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5

TV 2.0

  昨天晚上专门看了湖南短信台《超级女声》总决赛十进八的直播。在此之前有关这节目的话题充斥大小传统媒体和网络各个角落,我对它已经知道得太多,却从来没有看过一次,实在是滑稽。这就是我在这个周末居然坐在电视前超过两个小时的原因。
  选手们第一轮唱罢,朱妍和赵静怡已经明显露出败像,不知是过于紧张还是选曲不适合自己的风格,这姐俩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跑调甚至失声的问题,最后被双双淘汰,完全合情合理。人气最高的超女之一李宇春,看上去果然和男孩没有分别。虽然她的现场表现潇洒自若,十足十的明星相,但我实在很难接受这种“女权”的强势象征——权则权矣,哪里还有半点女人的味道?另一大热门周笔畅的唱功不像传说中那么出类拔萃,和张靓颖、纪敏佳等人在伯仲之间,但声线很有特色。张靓颖似乎是超女中的一个异类,她的发挥起伏不定,好像和现场气氛总是格格不入,甚是古怪,但我很喜欢。另外如果不是有计划的安排,两次上阵参加PK的纪敏佳是当晚的看点,此女不同寻常,日后当非碌碌。
  下次节目是八进六,简直是折腾观众,你当你是世界杯哪?就剩下这么几个人,翻来覆去的比,最后的名次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不不,是对我而言没有意义。看看百度超女帖吧和新浪超女留言的壮观场面,寻找族类党同伐异的集体游戏还且得玩下去呢。对于很多人,为了超女通过手机或网络投出的票,比他们以往投过的所有票恐怕都要明白得多,也认真得多。TV 2.0除了把电视台变成短信台,还鼓励人们把扯淡的事当真并亲身投入,这实在是一种积极面对现实的人生态度。
Advertisements

史上最强偶像

  去年曾经看到过新偶像“E欣欣”出世消息,我在一个有关“偶像”的专题提纲里还记了一笔,但后来专题不了了之,这位偶像也难觅芳踪。没想到时隔一年,跟李亚鹏同学签了同一家公司的E欣欣升级为“八位一体全栖娱乐明星”再度亮相。听说过两栖三栖,至多是多栖的,全栖啊,什么概念这是~~
  ——主演CG电影《图兰朵》
  ——主演真人加CG的数字电影《寻》
  ——主演黏土动画片《魔法E超人》
  ——赛博先锋网络游戏《宠物派》主角
  ——实时虚拟主持人
  ——数字鱼手机游戏《粉红救兵》主角
  ——长篇漫画《E欣欣》主角

  以上不算类别重叠,也就是“七栖”,不过还有偶像自个儿——她容貌端正,拥有“魔鬼身材”,估计有潜力搞个三栖四栖什么的~~
  “偶像”以真人为原型本是创作和创造的规律,什么福尔摩斯贾宝玉这样的就不说了,芭比娃娃马里奥大叔之类的例子更生动些。动漫、游戏里的虚拟偶像“真人化”则是近年的热潮,《古墓丽影》的朱丽,《仙剑》的胡歌刘亦菲,《头文字D》的周董等等,俯拾即是。不过,把两种情况搀和起来,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创举。
  现如今想成为“偶像”其实也很容易,但粉丝们通常喜欢简单和直接的东西,推出八爪鱼似的系统工程,铲子勺子笊篱一起下锅翻炒概念,是很容易搞糊滴……别的不说,看到既真实又虚拟的E欣欣讲述护肤秘方,我就已经迷糊了。

沉重的盒子

  第三届ChinaJoy在前天结束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很成功。
  在噪音大概比车间泵房或者航母甲板都要夸张的新国际博览中心,有一间布置得像普通人家客厅的小屋,在这里我终于见到了盛大的盒子。这是我去上海唯一想看的东西。
  讲解人员举着遥控器介绍着各级菜单下的功能和内容。电视:不用再翻来覆去地调台,可以根据EPG(Electronic Program Guide)查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节目,还可以暂停、快进和录制。新闻:不消说是新浪的东西。影视:可以通过某在线影院网站点播大片和肥皂剧。音乐:通过某著名搜索引擎查找MP3进而收听下载。卡拉OK:在线K歌。文学:一个“听书”功能被讲解员作为重点描述了一番,此外当然还可以看书。电子相册:书架界面,幻灯模式可以加淡入淡出之类的特效。教育:有少儿英语等内容。财经:某证券网站的行情分析。生活:有天气预报和旅游信息(在现场做记录的小本子没有在身边,所以上面写的东西可能不够全面和准确)……
  另外,就是游戏了。菜单里除了边锋、《冒险岛》、《三国豪侠》、《梦幻国度》等等,一个“视频有氧游戏”的名词让我备感新奇,赶忙请教,经过讲解员演示,原来,就是以前有所耳闻的类似Sony EyeToy的通过摄像头进行人机交互的游戏。在一个很像红白机上《小猪打狼》的游戏中,玩家需要用手的投射影像击破气球——甩手有氧健身操?!
  听完了讲解,我问用户使用各种服务如何付费,被告知还没有最终确定不便透露。又问了问外接操控设备,知道了有无线鼠标和键盘,另外那个硕大的遥控器横着端起就是一只游戏手柄,哦天,玩游戏不要这么有仪式感罢~~~
  屋子里禁止拍照(但照片早在日经BP的报道中见过),我揣起赠送的200元盒子现金抵扣券和一份空白的调查表,有点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其实是舍不得屋子里的沙发和那份闹中取静的舒适)。
  展场随处可见盛大的纸袋,上面印有家庭娱乐主题的宣传画,盛大在ChinaJoy第一天的晚上也专门开了相关发布会。但盛大在展会上一副欲说还休遮遮掩掩的样子,是在对用户和市场巧妙调情,还是对搞定一堆SP、CP没有把握?现金抵扣券的有效期是今年12月31日,而盒子的名称、外形和内容都还没有定,但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无论作为砝码还是包袱,这都是一只有分量的盒子。

