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5

网络游戏2.0?

  昨天了解到,“哈宝”(Habbo Hotel)即将进入国内市场。这是一款诞生以来风靡欧美日本等地的网络游戏,曾在2003年的“电子艺术大奖”(Prix Ars Electronica)中获得互联网类的金尼卡奖(该奖项2004年获得者为Blogger们熟知的“创作共用”网站)。
  Virtual Worlds Review上罗列着不少与“哈宝”类似的产品,最有名的是EA的《模拟人生在线》和迪斯尼的《在线卡通城》Second LifeThere等游戏的消息以往偶见于国内网站,据说九城曾对这两款游戏动过代理的念头,但最终不了了之。
  虚拟社群型的游戏在国外有一定人气(但并不是都很成功,比如SIMS Online),它的特点是玩家在贴近现实的环境中起居、购物、社交、游玩,游戏中存在完整拟真的社会结构和经济体系。

  国内市场上这类游戏是有先例的,事实证明,单独地推出这样一款游戏,几乎没有成功的机会。这种界面看上去像个图形聊天室的网络游戏或者说网站服务,包含了若干所谓Web 2.0的要素,比如用户自主(抛开经验和级别的个性化的虚拟生存),比如社会网络(玩家之间更普遍更直接的交流和交易)等等。如果它能与Blog、SN、IM、C2C之类的项目有机融合,可能会让国内网络游戏在“防沉迷系统”等行业约束和永无休止的舆论压力下,闯出一条新路。台湾的PlayBlog就有那么点意思,但其中游戏的色彩还太淡了些。

新浪的“博卡”与搜狐的“格致”

  收获的季节天朗气清,然而我到底没能下狠心旷工出去游荡……于是还是在网上逛悠,猛地发现两个博客大赛:新浪的首届中国博客大赛和搜狐的首届中文博客大奖赛
  新浪那个大赛在消息发布后没两天便改了名字(原叫华文博客大赛),也改了章程(原参赛对象是所有门户网站博客、专业博客及个人站点博客,现只限新浪博客),这般朝秦暮楚不仅让众Blogger郁闷,对Donews等“战略合作伙伴”也是不大负责任的举动。新浪博客开通时日不长,又关上门不带别人玩,那就让这支“博卡青年队”自娱自乐罢。
  搜狐的大赛搞了一个“百万美元Like”的页面,初见时吓了俺一跳,因为这样的网站国内已经有N多个了。不过搜狐的格子还是别有“格致”,首先它许诺获奖博客可以获得格子广告费的分成,其次它居然直接用字符来填充那些格子,参差不齐不说,当把网页字号放大时,你会发现格子贬值了~~~不管怎么样,报名就奉送5个格子,这还是蛮有吸引力和趣味性的,所以我开始研究奖项设置,看有没有哪个可以试试。不过挑来选去,什么IT评论、商业评论、技术、情感等等,似乎都不合适。想起在搜狐博粹,我的博客被分到了“情感两性”一类,要么还继续“情感”着报个名?这有点扯吧……
  一个没资格参加,一个找不准定位,某人起哄架秧子的热情转瞬即逝~~

