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5

最后一天记两句

  《法制晚报》纪念邵飘萍的文章是2005年4月26日刊载的,但这两天被有心人翻了出来,于是有些人对“法晚”产生了好感和敬意,这是个误会。
  突然之间,一些经常关注的Blog主动地、被动地、莫名其妙地、理所当然地中断和消失。还有一些人,他们在谈论理想和明天;前者总是随风而逝,后者总是不可捉摸,或者,根本就都不存在。
  2005年的最后一天,京城有小雪飘落,异常的阴冷。

有未来的Donews

  今天猫扑收购Donews的传闻,让我一下子想起年初KESO评论"大浪事件"时说的那句"《花花公子》收购《纽约时报》",当然只是联想,对于这件事情用类似的比喻就有些怪异了。晚上再上网时,陈一舟刘轫的文章都已经发布,收购双方首脑在第一时间以Blog的形式发表感想,倒也别致。

  要说Donews在以往没有自身的立场和利益,那是瞎掰,也根本不现实;商业化是无奈之举还是初始目标也并不重要。在写《旁观Donews五年》的时候我曾说:"不择手段和斟酌手段,终究都是手段罢了。弱肉强食的商业江湖,丐帮难道就比斧头帮更有理想和情操?"生存为先,发展为大,所以,我觉得猫牛牵手是好事,猫扑的KUSO精神与Donews的KESO现象也终于挂上钩了,我早盼着这一天了~~

  其实,今早在KESO《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一文中,仿佛已经听到了他悠悠的叹息,他写道:"我不知道。无论是什么,我们总得活下去,在这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活下去。未来总会比现在好,所以我们都愿意硬撑着让自己看一眼未来。"

不是总结也不是预测

  今年与网络游戏厂商合作的食品饮料类企业众多,除了可口可乐(九城)和百事可乐(盛大)两大巨头,还有娃哈哈(腾讯)、统一(目标)、成都嘉隆利(盛大)、福建九九王(群皓)、北京红了(金山华络)、杭州绿盛(天畅)、大庆隆赫达(盛大)等等。合作模式多为渠道共享、宣传联动,唯独盛大搞了品牌授权,看来它深谙自己网游品牌的剩余……价值。

  今年与网络游戏厂商合作的电影公司、唱片公司以及娱乐明星也空前地多,多到发片和代言总是被人轻易淡忘的程度。中国的游戏业展开了吃喝玩乐总动员,虽然它依然不可能像饮食业那样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也很尴尬地搞不出娱乐业"贵圈真乱"的八卦趣味,不过今年的冬天并不算冷,2006年,我相信游戏业仍会枝叶茂盛。

盛大盒子模拟器

 

  直到昨天亲手试过才发现,自己此前并没有搞清楚盛大易宝(EZ Pod)到底是什么。在莫名形成的印象里,EZ Pod是与联想的悦灵通相似,同属于英特尔数字家庭概念中“数字媒体适配器”一类的东西,即通过它可以用电视观看电脑中的数字内容。所以,我曾以为盛大的EZ Pod和EZ Station分别面向已有电脑和尚无电脑的家庭用户,定位还算清楚,而盛大与PC厂商的捆绑合作也显得合情合理。
  当我捧起那个做工不错的遥控器,逐一查看显示器中字号硕大的EZ Center菜单时,我困惑了。这不是让电脑用户把鼠标键盘扔到一边,把浏览器播放器输入法什么的全部忘掉,然后将身子向后一仰,假模假式地寻找看电视的感觉么?或者可以这样说,像电脑上运行的各种街机、游戏机模拟器一样,EZ Pod就是EZ Station的模拟器(Emulator)。
  随EZ Pod附带的《EZ Guide》浓墨重彩地渲染盛大“整合”的丰富内容资源,只用两页篇幅介绍了“EZ Station使用初体验”;但这两页是点睛之笔,EZ Pod便是EZ Station的“使用初体验”。它售价458元,赠送一张458元的EZ Station抵金券,这分明是请大家先尝后买。
  不过,有试用条件的人,为什么还要买那个盒子?莫非“钱不是问题”?……虽然有传闻说盛大把盒子的目标用户定为高收入人群,但很不靠谱。盛大不做盒子的消息倒颇有根据,毕竟长虹、海信、同方等等迫不及待跳出来的盒子们都用了EZ Center平台,盛大的EZ Station已经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再做。当然,为了摆摆架势,它也许还是会上市的。
  BTW:这个“玩家自制的盛大盒子”相当酷。

品网到品博

  百度发了一个不招待见的“Blog权威数据”,称MSN Space居“中国名列前茅的Blog服务商”之首。而据Blog Herald统计,全球Blog数量已经达到1亿,其中MSN Space用户超过1800万。
  从这个据说被官方认可的MSN精彩空间风云榜,可以体会到中文MSN Space的人气。还有MSN空间联盟M友中文论坛,以及曾经的我形我秀等等,很多人不知疲倦地想给MSN Space搞个类似门户的东西。MSN Space以外也如是,像haoblog123这样想照搬WEB1.0“成功经验”,与“去中心化”趋势逆向而动的风潮,势头很盛。
  “联盟品博”让我再度想起了五六年前个人主页流行时的“品网”,虽然形式上略微进化(大众投票替代评委投票),但实质仍是发放认证LOGO交换链接。它当然不可能真正成为“成功与荣誉的象征”,而是形成网络链接中一个较为巨大的节点;不过就像北京的“交通枢纽”往往变成“拥塞中心”一样,链接集散地通常也会很快失去那少许引导信息浏览和网际交流的作用。

年度汉字之闹

 

 

  凑一下Postshow“年度汉字”评选的热闹,我选了热闹的“闹”字。

  繁体的“闹”由“市”和“鬥”(斗)组成,市场争斗,纳市枝头春意闹。简体则是“市”和“门”的组合,门庭若市,名流博起闹翻天。现如今是开门闹,关门也闹;有市闹,无市也闹。闹病闹灾闹事闹心,喧闹嬉闹哭闹瞎闹,闹别扭,闹情绪,闹笑话,无理取闹,大吵大闹,闹闹哄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些词挺闹腾,不过闹剧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用启体做了一张图,以纪念启功先生这位今年仙逝的和汉字打交道的大家,希望不算胡闹。

 

无辜的玩笑

  被列为“十运会十大黑镜头”之首的孙英杰药检阳性事件峰回路转,孙英杰在一桩关于名誉侵权的民事诉讼中胜诉,“清白”、“昭雪”之类的词儿浮沫似的飘在各媒体版面上。
  故事中的关键物件是那从天安门厕所捡来的神奇胶囊“强力补”,俺习惯性地去问Google大师,它脱口而出的却是一饲料添加剂的名字——乳猪强力补。继续查了查,在排除无数强力补液、强力补钙、强力补脑的东西之后(这说明我们是多么的缺水缺钙缺心眼~~),算是找到了些“线索”。
  日本科幻作家星新一的某短篇小说里写道:“古德尔强力补,古德尔强力补。综合性的营养滋补佳品。每一粒药片里面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将使您返老还童……”虽然这是科幻,但孙英杰被下药的故事也不像发生在现实里……能“迅速缩短恢复时间”的药其实也是有的,叫强力补精丸,这种成人用品的某些成分和药检中测出的雄酮似乎比较贴谱。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可能是孙英杰的禁赛期缩短一半,使其仍会以良好的“竞技状态”出现在2008奥运赛场上。那种场合可别再搞出些科幻和成人小说的情节来了,拜托,请向天真无邪的福娃们许下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