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5

杞人之忧,彩铃乐翻天

  一天听FM97.4,某节目正进入短信互动环节,女主持道:手机尾号为1234的朋友编了一个段子,行书就是行走时写的字,隶书就是奴隶写的字,草书就是写完以后自己也不认识的字……男主持哈哈了两声道:有意思,但是这样对待我们的传统文化,哈哈……女主持续道:是啊,拜托不要糟蹋我们的传统文化哦!男女主持哈哈着开始继续念下一个短信。我当时正在二环西北角主路上免费停车,听到这么热爱传统文化的节目,塞车的郁闷一扫而光。本想发一短信给二位主持,说一下“隶人佐书”和“醉草”的典故以便为那个1234摘掉“糟蹋传统文化”的帽子,但死活想不起来,喝多了乱写乱画醒了之后自己不认得的是张旭还是怀素还是俩人都这样——离开了书房和互联网,有时觉得自己脑子里很“白”~~而且随后的节目精彩非常,于是给某个手机尾号正名的念头无疾而终。
  这节目叫“彩铃乐翻天”,到后来我想起,以前也偶然听过几次的;内容主要是播放流行的手机彩铃,以那些搞怪爆笑的为主,幽默风趣和恶俗无聊兼而有之。印象很深的一个是用《大话西游》的台词调侃电信的收费政策,最后“唐僧”一本正经地说:正所谓我不入移动谁入移动,南-无-摩-托-罗-拉!

  彩铃是2003年5月中国移动在北京上海等地开始推广的,到2004年,它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移动增值业务,有10%的中国移动用户用上了这个玩意。采用流行音乐素材制作的彩铃被认为是一种全新的音像发行市场,而那些改编和原创的彩铃,则像以往的短信一样催生了收入不菲的新职业。联通当然也没有沉寂,依例祭出彩铃的对应产品炫铃。并且当彩铃的发展前景显现出一片光明之际,两家还将“联手”打造更新鲜的彩话业务……

  彩铃不仅仅是电信增值业务的新模式,它的媒体特征也是十分值得关注的。在一般的应用中,彩铃多少可以算是个性品味的体现和情绪状态的表达,但有可能让低俗内容泛滥成一场听觉传播的灾难。在特殊情况下,比如洛阳移动公司所有员工手机都设了“为了您的期待,我们会更加努力”的彩铃,冠冕堂皇的话叫做传递了经营理念和企业文化。而陕西眉县县级领导手机彩铃的整齐划一,则充分昭示了彩铃作为全新广告媒体的巨大潜力@#$%^~
  这玩意的价值被更多“有识之士”发现后,将是一件比“脑白筋”广告可怕得多的东西,因为,除了等待接电话的人把你从沟里捞出来,你别无选择。

Advertisements

北京N处:触你的景,生谁的情?

  住在达拉斯的文心发起了一个10PlacesOfMyCity的……叫做什么好呢?笔会、沙龙、游戏还是他所说的“社会性网络协作的实践体验”?……我觉得应该挺好玩的——假如有闲暇和情致的话。
  在一座长年生活的城市中选择10处“属于自己”的地方似乎并不容易,反倒是当身处一个相对陌生的城市时,日子会轻易与一些“地方”发生关联,定格成回忆中痕迹鲜明的坐标。如果不能静心细想的话,北京这个城市给我的印象就是幅拙劣的超现实主义作品:一团蛛丝缠绕的线条,那是长安街、小胡同和依次编号为二三四的环形停车场;一堆东拼西凑的色块,那是各大商圈写字楼电子城酒吧街和住宅区~~那些曾经发生故事、寄寓心情的“地方”,大都已被生活的笔触粗暴地涂抹成了混沌的背景……事实上,很多“地方”由于拆迁改建、破产转业之类的原因,不断变得面目全非或者杳无踪影;而纯粹的私人空间和某些局部的具概念意义的“地方”,我又认为没有必要写出来,于是,写下10个“地方”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东城区·灯市东口·中国书店
  自高中起直到大学毕业数年后搬离银街这一片(我的记忆还是对“片”的兼容性好一些),这家书店我不知去过多少次,除了看书和买书,还在这里卖过书,为了吃饭。

崇文区·天坛南里影院
  第一次单独和一个女孩一起看电影。那次看的是《红高粱》,心扑扑的跳,是被经典的“野合”镜头震撼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已不可考。

朝阳区·农展馆丁字路口·西南角便道
  上大学时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周日晚骑车回校,都在这里风雨无阻地等待一个女孩。核桃树十几度枯荣,路口也早变了模样,但据查实,那“地方”真的还在。

西城区·宣武门内大街·义利快餐厅
  1984年开张的北京第一家西式快餐厅,环境设施一般,食物五花八门中西合璧;那里的灯光和氛围让我怀念,还有红烩泥肠饭和一个女孩……

  因情设景的功课眼瞅要步入岔道~~按照上面的路子继续,如果我的小半辈子里有幸出现过10位女孩的话,那这事儿就好办了。或者干脆把个人履历和北京地图并排放在一起,找上几十个地方不成问题……一个游戏是否好玩,很大程度上和规则没有任何关系,但我终于不打算写下去了。
  很多Blogger总愿意使用某种“技术形而上”的说辞,像这次“难得的网络社会互动体验”,不如就叫Party算了,再来个主题:“触你的景,生谁的情?”如此这般,岂非很草根呢?