我眼中的北京

  香港的蚂蚁要来北京,想让大家说说“北京除了故宫还有什么”。作为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旅游局混过几天的家伙,我觉得这个“你眼中的北京”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北京人的饮食
  北京本地的特色饮食大多乏善可陈——就像北京人的早饭一样。百年老店全聚德东来顺之类,除了牌匾正宗外几乎一无可取。新派的北京风味饭馆从店面设计到小二的吆喝,通常是徒具其表,吃个热闹而已。小吃方面,很多传统小吃因为不符合现代人的饮食习惯已经难觅踪影,另外一些老字号隐藏在京城的犄角旮旯,周边环境和就餐条件都很糟糕,如果不是“草根情结”大发作的话就没必要去探了。新东安市场的老北京一条街、东华门小吃夜市之类,各类风味食品倒是比较齐全,但平均质量稍差。而什么宫廷菜、官府菜、私家菜也有特色,毕竟是皇城嘛,这一类如北海仿膳、谭家菜、厉家菜等等,环境和价格都阳春得紧。
  北京的餐饮业极有活力,东直门簋街、方庄、三里屯、阜城路、莱太等等是餐馆集中的“美食街”。相关网站可以参考大众点评网和《三联生活周刊》新近介绍过的饭统网
  ■他们最常去哪里
  北京人最常去的地方是公园、商场和饭馆;但是,其它地方的人似乎也未见得比这几处少……
  ■哪里最容易找到新青年
  海淀区高校云集,从地理位置和行政区划看当属这里。另外,在酒吧、KTV、迪厅、网吧和美国及加拿大使馆门口,应该很容易找到“新青年”。
  ■哪里最多文化人聚集
  朝阳区798工厂、索家村、费家村、通州区宋庄……
  三里屯、后海、星吧路……
  美术馆,中关村,建国门……
  这个实在不好说,在北京,“有文化”的人和“搞文化”的人都数不胜数,文化人扎堆得厉害~~
  ■哪里最多少数民族聚居
  北京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是满族、回族、蒙古族和朝鲜族,其中回族主要集中在宣武区和朝阳区,如牛街和常营,其它民族的似乎比较分散和平均。维吾尔族人口在海淀区魏公村和增光路一带较多。
  ■小型书店和其它
  我也喜欢小书店,早年间东单和灯市口的中国书店、建国门的社科书店、西单的三味书屋、朝阳门外的三联读者服务部等等是我最爱去的,然而……现在很多已经没有了,我也改在网上买书了……在这个“北京书店地图”里,小书店能有几家呢?
  北京成为一座巨型工地已经很久了,但这个城市还是有着不属于工业或者后工业时代的美。文津街、成贤街、柳荫街和许许多多的胡同里,还残存着些许从容淡定的古都风貌;清晨护城河畔和古树参天的公园里,遛早的北京人还是那样的闲适悠然……然而,对于一位匆匆过客而言,能否发现和进入某些值得流连的情境,一定是需要机缘的,比如有没有足够的余暇,会不会遇到雨雾风雪和绝代佳人之类……

值得炒作

  《法制晚报》最近在连载《网络游戏忧思录》。前几天这本书的作者张春良在接受《竞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为自杀的天津少年张潇艺打一场“中国著名的官司”。而昨天的后续报道中披露了计划索赔的数额和初步取证结果:张先生要为已被“确诊”为网瘾病人的张少年索赔200万。
  接下去的事情可能略有些麻烦。《魔兽争霸》并不是一款严格意义上的网络游戏,很多网友在留言评论中提到了这一点,年初我在《告别两个世界的飞翔》中也写过。这样的错误在当时的报道中算不了什么,但当提起诉讼之际,如何选择被告就成了关键。那么,张先生是会起诉暴雪、奥美、九城、浩方、某网吧等等可能对象中的一部分还是干脆一锅端呢?拭目以待。
  张先生还告诉记者:“《竞报》报道一刊出,我的‘网络沉湎公共救助网’就被黑了,至今还没有恢复正常工作。”这里有个错误,即他的网站叫“网络沉溺公共救助网”,而不是“沉湎”。另外,这个网站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只是直接访问首页会出现HTTP 403错误,无非就是首页文件被删除或出错之类的常见问题——有哪个黑客这么无聊?这么体恤?
  不过呢,只要是真心为公,每个公益诉讼都值得炒作

