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7

猪年大吉

  将近两天没摸电脑,刚才上了会儿网,然后用鼠标写了个猪字……

以游戏的名义

GameScenes – Art in the Age of Videogames一书收录了30余位艺术家的Game Art作品。所谓Game Art,是指 "Any art in which video games played a significant role in the creation, production, and/or display of the artwork. The resulting work can exist as a game, painting, photograph, sound, animation, video, performance or gallery installation." 说实话,我看着有点晕……封面是Jon Haddock的Screenshots系列画作之中的一幅。这些画采用据说常见于电脑游戏的“等角透视”(Isometric Perspective)——其实就是建筑制图和机械制图的正等轴测,也曾在一部分传统中国画里出现——描绘了一些著名新闻事件或文艺作品中的经典时刻。这本书用这张图片作为封面,大概是想表明其内容并非"Art of Game"罢。

让所有的网站“发疯”

  Google Blogoscoped是非常酷的Blog,它的中文版却起了个“谷歌治印”的名字,非常不酷,或许是觉得Google Blogoscoped的LOGO字体有些篆书的“笔意”?这个Blog里经常会有些好玩的东西,比如《让Google发疯》。我试了一下,把下面这段代码拷贝到地址栏里回车,大概所有的网站都会“发疯”:
javascript:R=0; x1=.1; y1=.05; x2=.25; y2=.24; x3=1.6; y3=.24; x4=300; y4=200; x5=300; y5=200; DI=document.images; DIL=DI.length; function A(){for(i=0; i-DIL; i++){DIS=DI[i].style; DIS.position=’absolute’; DIS.left=Math.sin(R*x1+i*x2+x3)*x4+x5; DIS.top=Math.cos(R*y1+i*y2+y3)*y4+y5}R++}setInterval(‘A()’,5); void(0);

↓“发疯”的谷歌治印↓
↓“发疯”的酒游花↓

不觉流水年长

  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很多流行歌曲是在宿舍楼里“蹭”着听的,所以有些耳熟能详的歌直到十几年后才搞清楚确切的歌名或演唱者。也有些歌,比如王迪的《不觉流水年长》和孙国庆的《无言》,因为校图书馆提供翻录外文专辑的服务,我很早就知道它们分别是Against All Odds和Sometimes When We Touch的翻唱,却说不清这俩歌是什么专辑里的。或许是因为这样那样的疑问伴随着各种不大完整但温暖亲切的旋律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我对老歌有一种很浓重的情结(虽然我听过的“老歌”并不很多),有时上着上着网就开始不自觉的找起某首歌来。我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找到了不少老歌,某些记忆经过拼凑或者刷新,因为有了声音,变得立体起来。
  目前网上能听到的《不觉流水年长》基本是多年后的演唱会版,感觉不对了。昨天我很偶然的发现了棚版,不过没合适的地方放,就传到了土豆网上。现在像PandoraLast.FM友播这类的音乐网站,由于中文曲库容量明显不够,对喜欢怀旧或趣味相对特异的用户不适用。豆瓣乐道虽然能让用户贡献内容,但网站结构都不理想,人气也较为低迷。大概还是YouTube、土豆之类的影音分享网站更容易堆积内容和产生活跃用户,并且适应范围更广吧……其实,这首《不觉流水年长》我还是没查到出处,按网上资料看,中录的《让世界充满爱》专辑和东方歌舞团录音公司的《无名高地》系列专辑中都没有这歌。也就是20年前的人和事,但假如互联网的“记性”不好,我们又岂能避免遗忘?不觉流水年长……

不觉流水年长

One night in 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