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8

语录

  每个人都可以承受不属于自己的悲伤。(威廉·莎士比亚)
  所有人都有足够的不屈不挠的勇气承受属于他人的不幸。(弗朗索瓦·德·拉罗什福科)
  经过努力,我们能够轻松地忍受不幸——当然是他人的不幸。(马克·吐温)

  种种天灾人祸对于大多数人的影响,无非就是上面几位说的那样。

伊空格利为什么

  前几天公布22家“毒奶粉”厂商名单时,新浪的新闻里“伊 利”二字异常醒目。很快有人指出,“伊”和“利”之间的空格是新浪为保护客户利益的一种举措。这种情况次日又出现在那批液态奶检查结果名单里,maomy称之为“与时俱进的SEO ”。
  虽然无良厂商和媒体可能做出任何无耻的事情,但我仍然有些困惑,新浪和伊利的同学真的如此愚蠢吗?或者说,真的不得不如此愚蠢吗……我试着搜索了一下有关“伊 利”的新闻页面。由于Google搜索中文资讯的效果不佳,百度精确搜索的效果不佳,所以用了有道刚推出不久的新闻搜索,结果发现,“伊 利”或“伊-利”的写法早在一两年前便已屡见不鲜,除了伊利集团的名称外,还有不少空格在“伊利诺伊”、“伊利诺斯”等地名中出现。
  其实发现这件事后我更困惑了。或许最近的“伊空格利”只是以往SEO或莫名错误的后遗症,并非厂商与媒体的新伎俩,但是,谁知道呢?所谓媒体(以及企业、机构乃至政府)的公信力,就是被这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空格”一点一点摧毁殆尽的。

再见《印象》

  近一年多博客更新颇为迟缓。一方面,闲言碎语大都发在twitter类网站,另一方面,各类SNS网站也消耗掉一些闲暇时间,而更多精力,我都用来做那本《印象》杂志了。
  出于多种原因,算上4期试刊,这本小杂志一共出了9本便中道崩殂,让很多人感觉惋惜。不过,如今想做好一本杂志实在是太难了,就像曾经主编FHM、MAXIM的Ed Needham说的那样:“杂志所面临的真正竞争并非来源于其他杂志,而是来自所有与其争夺读者注意力、时间的事物。”更何况,我们并不具备参与竞争的客观条件……
  我是以一种游戏心态来做杂志的,认真严肃但不负责任——这说起来似乎很荒谬,但作为一个只能承担内容制作的主编(可以理解为主力编辑的意思),我想不出其他更适合的态度。面对那些喜欢《印象》的读者(或许只有几百人),我心里充满歉疚。一位读者曾来信说,有一本好杂志,会使生活多一分期待;而我们就这样以一种近乎粗暴的方式,莫名其妙地辜负了他们的期待,说起来真是情何以堪啊~~
  纸媒体的日子很艰难,但假如有机会,我仍然愿意尝试做新的杂志。现在,先做好我们的游戏杂志吧,以游戏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