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5

网游+比萨,电子商务的新机遇?

  在网络游戏《无尽的任务Ⅱ》(EverQuest II)中有一个“/pizza”的命令,玩家可以藉此直接连入必胜客网站订购比萨,这像是KESO这样的“饼客”的福音。消息传到国内,也不知怎么演绎成了“真实虚拟难分辨”。按说跳出来的Popup窗口是玩家自己用键盘命令呼出的,不是游戏情节推进或者玩家互动的结果,Pizza也终究要送进玩家的腹中而非给游戏角色补血加点,所以扯什么分辨虚实呢,不过是电子商务和网络游戏的一次勾肩搭背罢了。

  把B2C网上购物融入网络游戏,EQ2可能是首例,但捆绑得不够严丝合缝。Pizza和那个奇幻世界有点八杆子打不着的感觉,把游戏角色晾在旮旯里玩家去点餐,这太“间离效果”了……但如果在现代背景的网络游戏(如《模拟人生在线》和虚拟社区类网游)之中,把其中的食品店、音像店等等做成真实网店,玩家可以直接在游戏中购买日常生活中需要的一些商品,而游戏中的消费行为同时对游戏角色的等级、积分和属性等产生影响,这样就比较自然。当然,这类想法落到实处,可能会有很多困难,做起来问题不少。

  目前网络游戏中,C2C的“电子商务”已极为常见,虽然基本限于游戏中的装备道具等虚拟物品,但玩家在线上达成意向,线下进行现金、点卡交易的模式,推演开去与在游戏中搞二手买卖和以物易物之类并没有大的分别。在游戏里,建设几个“淘宝城”、“卓越村”什么的,既是广告,又是实打实的生意,这样岂非很有趣~~网络游戏说到底是一个即时沟通的大平台,把电子商务的小平台嵌入的话,或许真的有些商机。

Advertisements

鼠标控制的高潮

  前言:盛大新浪的事情不想再提了,胡乱换个话题,18岁以下网友请自觉关闭本窗口:-)

  今天浏览雅虎新闻的初衷,好像是要看一下目前它与新浪新闻的差异和差距。不过,一不留神在显著位置看到了“褒奖网络性爱挑战道德底线”的标题,便顺着这条线出溜了几步……

  被专家认为可减少一夜情危害的网络性爱遥控器出现在去年第二届全国性文化节上,号称为两地分居的夫妇准备,有那么点儿人文关怀的意思。这种新鲜刺激的东西自然引发了人们的关注,纷纷对其是否合法、如何监管发表意见。虽然质疑和反对者居多,但产品已经上市了,自称中国性学会官网的某站是其总代。在厂家的主页上,还能看到“没有购买产品的用户,也可以下载软件上网感受控制别人的乐趣”之类的文字。我下了软件,连上主机,感觉与聊天室界面相仿。在线的有6位男士1位女士,尝试点选“邀请玩伴”,发现多数同学都没有安装产品,和俺一样是来看戏的,但有一位男士“与别人玩的正欢,没空理你,请稍后再试”……

  浏览网站、购买产品和安装软件的过程中,“18岁以上”的提示在该出现的时候都出现了,但是,当然了,并无实际意义。这东西把远程控制和模拟性爱结合到一起,算是有些创意。至于是否会与色情(及“准”色情)网站和游戏等等具备类似的潜在的危害,是否会对正常的性爱和家庭伦理道德关系造成不良影响,抑或,是否可能成为缓解社会问题的一种“卫生”的辅助工具,现在看来都不靠谱。但是有一点几乎可以肯定,互联网和虚拟现实等技术的飞速发展,将使科技对人的异化作用成倍加剧。当我们某一天想要“做爱做的事”时,面对人、机器和虚拟形象等“丰富多彩”的选择时,会不会怀念那些没有选择的日子?

SS事件,魂魄出窍和功能亢进的媒体

  虽然尚未上班,但这几天对盛大新浪事件的密切关注还是令我疲惫不堪。

  新浪在首页上发布《新浪称欢迎盛大战略投资》,这种恍若魂魄出窍的自我观照,大抵反映了在高层意见尚未统一和明确时新浪编辑们的尴尬处境。作为媒体,以“传递信息”的目的和隔岸观火的视角汇集海量第三方消息,即时报道媒体自身事件的动态进展和周边影响,这其实也是别开生面的大事件。或许,新浪的盛大收购新浪股票专题,有资格在中国的新闻传播史上留下一笔。

  一场巧“娶”豪夺的资本游戏成了媒体的盛宴。新浪的低调“自拍”看上去并不大像“新娘”的表现,而一旁博客中国却精神焕发,姿态殷勤生动胜似伴郎——并且,据说博客中国又要有大动作了,OH……在一种恶劣的传播环境之下,每个想搞出些名堂的人都不得不在成为枪手、射手或者抄手中做出选择,至于某某门户的野心,搞出“千手观音”的场面也是很有希望的。不论眼前有多少痛骂,其实都无关紧要,国人固然看重出身,但也善于遗忘……

未尝没有先例——盛大隐约的前事之师

  对于这次盛大收购新浪股份的事件,有些人在议论分析时曾举出通过二级市场收购股权的几个例子,包括1993年深宝安入主延中实业,但之后那只改名为方正科技的“故事股”的精彩故事,似乎被人忽略掉了。

  那就是2001年轰动一时的方正科技收购案。方正科技是股权分散的全流通股,有题材有背景,令人垂涎。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后具备一定资金实力的裕兴斜刺里杀出来举牌,在当时也是颇令人侧目的。当年的故事情节可以在网上查询,这里我想聊一下裕兴公司和祝维沙,因为今日的盛大公司和陈天桥与之有几分神似之处。