答只说的作业

  “只说”对待Blog的态度认真勤恳得可怕,对中文网志年会的热心也让人敬佩感动,我这个懒虫也情不自禁地想响应只说Join the taik的号召。
 
  ●您写blog吗?
  ——写。
  ●您认为blog在生活中重要吗?媒体在生活中重要吗?
  ——重要。
  ●您有多少次是从媒体获得知识?有多少次从blog中得到重要消息?
  ——很多次。
  ●如果blog上有媒体上没有的消息,您会相信吗?
  ——可能相信。
  ●您是否会将消息发布在blog上,还是先通过媒体发布?
  ——视情况而定。
  ●您认为blog和媒体有什么共性?
  ——承载传递信息。
  ●您认为blog有机会补充国内的媒体吗?
  ——已经是某种补充。
  ●您觉得blog缺少权威感吗?这会阻碍blog成为媒体的一种还是促进blog成为媒体的一种?
  ——我感觉缺少权威感。
  Blogosphere可能出现权威,但作用边界有限,未必能跨越到传统领域,并且维护成本和难度很高,总体看应该是缺少权威感的;何况Blog的精神也与“权威”背向而行。不过这似乎不会对Blog成为媒体产生什么影响。
  ●国内媒体和国外的媒体相比有什么不足和限制?
  ——不足体现在各个方面。
  比如内容的采集手段、组织形式乃至内容本身,媒体生存环境人员素质等等等等。抛开政策限制不谈,还受制于整个社会的发展状况。
  ●介绍您听一段Podcast,这跟广播感觉差距如何?
  ——跟广播节目无明显差距。
  这段“超短脱口秀”与我在路上听过的“大话新闻”等节目在形式上很相似,但由于没有插播广告、路况信息和短信互动之类的稀释内容,节奏太紧。专业出身的平客自然表现不错,但飞猪的嗓音和口音可能不大适合台前。
  现在广播媒体的复苏很大程度上借助私家车和出租车的普及,“依赖”拥堵不堪的城市交通。我自己车上的收音机预存了12个调频台,路上经常听广播解闷,但坐在电脑前极少听网络电台和“播客”节目。单纯的背景音乐不会干扰日常的“多任务”,但夹带大量信息的Podcast就不行了。“反波”的节目选题我很感兴趣,文案几分钟就能看完(并且方便根据线索查找资讯),但花上成倍时间去专心听讲,从获取信息的角度看效率太低;轻松搞笑的节目可能要好得多,至少可以在休息的时候听听——然而,一般的播客能与木MM的“接客”颉颃乎?扯哪儿去了这是……
 
  因为懒,所以懒,先这样吧。以后在“Blog补充媒体”这方面,我也许会尝试做些事情,偷偷的:-)

日子

  ●昨晚在外面吃饭,看了几眼央视国际频道在黄鹤楼搞的中秋晚会。此前某些海外报道误传,央视中秋晚会迫于各方面舆论压力提前到9月17日并改地举办。事实上,央视的中秋大戏延后到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9月19日。
  ●今天加班,一路上见到四支披红挂彩的车队,并在四环路内听到了清脆的鞭炮声;联想起前几天听到看到的某些人回避在这一天安排婚庆喜宴的新闻
  ●“国耻日”没有相关立法,只有若干提法;而“禁放”有提法有立法,没有办法。
  ●9月18日,是个好日子?是个坏日子?狗日的鬼子怎么这么会“挑”日子?
  ●铭记惨痛历史,尊重日常生活。什么日子都要过日子,就这样子。

八卦·疑似KESO·个人门户的远大前程

  今天中午在西北三环一带,从后视镜中突然发现后面开着白捷达的人形貌极似KESO,奈何我生来近视,又透过两扇灰头土脸的玻璃,实在无法看清。但见那人左手举着手机,右手夾烟扶把外带换挡,摇头晃脑地聊得起劲。我们一前一后驶过苏州桥,那人自紫竹桥一带向西绝尘而去。
  那边正是Donews办公室的方向,不过KESO凌晨6点多刚写完Blog,没睡几个小时就爬起来驱车上班,还精神抖擞的,能有这事?想起来我就觉得很困zzz……惑。
 
  KESO的那篇Blog是写和讯个人门户的。自从若干年前把那点可怜的持仓股票扔在那里由它去以后,我就再没有访问过和讯的首页。在收藏夹里找到和讯,还是homeway的域名呢……欣赏过几个京剧小人表演的“十八般武艺”,我便注册体验了一下这“传说中”的个人门户
  第一感觉是,UI设计太差,布局呆板点也就罢了,三种模版在配色上都不及格,漫说美观舒适,根本就是影响识别和使用。第二感觉是,见过街上的快餐品牌“麦肯客”吗?这就是一网络版的“麦肯客”——MSN Space,Yahoo!360°,Flickr,Bloglines,del.icio.us……似曾相识的影子无处不在。当然,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只是没有新鲜感和选择服务的余地,有经验的用户可能会失望和不满;而对于新用户,那些各自相对独立的功能版块又未免令人眼花缭乱。第三,和讯把TAG摆到了过于重要的位置,TAG的泛滥成灾指日可待。第四,和讯对个人门户的诠释是“可以随时编辑的网络名片”,这太片面,也太离谱,有谁会把公文包双手递给某个家伙,然后说“这是我的名片”吗?
  在麦田的Blog上读到了他的郁闷,因为和讯的动作走在了BOKEE的前面;不过博客中国从来都是后发制人的,等着看戏罢。和讯网的刘峻则说他们要做WEB2.0的hao123,并用夸张的笔法将网易同城约会和新浪聊天室树立为“互联网主流应用”的标杆,这让我看到了个人门户的远大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