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8

Oil~~噢哟~~

 

  这两天陆续听说从3月1日起汽油要提价,从3角、6角到1块,说涨多少的都有,今天晚上甚至听到要涨1块2的传言——果真涨这么多明天出租汽车司机还不得集体罢工?到家已经快晚上十点半了,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兜里掏出备用钥匙,开车直奔加油站。离得老远便看到闪烁的警灯,心想这队排得一定不短,来到近前果然壮观……
  现在的世界已经快没有什么新闻了,只有各种各样纷至沓来的资讯。每个人都被迫变成了知道分子,并且你知道的同时,其他所有人也都知道了~~我知道,我没有那工夫排队,悻悻的又把车开了回去。其实按我的性格,本不该凑这种热闹的。

Advertisements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学校

  最近在电视里经常看到芬必得的广告:“我是103个孩子的爸爸……腰痛时,肩上的担子突然重了很多……”我看不清字幕,搞不清楚广告中讲述的到底是什么事,但人物、场景和最后那句“有阳光的地方就有学校”,给人的感觉亲切而温暖。前几天在电梯里又见到同一版的平面广告,便留了心思要搜索一下。原来,广告中那所特殊的学校就在北京,它叫光爱学校,位于顺义区后沙峪镇马头庄。在焦点网《为光爱学校募捐的倡议》的帖子里,有翔实的图文介绍。其他媒体报道如:
  ·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石青华和他的103个“孩子”
  ·新民周刊:为了103个流浪儿 | 真实托起依赖
  有几年没去顺义了,今年要抽空去一次……不过,光爱学校就像很多位于偏远贫困地区的学校一样,最缺少的还是老师。

节后琐记

●大年初一,子夜的新年钟声刚过,我开车在硝烟弥漫的街上转了一圈。马路中间到处是脸盆大小的烟花和蜿蜒如蛇的鞭炮,有的正在喷射爆响,有的闪着若隐若现的火光。纸屑余烬狼藉遍地,人群熙攘警灯四射。我情不自禁想起了“暴乱”这个词。《颐和园》里有关19年前的那些镜头还没有眼前的画面生动,这是我没有看完这部电影的原因之一。
●那个直逼3000万点击的帖子让天涯在春节期间变成了春意盎然的成人网站。如果说这次中文网络最具规模的“集体宣淫”活动还谈不上有伤风化,那是因为如今的风化都“风化”得差不多了。
●假如有机会做一个“淫照门”的专题,我想的标题是《偶像的黄、昏》,或者时髦些,《偶像的黄|昏》。那道竖杠,自然做成王小波笔下“倒挂的阴茎”~~
●节前历尽周折找了个合作的刊号,准备出一本大32开的《印象》。开本小了些,更要在内容上下工夫,“有容乃大”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