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7

胡紫微的价值观

  《三联生活周刊》年初第4期的封面故事是《王朔的思想武器》。王朔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有一法国总理,是社会党的总理。记者问他:‘你觉得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吗?’他说:‘不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价值观可以输出。’”
  第二次听到类似的内容便是通过胡紫微之口了。她说这是法国某外交部长的话。我简单查了查,有过相似言论的法国人大概是前法国总统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他2005年在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说:“中国人与我们西方人不同,并不是价值观的输出者。”
  从大约十年前看《北京特快》开始,我便喜欢这个语速特快的胡紫微。后来看过些她主持和制作的其他节目,觉得她是北京电视台里最好的女主持人之一。不过虽有能力,却被压制,虽有魅力,却被抛弃,胡紫微的运气够衰。
  对突发事件和新闻热点,谷歌热榜“上升最快关键词”的反应速度明显强于百度风云榜。现在,张斌、胡紫微、裴新华、陆幽等人名以及另两个毫无关联的名字(柴静、唐小燕)占据了前50名的大半席位——由此可见,我们大家是多么无聊,多么八卦……不输出价值观,是因为确实没有什么价值观。

Advertisements

敏感的巨人

  24号那天看到maomy的《<南方周末>之<系统>与中国媒体之“系统”》,便开始关注此事。经由和菜头等blogger的转载和一些玩家在各大游戏论坛的转贴,《系统》一文不胫而走,网易等网站也先后转载(腾讯、和讯的相关页面已被删除)。和讯转载时标题改得最为出彩,叫做《南方周末:一个征途女“人民币玩家”的内心表白》,很“知音”,却也靠谱。《系统》吸引人的地方正是那种以《普利策新闻奖特稿卷》为范例的强烈的“文学性”。不过或许太文学了,以至于这篇特稿让不少人阅读之后产生了两种变调的感受,一是想玩一下《征途》试试,二是《系统》隐约影射着游戏之外的什么东西。但巨人公司的PR们当然不会有其他的感受,于是南周网站上《系统》的文章链接才会消失。
  《征途》自两年前面世以来,各方质疑从未终止。仅在今年,便有《新生代调查》的《史玉柱征途网游圈钱黑洞》、《中国企业家》的《史玉柱:黑暗征途》、《三联生活周刊》的《史玉柱在赚谁的钱》等几篇大稿,对这款游戏基本没有什么正面的描述。就连奉读者为上帝、厂商为真主的游戏媒体,也经常指摘《征途》等免费游戏的弊端。知道《征途》却不玩《征途》的人,对《征途》都没有好印象,如同游戏圈著名写手笑三少在《征途=?》一文中所写的那样:“……先回忆一下脑海里对《征途》的印象。就我猜测,你可能想到的关键词大致包括这些:最昂贵的游戏,垃圾游戏,黑心的公司,史玉柱,道德的底限,游戏行业的搅局者……”按照虱子多了不咬的朴素道理,巨人公司原本不应对这篇《系统》有过激的反应。
  2002年3月14日《南方周末》头版刊登过著名的《脑白金真相调查》,让很多人认为史玉柱和脑白金面临灭顶之灾。史玉柱曾说:“如果脑白金刚上市,那这件事对于我们是致命的。”看到这句话,又和上海的朋友沟通了一番,我大致理解了巨人PR们的行为动机。巨人网络刚在海外“上市”,而史玉柱的第二款游戏《巨人》正蓄势待发,目前阶段,巨人们很敏感。《系统》一文很故事很煽情,往往这样的文字具有更强的杀伤力,所以……
  史玉柱的词典里或许没有“危机公关”这几个字,但他的PR们应该好好学一学,至少学学史老板的心理素质。如此粗暴拙劣的举动,如同用开水去浇身上那些虱子。2002年或许他们也这样做了,但当年可没有blog。

  ·《系统》作者曹筠武是一位玩家。他的老婆是一位妙人,在博客中称他的游戏机为“小妾”。
  ·《征途》的监狱里无法进行PK,所以“古拉格群岛”那段似有YY之嫌。
  ·网络游戏中对某些特定文字的过滤是常见现象,如《魔兽世界》中对“九城”、“服”等的过滤。
  ·《魔兽世界》并非完全“不讲究权力与等级制度”的游戏,同时那个世界里也充斥着“人民币玩家”。
  ·2007加拿大蒙特利尔游戏展上,游戏设计师乔纳森·布罗(Jonathan Blow)谈到“魔兽毒瘾”(WoW Drug),反思了游戏设计和产业发展的一些问题,值得一读。(原文部分译文

2007中国互联网人物印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