上海·随记(2)

  现在,我在上海新亚汤臣洲际大酒店三层大堂,使用中国移动“随e行”服务无线上网。我不是吃多了闲得难受跑到这里冒充白领,而是刚刚采访完一位教育部的官员,等熬到七点还要采访一位国务院某办的官员。边上两名“政策水平”比较高的记者正在赶写采访稿,而我政策水平低,思想觉悟差,自然可以在一旁玩玩无线上网。
  对于这种“采访”,我除了要克制自己的厌烦情绪,还要和一万多只瞌睡虫奋力战斗。我怀疑,刚才有那么一会儿我似乎已经睡着了……还好,终于完了一个。
  信号很好,网速不错,资费每分钟两毛大洋。
 

上海·随记(1)

  现在我在上海,通过宾馆的宽带写这篇Blog,感觉不错……不过人困马乏,就不多写什么了。-_-b
  既然身处上海,就说说那位上海姑娘。当达贝妮渐渐被媒体注意,Google搜索结果由七十多个增加到近一千个时,我发现她注册了与自己名字相关的几个域名
  假如这是一种个人行为,我很佩服这个女人的心智。
  另外,还有这个“视频舞女的身体日记”的主人。
  不漂亮但聪明、不聪明但漂亮以及既不漂亮也不聪明的女人在网上折腾得差不离了,漂亮而聪明的女人该发飙了,我怎么觉得中国的互联网像个重度ED的男人……

Blogger的面相和“手相”

  今天有个索要手写贺词的,害得我东翻西找最后拿根破圆珠笔对付了事。除了自个儿的名字,我很长时间没动笔写字了,和十几年前比起来,现在的字真是惨不忍睹~~因为要用Email发送,就顺便把扫描版贴到这里了:

  前段时间有些Blogger凑趣搞了几篇“手写Blog”,Herock的,双叶的,Rarnoll的,Zheng的,以及最新的Asiapan的。这是一个“返璞归真”的游戏,并且,和有心人收集的中国Blogger照片一样,能促进Blogger之间、Blogger和阅读者之间的了解和沟通。这被生硬赋予的意义是以两门“伪科学”或者说“边缘科学”为前提的,即面相学和笔迹学;不然便还只剩下了自恋他恋、暴露偷窥之类的花样,那怎么行,所以必须要扯点意义:-)~~

新一代虚拟偶像?

  前些日子看到一则“高考作文满分少年因情自杀”的新闻,当时没有太在意。今天《新京报》的《“蔡小飞自杀事件”疑点重重》却吸引了我,其后,《北京青年报》《北京晨报》《中国教育报》的连串报道显示,没有这么一档子事儿,甚至,这个“80后少年作家”蔡小飞是否存在也是要划问号的。
  而据称是蔡小飞的Blog悼念Blog,百度的蔡小飞帖吧,新浪的专题等等,这些又构筑了一个表象:一个已拥有N多粉丝铁丝的文学少年,一些被视为才华横溢的文字,一出为情所困的悲剧……
  那么,所谓的“真实”到底是什么?如果按照我自己的“常识”判断,我确实不相信一篇上来就想和高考出题人的先祖发生关系的“作文”能获得满分(遑论全文的立意和文笔),但更多的人与事无从查证。而对媒体的成见不算“常识”,况且我对某些“80后”的言行也有成见,姑且抵消了——总之就是,面对大众媒体和网络草根的喧哗,我没法判断~~
  一位“天才少年”离开人世,我居然分辨不出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也无法选择自己应该做出扼腕痛惜或者从鼻孔里冒出冷气的表情,因此只有漠视……但这一事件作为一个样本又是不应被漠视的,它能被剖解出很多东西,我就懒得再下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