 

  补记:文心曾向KESO发出参与邀请,但大忙人没有凑这种“命题作文”式的热闹,而是写了一篇《非常有趣,然后呢?》,叩问种种新形态网络应用工具及方案的价值。就此我的感觉是,有趣的东西往往会与世用的意义相排斥,但有趣到一定程度便可能自然产生存在的价值。就事论事,这次10P活动真的还不够有趣……

关于某激情游戏名称的勘误及其它

  更正《主流的另类游戏和另类的主流游戏》的错误:国产“激情网游”《欲望之门》的英文名称不是UBIDO Online,而正是LIBIDO Online!本人眼神不好,缺乏敬业精神,且严重低估了策划者的智商和勇气,在此表示毫无诚意的道歉,并希望该游戏能坚持高举中国首款限制级网络游戏的大旗勇往直前~~不过当下国内就鼓捣出了这么一个“绿色游戏评测推荐标准”,其配套活动被管理部门当头棒喝后处于假死状态,这个“限制级”的说法何以自圆其说?而且,举着塑料手枪喊“打劫”也不是玩的,真让警察叔叔听见的话,关心的绝不只是“没有技术含量”罢……

  “成人游戏”是一个大话题,不扯了,继续关注两个比较新的韩国成人网络游戏的情况:
  Reverse Online · 国内相关介绍评论
  Shaiya · 国内相关介绍评论

蓝极速与灾害教育

  今年6月,蓝极速网吧火灾事件三周年的日子里,北京将建成开放一座“公共安全与健康”教育基地,面向海淀区中小学生开展灾害教育。而在前不久曝光的上海科教党委网游动漫招标中入选的作品,除了最受关注的游戏《飞越彩虹》和另一部动画片外,《消防员的故事》这部动画是以普及消防知识和生命教育为重要诉求点的(但愿它不是“借鉴”日本曾田正人的同名作品,著名的《棋魂》可是有先例的,不过这是题外话)。结合不久前杭州、上海等地大规模发放防灾手册的新闻,可以看出这场举世震惊的印度洋海啸灾难正在逐渐令人们警醒:防灾教育刻不容缓

  其实在SARS猖獗的日子里,便已有人发出“增强防灾的民族意识”的声音。同一年里,北京消防防灾教育馆“重开”,但无论它第几次开,恐怕都没有几个人听说过,遑论去接受“教育”……

  灾害模拟和监控预警是国内外都极其重视的科研课题,但天灾终究是防不胜防,人祸更不必说,因此当遭遇突发灾情时人们的自救和互助能力便显得尤其重要。在地震频繁的日本,有相关的《灾害对策基本法》,并规定每年9月1日为防灾日,在全国进行防灾演练和宣传教育。日本近年来遭遇强震时的伤亡人数较以往明显下降,主要便得益于其政府应急机制的完善和全民安全意识的普及。相比之下,在国内的常规课程教育中,仅仅在某些常识课中出现灾害教育的浮光掠影,对于成人的相关宣传和培训也寥寥无几,单靠小区楼道里的几张宣传画和电视里间或出现的公益广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在大学毕业后数年,我和几个抱有“创业”幻想的朋友在聊天中曾经谈起,开一家以防灾自救为主题的有公益性质的商店,销售那些灭火器、救生衣、帐篷、绳索、军刀、面罩、急救箱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再加上同主题的图书手册、录像资料等等,国外似乎有成功的个案……但是后来被推翻了,因为国人素来无忧患意识(其实也是不乏忧患意识的,不过多系于吾国吾民之大局大体,反倒是对小我的安全没有危机感)。日常家里摆一堆野外生存用品,往好里说是吃多了撑的,往坏里说那叫不吉利。搞这种生意,那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啊~~这事今天想来,我觉得其中或许依稀有些商机,但商业成本之外的社会成本可能还是过高了。满街都是和汽车争夺路权的人,到处都有不分场合吸烟打手机的家伙,对缺乏公共和自我安全意识的人们,推销这类商品和灌输观念一样艰难。

  另一方面,类似蓝极速网吧火灾的惨剧在被利欲熏心丧失天良者重演着。这般灾祸,纵使拿到“灾害教育”专业学位,防灾救护用品武装到牙齿,面对紧锁的铁门又奈若何!!