  裕兴在二十多年前和“小霸王”等品牌一样,凭借学习机起家。所谓学习机,是在日本任天堂八位游戏机FC的基础上演化而成的,知识产权方面或有黑点,而在技术改造方面很有亮点——接驳标准键盘和鼠标、同时使用卡带和软盘、能运行WPS和一干教学软件、具备语音功能等等,俨然已是一台低配电脑,和只能玩《魂斗罗》的红白机不可同日而语。那个视“学打字”即是“学电脑”的时代,这玩意给裕兴带来了200%的增长率;虽然,绝大多数企盼“电脑从娃娃抓起”的家长把宝贝请回家后,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只用它来打游戏……1999年,给中国带来“贺岁大礼”的盖茨,莫名其妙地和祝维沙牵了手,这成了裕兴抢滩香港创业板的催化剂。入选首富TOP50的的祝维沙在冯沛然(可以认为是相当于唐骏的角色)等人的影响下开始着意资本运作。同时,他很清楚裕兴有“欺世盗名”之嫌的边缘出身难入主流,便努力转型,包括想借助“维纳斯计划”在消费电子领域占个好坑图个好名,也包括数次向实业方向的投资等等,似乎成效都不显著。前一段时间,祝维沙的大名时常见诸媒体,是健力宝“大件事”中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感觉上,他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资本玩家。

  盛大的IPTV计划和当年的“维纳斯计划”的渊源如何、两网三网融合的时机是否成熟等等问题,我懒得去琢磨。旧日里联想、长虹、海尔和裕兴等企业的雄心,在《挑战微软霸权》中各路观察家对“维纳斯”的忧心,如今看来都是有心栽花花不开。而陈天桥看似无心插柳,却取了问鼎中原的枭雄之道;但他想趟IPTV这路浑水,在千家万户的客户和卧室上演诺曼底登陆,搞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娱乐运动,这触到了社会中坚阶层的心理防御底限。陈天桥可以收购新浪,但无法收购中国家长们安身立命的观念和望子成龙的苦心。

再次遭遇“闪客”

  晚上回家时,有辆车开着远光灯在后面恭送了俺很长一段路程,令俺颇为烦恼。这种事情遇上过N次了,甭管白天黑夜,常有后车把远光灯玩得像狗仔队的闪光灯,或者干脆就是照耀大地的探照灯,搞得人头晕眼花心浮气燥。俺是一个开车非常规矩的人,基本不会出现那篇《开在我前面的兄弟》中描述的状况,所以多数时候后面司机的举动完全没有道理。这种行为在前年评选的“十大驾驶陋习”中位列第三,在俺这个近视加散光且不戴眼镜的没谱人士看来,排第一也是不过分的。

  汽车大灯的频闪,无疑可以让四周感受到斯人斯车的存在,是强化自我意识、体现个体价值的有力手段。这东西有点像所谓的话语权,即把某种能力当作权利,继而肆意使用,很多躲在铁壳子里或者网络ID后面的人对此仿佛有与生俱来的癖好。

大事件,小玩意

  盛大买了些新浪的股票,退可坐庄捞钱,进可抢班夺权,于是这两天IT圈的人闲不住了。有的说江湖一统,有的道娱乐至死;有的说黄金期成熟期改天换地,有的道成熟还是倒退这是个问题;有的说天作之合只羡鸳鸯不羡仙,有的道恶意收购强扭的瓜未必甜;有的说为什么股权分散心太软,有的道怎么办新浪诸公很受伤……这真应了那句: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其实身处这个圈子,躲也躲不开,但好歹还有几天假期,我宁愿关注这种更轻松有趣的东西——MobilePC专题:史上TOP100小玩意。其中前10位分别是:

  10 TIVO SERIES1(1999)
  9 ATARI 2600(1977)
  8 DIAMOND MULTIMEDIA RIO 300(1998)
  7 U.S. ROBOTICS PILOT 1000(1996)
  6 CASIO QV-10 DIGITAL CAMERA(1996)
  5 CDI MECHANICAL MOUSE MODEL 4-101(1970)
  4 MOTOROLA STARTAC(1996)
  3 SONY WALKMAN(1979)
  2 ZENITH SPACE COMMAND TV REMOTE CONTROL(1956)
  1 APPLE POWERBOOK 100(1991)

  这些基本是“体验经济”和“技术娱乐”时代的玩意了,此外,瑞士军刀排名20,电话23,任天堂GameBoy 25,算盘60,ZIPPO打火机81,魔方89……

新浪和盛大的分别

  一晚上各路媒体跌跌撞撞的新闻竞走,在盛大自己爆料之前(美通发布此消息约是在美国东部时间周五19:00),“赢家”或许是eNet

  雅虎中国专题:盛大收购新浪,中国互联网业要变天?
  TOM专题:盛大以现金收购新浪19.5%股份
  搜狐专题:盛大收购新浪19.5%股份,中国互联网大变局
  网易专题:新浪并购格局初探
  eNet专题:盛大收购新浪19.5%股权,中国互联网面临黄金期
  Blogchina专题:盛大联姻新浪,震惊业界

  新浪和盛大的分别,也许不像很多人感觉的那样大;有时我想,那大约就像买彩票时自选号码和机选号码的分别。新浪给了我们很多个近乎传奇的故事,盛大给了我们若干个叫做传奇的垃圾,这种分别无法抹去,但归根结底,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