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7

在国际禁毒日告别《魔兽世界》

  大陆版《魔兽世界》今天进行了资料片《燃烧远征》之前最大规模的一次更新,我却把自己电脑中的《魔兽世界》删除了。
  删掉《魔兽世界》并不是因为今天恰逢国际禁毒日……一个原因是我这台笔记本的硬盘已经很难装下如此庞大的客户端(仅这次的升级包就有2.5G),另一个原因是《魔兽世界》所能给予我的乐趣已经所剩无几,我也确实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去浪费了。
  一本书、一部电影再精彩,一般人至多重复看上几遍乃至十几遍;个别人一本《红楼梦》看一辈子、一部《乱世佳人》看上百遍的,不可不谓之痴狂。现在面对一款游戏,痴狂却成了普通现象,人们便去琢磨,沉迷游戏到底算不算一种病——不单我们这里国外也一直有人焦虑着呢。前些日子一位央视编导给我打过三四次电话,想让我上他们的节目聊网络游戏。她的态度认真诚恳,我却犹疑不定,最终还是谢绝了这番盛情。我很担心一旦聊开了嘴上把不住门,说出“网络游戏对于一部分人而言就是毒品”之类的话,未免有些不负责任,毕竟我自己对于游戏瘾症的问题还没有想清楚。
  不管怎样,我还是在国际禁毒日这天,卸载了《魔兽世界》。

Advertisements

无言以对

 

  大河网是河南省的新闻门户网站。最早关于山西黑窑事件的帖子《罪恶的“黑人”之路!孩子被卖山西黑砖窑400位父亲泣血呼救》6月5日出现于大河网论坛,6月7日被转贴至天涯,6月13日被《新快报》报道。
  但如今去大河网查找相关的内容,论坛帖子和曾经的专题都不见了踪影,这大抵可以说明河南政府和河南媒体对黑窑事件采取的某种态度——一种令人无言以对的态度。

  我生在四川,长在北京,而籍贯是河南。前几年去派出所给儿子上户口,在填写“籍贯”一栏时我没有丝毫犹豫,仍然写下了“河南”。
  我不知道,今后我会不会为这样“轻率”的举动感到后悔。

新快报
 

简单粗暴

 

酒仙桥

  差不多从上个月开始,也就是北京的机动车突破300万辆之后,从我家的窗口望出去总是照片上这个样子。看着绵延数里的稠密车流,一点出门上班的欲望也没有……
  北京规模最大的拆迁项目酒仙桥危改工程,便计划在那些低矮的旧式楼房所在位置及其北面、西面的一些地区展开。6月9日这里举行了“全民公投”,5473张选票中赞成票2451张,反对票1228张,无效票32张,弃权票1762张,照此结果,现有的拆迁方案大概要继续进行调整。拆迁不启动,道路无法扩建,如此景象定格到明年奥运也未可知。
  据调查,超过6成的公众反对“票决拆迁”模式,反对得颇有道理。将拆迁补偿方案(即《酒仙桥危改工作补充意见》)作为投票表决的对象,有民主的形式,却无民主的基础——宽容和妥协。对于这次危改涉及的多数家庭和个人而言,拆迁是改善他们生活质量的唯一希望;私利的膨胀和幻想在某种前提下成了合情合理的东西,那么无论个体利益还是公众利益都无从保障。这种情形下的“民主”有点像郑钧在《简单粗暴》中唱的那样:“这有些简单,这有些粗暴,还有些让人受不了。”

《印象》面世

 

印象封面

  这本96页的小册子已经陆续在各地报刊亭和书摊露面了。我原想准备些赠刊给那些偶尔看两眼自己博客的网友,但后来得知它的印刷数量远少于征订过程中渠道反馈的订量——发行人有点保守,不过可以理解——于是赠阅的计划只好暂时搁置。
  如果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描述这本有条理的大杂烩,或许可以说,《印象》是一本资讯过剩时代的“文摘2.0”杂志。它应该算是精彩的、有新意的,但也显得有点乱哄哄的……

北京高考作文题2.0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是唐朝诗人刘长卿在《别严士元》中的诗句。
  曾经有人这样理解这句诗:1、这是歌颂安全网、放心网、和谐网的美好意境。2、闲花、细雨象征不为人知的那些网络信息。3、看不见、听不见约等于无所作为,是一种恬淡的上网之道。4、这种意境非常适合当今的世界……根据你的看法写一篇作文。题目自拟,体裁不限。字数800以上。

虚拟新世界

 
  昨天听说瑞典网游《安特罗皮亚世界》(Entropia Universe,原名Project Entropia)要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将现首个网络虚拟世界 成Second Life对手》一文中称,该游戏预计同时在线用户数将达700万,用户总数将达1.5亿……天怪热的,懒得说什么了。仿和谐
  进入北京数字娱乐发展有限公司的主页,我只看到该公司与瑞典MindArk签约联合运营Dotman Second Earth的新闻,并无有关代理《安特罗皮亚世界》的内容。瞅了一眼那个“虚拟新世界”的空壳页面,不明所以……
  印象中,石景山区政府和有关部门近几年不断推出数字娱乐产业基地、真人实景游戏和大型电竞赛事等等,显示了对数字娱乐非同一般的重视。看着Dotman首页上的“八荣八耻”Banner,我突然觉得他们其实可以参考重庆美心长江风景区的做法,搞一个数字版的“仿和谐社会”出来。假如Dotman Second Earth的名字叫《和谐世界》,一定比什么传奇世界、魔兽世界、奇迹世界、完美世界以及特萝卜皮世界酷上十倍。

史上最强小广告

 

  昨天《成都晚报》第14版登了一条只有一句话的小广告。分类广告能搞出如此名堂,或许算是“公民新闻”的“长尾”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