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9

向Danny Ledonne致敬

 pc_poster

刚刚无意中发现,游戏《哥伦拜恩超级大屠杀》(Super Columbine Massacre RPG)的作者丹尼·莱顿尼(Danny Ledonne)一年多前执导了一部纪录片《游戏哥伦拜恩》(Playing Columbine)。该片已在2007年底IGDA蒙特利尔国际游戏峰会和一些小规模电影节上展映。

关于那款游戏及作者的情况,以前我在《严肃游戏》一文中介绍过。去年的专题《游戏可以承受之重》里,大狗对《哥伦拜恩超级大屠杀》的设计背景和游戏流程有很详细的记述。当时莱顿尼的电影已经制作完成,可惜专题未曾提及……可能谁都没有想到,这家伙(海报上最右边那个)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此之强,居然在做了一款被骂得狗血喷头的游戏后又鼓捣出一部电影。或许,丹尼·莱顿尼的游戏即便按照艺术创作的标准衡量,也已逼近道德伦理的边界,不过他的勇气着实令人敬佩。

厕所里的电纸书

  汉王“电纸书”的广告做到了公共卫生间里,让我不由得看了两眼。“电纸书”的名字很别扭,念上去像大舌头的感觉,或许还不如“电子书”。只是电子书的概念已经太宽泛太含混,电脑、手机、MP3/MP4/MP5、手持游戏机、掌上电脑、电子词典乃至数码相框……差不多但凡带个屏幕的东西都能看“电子书”。那么功能专一的“电纸书”价值何在?
  电子阅读替代传统阅读是大势所趋。作为终端设备,“电纸书”恐怕不会像亚马逊的广告中描述的那样,被人们广泛用于各种外出活动场合,而是更适于室内的静态阅读。在理想状态下,它除了占据课桌、写字台和沙发外,还可能占据床头和厕所——纸质出版物的最后领地——这也是我在如厕时看到“电纸书”广告时有点心中一凛的原因。
  所谓理想状态,一是“电纸书”的性价比继续提升,二是内容获取方式更加合理,三是人们能够更换阅读观念,但保留阅读习惯。亚马逊的Kindle也许已经开始找到(或者正在营造)属于自己的理想环境,但就国内市场而言,大概无法实现。无论是电子游戏机、影碟机、个人电脑,还是如今各种PMP设备,国内用户养成了终端付费、内容免费(或近乎免费)的消费习惯,“电纸书”也很难逃离这个怪圈。而水货、山寨货的泛滥,往往会拖垮终端产品的销售,让行业走入恶性循环。像汉王(以及同类的翰林、易博士等)“电纸书”居然要卖到2000元左右,完全无法与几百元的MP4、两三千元的手机和Netbook竞争。况且,汉王们的设计还达不到Kindle 2那种傻酷傻酷的水准,因此即便广告挂到了厕所里,它们也没有希望真正“占领”厕所。

GXOGLE

  [低俗测试] 谷歌的情人节LOGO象征什么意思?
  ①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XO。
  ②这是一个OOXX的日子,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③爱情这游戏就像在玩Tic-Tac-Toe,圈个圈叉个叉,比来比去结果差不多。

  其实,XXOO就是“亲亲抱抱”的意思(Kisses & Hugs,参见WIKIGoogle Answer的相关解释),不过单数形式有些别扭。

一坨低俗的商标

  今天看到一则非常搞笑的新闻《涉及宣扬封建迷信 暴雪公司新商标注册被驳告商评委》
  Starcraft Ghost是暴雪著名的雾件,开发计划早被无限期推迟,而暴雪在中国工商总局申请注册Starcraft Ghost文字商标也已是2003年初的事情了。此番暴雪为了这么点破事提起诉讼,更大的可能性是借机宣传那款被网易重金代理却未必能在2009年上市的《星际争霸Ⅱ》(Starcraft II)——虽然是备受期待的产品,不时常鼓捣出点动静,人们也很容易把它遗忘的。
  或者,“有关部门”和“有关专家”们正在成为某些企业借力打力的营销工具,他们的高尚格调和严肃品位可给人家省了不少公关费。

不理解

  昨天翻出一张即将过期的优惠券,去了一趟工体富国海底世界。这家海洋馆很小很清净,却有一条北京海洋馆都没有的海底隧道,多少还有点内容。出门前看到一块崭新的奖牌,上面写着“北京和谐城乡游大型评选活动 2008年度京郊十佳景区景点”,着实令人困惑。汇集众多时髦夜店的工体一带居然可以算作京郊,那么李志的《工体东路没有人》干脆就是主旋律歌曲了~~
  晚上为了找些素材,到百度以“牛 卡通”为关键词搜了一下图片,结果……非常不理解百度的搜索算法,如果说这玩意是在模仿人的思维模式,那基本上是虐待狂、妄想狂和色情狂的路子。百度的“低俗”真是病入骨髓。

不讲理的可口可乐

 

  刚结束不久的第43届超级碗大赛(Super Bowl XLIII)上,可口可乐公司播放了一则新广告,与前两年在国内播出的《魔兽世界》版电视广告“相映成趣”。看来无论玩网络游戏是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喝可口可乐一定是酷的,嗯,凭什么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