  转了一圈又说回蓝极速,只是想说,灾害教育是万分重要的,但和蓝极速扯上关系,我深为那些少年的冤魂不平。

繁体字——值得玩味的“时尚”

  刷新页面后,再次在MSN Space的更新空间列表里看到了繁体字,摸索过去,却又是内地同学的大作,怪矣哉……

  最近两年,内地的繁体字使用率似乎有增高趋势,网间尤其明显,我估计要远大于去年年底国家语委的调查数字。在个人主页、论坛和各种IM签名档中,时不时便会遇到大片的繁体字。在强调个人书写的Blog中,大陆网民用繁体字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

  多种输入法对GBK大字符集的支持、已极为便利的内码转换等技术条件满足了电脑书写使用繁体的要求。换言之,把自己的文本装点得“繁”花锦簇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写”繁体字已不需要基础教育的铺垫,孩子们学好拼音就行了,但对繁体字的辨识问题就大了。茅于轼先生建议在小学选读繁体字的起因之一就在于此,去年年底被北京教委驳回的政协委员繁体字教育提案,可能也考虑到了这个因素。

  两千多个繁体字变成简化字,已经有40年历史,至少影响了两代人。有些人认为正是简化字造成了内地国学传统薪火不传的局面,我看这绝非主要原因——人人去啃经史典籍就能接续传统和只有诵读繁体古文才能把握文化精髓的想法,实在书呆子气——至于主要原因是什么,那我还真没资格也没工夫谈论……海峡对岸以马英九等为代表的对简化字“吞没”繁体字(台湾同胞称之为“正体字”)的担忧,更多体现了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抗和冲突,和“文化”的直接关联就愈加有限了。

  有一点几乎是学界和民间的共识,即对于一部分字而言,繁体的间架结构比简体优美和易于掌握,因此繁体书写在书法界一直沿袭。但在实用层面,文字的简化是大势,古人早已在大量书简信札中亲手做出了表率。现今需要用笔书写的场合越来越少,电脑已将文字的书写和识别难度降到了最低,而繁体的应用会凭空加大信息的传播成本,因此并不适合整个社会的要求。

  很难分析内地网民使用繁体字的心理动机,但其中的多数,料想不是为了体现对中华文化的尊崇和传承,或是为了便于开展海内外的“文化交流”吧——当然,很多人为着移民、留学或进入港台乃至日韩企业的目的,练习对繁体的适应能力也未可知。鉴于繁体字使用者的低龄化势头,我以为,这已经成了一种“时尚”。

  我曾经练习书法多年,对繁体字的识与用基本不存在问题,但对这种“时尚”仍然不甚感冒——因为我的眼神不好,满屏枝杈丛生的,我晕~~~

谈论北京日报-文章

  北京市教委主办的一场电子竞技邀请赛将于月底举行,此事见诸24日《北京日报》。进入北京市中小学数字德育平台的网站,可以在显著位置发现“游戏大赛”的链接,不过,指向的内容是去年东城教委组织的“电子竞技挑战赛”。那场比赛的竞赛项目是备受责难的著名“暴力游戏”CS,并且今年仍将以此游戏为竞赛主项,这不禁让人对北京东城教委的魄力另眼相看……

  醉翁之意不在酒,虽然在东城数字德育网站之所见令我有些惊奇,但写这两行字主要是测试一下这个Blog It Toolbar Button。自动生成的标题我保留了,略有点弱智,不过总是来说还是很爽的。
  Cool!

三毛,流浪到太空

  张乐平先生笔下的“三毛”,降临人世已经70年了,百集动画片《三毛》即将在今年推出贺寿。此外,去年有一则不那么起眼的新闻,称国内某游戏公司从觊觎已久的韩国游戏厂商的虎口中,夺下了三毛游戏形象的使用权。动画中变身为“太空战士”的三毛是下面这个样子,网游版的尚无披露~~

  很难判断三毛形象的市场价值有多大,8年前的那场商标侵权作为一个著作权纠纷和市场营销的小小案例几乎被人遗忘;去年的电影《三毛救孤记》基本悄然无息,还比不上张建亚拙劣的《三毛从军记》。三毛是个苦孩子,与现如今在蜜罐里泡大的孩子们天然就生分。用三毛的形象制作网络游戏,是想打动主力消费群的上一代吗?可惜,三毛离我们已经太远,如果不是那个浪迹天涯、把万水千山走遍的传奇女子,估计我们早把这个名字忘得一干二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