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6

尽在不言中

Advertisements

《金刚》的结局

  放假无事,便去看了《金刚》。这确实是一部值得在电影院看的电影,不过看过之后,我觉得头痛欲裂,三个小时未免长了一些。
  据说在Ubi制作的《金刚》游戏中文版)中,玩家有机会打出隐藏的完美结局:金刚从帝国大厦上爬下来,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而安和杰克从此过上了——或许吧——幸福的生活。
  这个结局能给那些心怀惆怅的人们一点安慰吗?我不知道。有谁愿意让卡西莫多重新躲到钟楼的阴暗角落,而不是让他伴随着艾丝美拉达的尸身化为尘土呢?

互联网娱乐惯例

  《小强历险记》不free不open不符合“互联网惯例”的发布方式引发了一些异议。在我看来,问题不在于这部片子的下载和观看需要注册安装什么东西,或者它本身已经成了一个广告,而是它的口碑传播过度超前和热烈,完全不符合民间流行的正常规律(假如那个小圈子的游戏能被圈外人理解和接受的话)。
  正常情况下民间的流行是像《武林外传》那样,东西先放出来,然后莫名其妙或者自然而然地火了,然后宁财神才说:谢谢。
  关于“小强”,王晓峰新近写了篇《眼不见为净》,他因“小强”而起的烦恼大致可以归结于他为“小强”陆陆续续写的那些有趣的文字。有些人可能忘记了,一个很多人在看我们自己也喜欢看的博客,它里面记录的事情可能与我们沾边,但更可能与我们毫无关联。

变身少年阿龙参上……

  今天,《变身战士阿龙》在北京电视台动画频道(BTV-10)开播了,这是中国第一部“特摄片”。

 
  特摄本义是指特效(Special Effect)摄影,不过随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哥斯拉》、《奥特曼》之类日本“大片”的兴盛,特摄(特撮)已经成了日本英雄怪兽片的代名词。它的主要特征是主角能够由普通人变身为超能力英雄,同时真实场景切换为模型场景,来衬托那些由真人扮演的几十米高数万吨重的英雄和怪兽。
  通过正规渠道进入国内的特摄片不多,印象中只有《恐龙特急克塞号》和《奥特曼》(都是系列片中的一部分)。虽然很多成人对这种片子颇有微词,觉得它们情节荒诞、画面粗劣、有暴力色彩等等,但是就像动漫、游戏这类流行文化产品一样,特摄片中超级英雄的草根出身和强大力量,满足了孩子成长时期的幻想和渴望,使其成为无数人“热血与青春的记忆”
 
  其实按照成人思维可以这样理解,世界上所有的怪兽像参加派对似的排着队光临日本,居然不能将其平趟为齑粉,每每败在若干戴头套穿紧身衣模样滑稽的家伙手下,这是日本举国上下强烈危机意识和顽强国民精神的一种体现。
  但是,我们的《变身战士阿龙》要体现什么意识和精神呢?片中背景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这是需要超级英雄“拯救地球”的日子吗?
  当然,它大概根本没想体现什么东西,它为什么要体现出什么东西呢?
 
  “成人思维”已经被各种现实逻辑和道德体系绑缚得方方正正,很不适合用来对孩子们的生活品头论足。然而面向孩子的娱乐文化产品又都被“成人思维”渗透和左右,这真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
  那么,对这部据说是中日合拍的“特撮”我有必要“特撮火”吗?

网瘾,网瘾

  1月19日即昨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做了一期题为《用爱心屏蔽网瘾》的节目,2004年年底跳楼自杀的天津少年张潇艺再度成为内容焦点,这次他的父亲"勇敢地站出来了"。
  去年12月26日至28日,央视新闻频道《共同关注》栏目连续播出了三期《PK年代》(),反映数起"由于网络游戏而引发的悲剧";而在不久前,央视《法制在线》也播出了《少年之殇》《天堂来信》。仅仅央视一家,半年时间内就在不同栏目多次做了相类似的选题。我不知道,少年张潇艺的灵魂在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安息,这一年里,他被那些连游戏画面都没见过的人打扰得太频繁了。
  相比之下,这篇《药、官司与飞逝的少年》写得非常好,可惜它只出现在游戏杂志上。

  家庭教育如果也搞资格认证的话,有太多的中国家长们需要学习补课。他们可能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但凡有个讲座报告什么的总是人满为患,而诸如《卡尔·威特的教育》这类书籍也常年热销不衰。陶宏开为什么"吃得开",就是因为家长们想学习。我最近见到一本《中国家长教子书》,其中《一个戒除网瘾专家教育手记》写得不错,贾容韬先生应该自己出本书……

一张忘记出处的酷图

 
  忘记是在哪个网站看到这张图并随手把它存下来的了……只记得当时还有一个美国司法统计局的链接,点过去,就是这张曲线图的原版。
  这张图非常形象地表达了一种意见,即所谓的暴力游戏和社会暴力犯罪之间根本扯不上关系。不过有些东西下载到自己硬盘里就贬值了——假如某天要拿这张图片说事,或者说事时提起这张图,再上网查找资料就得费很多功夫。所以,我打算以后多用用Send2Flickr这个Bookmarklet,它在把网页图片上传到Flickr的同时,可以保留图片的网址信息并添加注释和TAG,让Flickr发挥图摘作用。

酷并猥琐着

 
  前几天为KUSO专题写了一万三千字,就这么个玩闹的内容,也有很多不满意和没脾气。这张图片仿佛是一种隐喻:对政策,不能不满意;对市场,只能没脾气。娱乐的东西都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所谓媒体的精神就只剩下了猥琐,还酷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