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6

上海归来,第4届ChinaJoy小记

  终于结束上海ChinaJoy五日之行,今早回到了北京。在上海时住锦江之星,用了各种方法都连不上MSN Space,只能等到现在传些照片,草草记上几笔。

  ①高峰论坛开始阶段的官员讲话十分沉闷,当丁磊暂离之际,朱骏和陈天桥十分少见地聊起天来。

  ②高峰论坛中金山“照例”被安排在上午最后一个出场,雷军演讲时,前排嘉宾已寥寥无几。

  ③如同其企业战略和产品定位,史玉柱就是这么一个“斜人”。据说他要给《征途》玩家发工资了,为什么不发点儿“黄金搭档”给大家补补营养?

  ④Booth Babe(我们这里叫Show Girl)永远是展会上的一道风景,不过这种照片网上随处可见。

  ⑤“天仙MM”比预定时间提前出现在展会现场,正巧路过便拍了一张。

  ⑥展会上的确有那么几个游戏圈里的皮包公司,但是这家货真价实的皮包公司是怎么回事呢?

  ⑦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团徽的样子了,直到在ChinaJoy《抗战Online》的展台上……这款游戏以前的名称是《抗日Online》。

  ⑧7月29日11点前后,展馆突然开始限制入场人数,炎炎烈日下观众在入口排起了长龙。大约是嬉戏网组织的“百强公会千人观光团”的到来使得现场人数骤增。

  ⑨过了不久,大批观众涌入展馆,不知道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此前是否有过如此密集的人群。

  ⑩原定29日13点杨丞琳在天联展台的现场活动因为安全因素被延后,当然,她本身也迟到了~~

 

  这一届ChinaJoy相比以往,展会的“规格”进一步提高了,主管部门和游戏企业对关注社会效益、促进自主研发、发展电子竞技、加强异业合作等方面更加重视,不过总的来说没有太多新意。寇晓伟在投资发展论坛上表示,游戏企业应该多关注60岁以上的老年群体,这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个观点。

Advertisements

日出

  
传说中的日出……

感性消费A+B

A
  达贝妮的Blog停了,木木的Blog开了,正所谓花开花落,网间常情。
  麦田认为博客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基础工具,这话有理,但他似乎忽略了博客与Email和IM的区别。它是一种感性消费,很多时候与功能性的“需要”压根就没关系。
B
  昨天是国内首档“电视真人游戏节目”的报名截止日。根据介绍,参与者将COS成马里奥、林月如、劳拉等著名游戏角色的样子完成一个神秘任务,在任务挑战过程中将有根据游戏的场景、情节和规则设置的道具与障碍。
  如果这档节目按照任天堂乐园的路子做,大概会很有趣。这是纽约大学互动传播专业的学生想出的点子,扮成马里奥的玩家穿上类似“弹跳飞人”(小型蹦极)的装置,在起伏跳跃中摘取“金币”和践踏“怪物”。很难说它与技术派的VR游戏相比孰优孰劣,游戏更是一种感性消费。 

郁闷的报纸和郁闷的饮料

  昨天上午出门的时间晚了,门口报亭的《新京报》已经售罄,只得买了份《京华时报》。这种情况前些天遇到过一次,当时那份《京华》让我很郁闷,它对世界杯的报道篇幅不仅少,而且在时效上与《新京报》相比几乎是早报与晚报的差别。
  手中这份《京华》看着也很郁闷,尤其是整版整版的“姗拉娜”和“洗斑水”、半版半版的包治各种“难言之隐”的医院诊所广告。中国消费者协会正在征集所谓的虚假商业广告线索,满大街的都市报纸和几十个卫星电视频道里充斥的广告基本都具备海选资格了,消协还要“征集”后评出“十假”,是不是打算弄个手机短信投票啊?
  郁闷之余看到一则《金童玉女代言“郁闷”饮料》的消息,讲的是申雪、赵宏博为一种“郁闷情绪饮料”做品牌代言。据称这种饮料“除可以正常饮用外,还可以被人摔、捏、掐、挤压甚至捶打,从而让情绪得以舒缓和宣泄。”这是我在当天看到的最好笑的新闻了,心头郁闷一扫而光。不过“郁闷饮料”的代言人选的不大理想,应该请毛宁和杨钰莹,他们这对“金童玉女”才够郁闷。

上海女孩的草帽实验

  7月12日,加拿大那位小有名气的“别针青年”Kyle MacDonald经过一年时间的物物交换,终于搞定了他的house计划。整个过程被Kyle记录在自己的Blog上。
  7月13日,上海女孩小玻的“互联网实验”宣告开始。她准备了一顶草帽,希望能用它换回一些更大或更好的东西,并许诺将尽可能地亲自拜访交易伙伴。
  小玻的这个实验也许会很快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因为看上去美女记者的草帽比光棍青年的别针有吸引力得多。
  

“备案文物”及其他

  在黄纬邦的Blog上看到,最近他偶然发现了1999年用163/169拨号上网时办的“浙江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国际联网备案证”。这东西做得“很像个东西”,不知要收取工本费几何……
  这个东西为什么会让“热爱自由的人们”产生严重的抵触情绪?如果说自由是选择的权利,那么在“备案”这件事上人们确实正在丧失自由。如果说自由是可以安全地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那么“备案”对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现实和心理影响。如果说自由是一种责任,那么“备案”或许成了某种意义上“自由”的基础。如果说自由是对个性和差异的尊重,那么关于“备案”众口一词的话语又说明了什么?王尔德曾说:大多数人的生活是一种模仿,激情是一段引文。不会用自己头脑思考的人,需要“自由”吗?

谁讨厌C罗?

  葡萄牙金童C罗有很多理由遭人忌恨,于是一个专门网站I Hate Ronaldo出现了。这里有C罗著名“演出”段落的视频和图片、球迷泄愤的KUSO作品和一些调查投票。
  这孩子还年轻,当真没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