龌龊”

  某些时候我们在不知不觉间就能学到知识,比如清华大学校长没搞明白的那个字,很多人现在都已经牢记在心。
  不认得[亻瓜](kuā)不新鲜,这字在GBK字库里都找不到,属于恐龙级的古旧玩意。而在那场礼物“捐赠”秀中,校长大人的糟糕表现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批评的,通常,尸位素餐的主儿应该有其他人为他负担责任。

  换个角度看,中国字确实是太难了,念错写错个把字是常事。比如今天在张锐的Blog里看到一句:“好在洪波和王翌之间有信任度,但是如果两人本来就有龌龊,这样的恶意spam会不会火上浇油呢?”
  此处的“龌龊”当是“龃龉”之误,这词意思是上下牙齿不齐,借指彼此不合。“龌龊”嘛,则是很常用的词,指的是……我看到这句时怔了一下,之后便狂笑了~~

IT江湖的浑水

  《百度不仅盗版而且盗链》在小圈子里引发了一些波澜。如果说刘韧是刚刚发现百度的“秘密”,那就像说他洗脚过度把脑子洗坏了一样离谱——在这个时候突然拎起这件事,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而这事本身,至少确实是那么回事。

  刘韧写道:对付批评报道最恶意的诽谤是“此报道是敲诈钱的”,这个我倒是心有戚戚。有些话说得稍微直白一点就可能涉及名誉权纠纷,连新闻媒体都没有言论特许权,什么个体了草根了更是不在话下。不过倘若真上了法庭倒也干脆,明里暗里造出个“没拿到钱就揭黑幕”的舆论,这很让人郁闷。我的杂志现在就因为这么一档子事郁闷着,估计洗上十回八回脚也去不掉那趟了江湖浑水的恶臭……

博客“论坛化”

  记得年初时,见到陈彤“博客不就是论坛”的感慨,心里咕噜噜冒了几个颇为不屑的泡泡——新浪总编辑就这眼光啊……博客是什么咱说不清楚,但博客不是什么,大家不都知道了吗~~

  不过渐渐的,觉得Blog和论坛在很多方面的确非常相似,或者说,Blog和论坛在相当数量的人眼中并没有什么分别。一个简单的例子是,不少人在Blog评论中留下“沙发”、“赞”、“支持”、“顶”之类标准的“论坛黑话”,尤其“顶”和“沙发”,前者是论坛特有的通过不断回复把帖子保持在前端的形象化的描述,后者则是指占了回帖最佳位置,有如沙发一般舒适。另一个例子是Blog评论中的“灌水”现象,如广告、报队、匿名的嘲讽攻讦、望文生义的胡扯等等。我见过的最壮观的Blog“评论”是微软孙展波这个“早安中国”的约500个留言,起因是某人认为该“早安中国”和CCTV5同名节目有某种关联,便报名参加减肥,由此一发不可收拾,后面罗列自己身高三围体重树雄心立壮志要减肥瘦身的人蜂拥而至,其景颇为壮观。

  我自己那篇《试用Q-ZONE无体会报告》,也有沦为“水帖”的趋势。虽然我不止一次表明那个见鬼的英雄帖已经拱手送出,却仍然不断有“跟帖”索求者。我估计到6月6日前(Q-ZONE免费体验期),这篇Blog消停不了了~~

  出现这种“博客论坛化”的现象,原因之一大约是搜索引擎作祟,同样的关键词,Blog的命中权重似乎要超过很多普通页面(具体技术问题俺搞不清爽),导致Blog在搜索引擎中往往具有出人意料的排名位置,因此引来各类相当于“潜在读者”和“边缘读者”的访客,踩一脚就走。原因之二,也是更重要的,就是论坛用户和网志读者的角色被很多人以同种心态同种习惯混淆着,在他们看来,Blog是一个只允许版主发帖的论坛,但跟帖灌水总是可以的。在论坛里灌水,可能会由于积分的上涨获取某种有形无形的收益,会与坛子里的人混个脸熟,而在Blog里灌水呢?……那些根本不看Blogger写些什么的人,永远不会成为Blog的读者,那么,删除他们的评论留言应当是无关痛痒的事情。不过像丁勇Blog守则中提到的“除广告外不删除任何回复”,我在若干位Blogger那里看到过同类表态,或许,这也是一种珍惜人气鼓励潜水员“冒泡”的“论坛情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