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7

第5届ChinaJoy印象

 

  今天回到北京,简单总结一下上海之行的印象。
  7月11日的ChinaJoy高峰论坛,陈天桥抛出盛大全面融入所谓“游戏全民化运动”的三个计划,简单概括就是花钱购买产品和团队。唐骏在随后几天也谈到,盛大要做国内最好的网游投资公司。他们的表述略嫌含混,听上去盛大又像要做VC又像要做孵化器又像一个满把钞票睥睨四方的暴发户;但无论做什么,都只剩下了一个特点——没有想像空间。展馆外的四辆盛大“招贤”奔驰,两辆蓝牌,一辆黑牌,一辆没牌,给我的感觉简直就是盛大目前战略结构的一种象征……

Snda

  没戴眼镜的史玉柱穿着与去年一样的T恤登台,裤子在灯光映射下怪诞的发亮,颇有几分妖异气象。他以脑白金为例谈了自己关于产品生命周期的思考,称《征途》能做十年。我本来觉得脑白金那玩意是因为什么用都没有才能一直卖下去,游戏当有所不同,但想了想《征途》那个“包罗万象”又四六不靠的游戏,又看了看史老板裤子荧荧的反光,也便信了。史玉柱还说现在做《第二生命》(即Second Life,多译为《第二人生》)类型游戏的都是“先驱”,这点我很赞同。

史玉柱

  张朝阳是首次出现在ChinaJoy高峰论坛,他的鼻炎似乎症状加重了。在这场“仰人鼻息”的演讲中,我没听见多少和游戏直接相关的东西,倒是了解到“搜狐3.0”的宏伟计划。今天我上了一次焦点网,无意间试了试搜狐通行证,那个登陆框的下拉菜单显示出七八个同属“搜狐矩阵”的不同网站邮件后缀,不知这是要把旗下的网站打通,还是想把用户打晕?
  金山的雷军今年终于避开了上午最后一个发言的尴尬位置,不过他的“岩田聪先进事迹学习体会”非常无趣。过了三天,我在EA展台的Wii试玩区看到一个女孩只玩了三分钟《泰戈·伍兹高尔夫》,便兴奋的对男友说:“给我买台这个吧!”我才体会到了雷军何以对任天堂表现出Fans般的倾慕之情。那天正巧《三联生活周刊》的某位记者打电话来,想约我聊聊对于Wii的感受。我没摸过这东西,就推辞掉了——事后想起来,应该建议他们去找雷军。
  这届展会上,有分量的新作几乎没有,人气较之去年也堪称低迷(但组委会号称参观人数超过17万人,再创新高),就不多写什么了。看到两个Second Life类的作品。索尼展位在不断播放网络社区服务Home的中文演示视频,但观者寥寥。广州易陆信息的展台上,《第2人生》的LOGO十分醒目。它是这家公司“城·幻·园”系列产品之一,据介绍是一个2D的“经营类游戏”,玩家“能够获得现实社会中的物质利益”。取这么个名字,还把“2”放那么大,其心昭然,其二若揭。

Home MyLife

ChinaJoy: 美女、宅男和猪

 

 

寂寞的丁贝莉

 

  某人说,每做完一期杂志,标志着又过了一个月;每去一趟上海,标志着又过了一年。听上去还真是令人唏嘘。
  我已经是连续第4年来到上海,连续第5次出席ChinaJoy展会。我烦透了。
  今年的ChinaJoy刚开幕,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连照相都失去了兴趣,不过看到了她,还是拍了一张。
  有人说去年CHinaJoy的唯一亮点便是丁贝莉。今年呢?

Ding 

何以解渴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今年北京城区的自来水将达到直接饮用标准;或者说,将达到7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新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不管这两种说法是不是一回事,这则新闻大概只能说明一件事: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喝到符合“标准”的水了。
  我记得在上中学的时候,课间大家如果渴了,基本要靠自来水解决问题。尤其是体育课后,总有一群毛头小子在水龙头下面歪倒成一排——那种姿势有点像和水龙头接吻,当然,世间恐怕再没有如此甘冽的吻了。
  上了大学,宿舍里的暖瓶们在一个学期之后全体夭亡,于是除了偶尔用“热得快”和电炉子做些开水泡面沏茶之外,光棍们多半以自来水打发干渴的日子——那些有女朋友的家伙,通常都是有开水供给的。
  能够说明若干年前北京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的另一件事是,北京的公园里曾经建过一些饮水台,台面上汩汩冒出的自来水状如喷泉,非常便于游人啜饮。后来或许是因为有浪费之嫌,这种设施基本见不到了。
  北京的自来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难以直接入口的,我说不大清楚——在大学里用了五年时间读给排水专业,却连这个问题都搞不清楚,我想起来不禁有些赧然。
  北京的水质不佳,致使如今有很多人在喝桶装水。《京华时报》昨天又爆料说有一半桶装水是假的,按照我五六年来喝桶装水的经历以及多少还残存一些的专业常识判断,这事当属空穴来风,必有根据。国家质检总局给出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的回应,也只会让更多人对此心怀疑虑。那么,达标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桶装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以后,我们喝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