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7

中国版《大逃杀》

  无意中在韩松落的博客上发现了转载的连环画《枫》。小时候我家里有刊登这套作品的《连环画报》,它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非常深。《枫》曾被改编为电影,我却记不得是否看过了……有人将它称为中国版的《大逃杀》,这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当年我完全看不懂却极度着迷的原因。

Advertisements

有趣的车标

刚看到这辆标致307时,我怀疑自己新配的眼镜有质量问题,或者是困意上涌导致的视觉重影……

尊重动物

  昨天在望京的马路上看到一具小猫或者小狗的尸体,匆忙之间打把转向,却还是没能躲避开来。随着车轮轻微的颠簸起落,我觉得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都凝固了,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今天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冬雨,又经过那条路,它还躺在那里,原本白色的皮毛已变得灰暗肮脏,与泥水混合在一起,几乎难以分辨……
  近几年在北京的路上经常可以见到被汽车撞死的猫狗尸体,这显然已经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问题。城市中被随意遗弃的动物日渐增多,正在成为破坏交通安全和环境卫生的隐患。北京的二环路前两年曾发生一起十车追尾事故,起因便是躲避一只小狗的尸体。我自己也曾因避让一只穿行马路的流浪狗而险些造成车祸(没准不是流浪狗,但主人不知浪到哪儿去了)。道路上的动物尸体无人及时处理,还可能产生环境危害。这时候,我便想起国内那些用动物尸体作为素材的“行为艺术家”们,他们怎么不向国外同行学习学习,在北京的马路上收集动物的尸体?
  英国的Adam Morrigan开设了一条“捡拾动物尸体热线”。他把被车撞死的动物尸体带回家,将毛皮制成“艺术品”后出售。美国女艺术研究生Jessica May今年的作品是为被车撞死的浣熊和负鼠穿上漂亮的衣服。美国的Sarina Brewer也有沿高速公路收集动物尸体的习惯。她的网站提供动物标本的定制服务,那些不幸夭折的小动物在她的手里能被做成狮鹫、独角兽等神话传说中生物的样子(注:以上链接可能包含令人不适的内容)。国外类似的“艺术家”不少,也颇受争议,就像Sarina Brewer所说: "I call it art, you can call it whatever you want." 我宁愿将此类“艺术行为”理解为一种对生命的善待和尊重,不过,尊重动物,在我们这里便近乎奢谈了。

恶心的“熊猫人”

 
 

  1999年,系列公益广告《赵半狄与熊猫咪》在北京地铁车站亮相。在其中一幅戒烟主题作品中,赵半狄说:“我抽支烟你介意吗?”熊猫说:“我灭绝了你介意吗?”不久后,国内媒体披露该作品有抄袭之嫌,称其“因为在图式和对白上借用了一则著名的国际广告而遭到非议”(那则被“借用”的广告是美国加州在1989年至1997年开展烟草控制运动时发布的公共招贴之一)。
  2007年,赵半狄举办“熊猫时装发布会”,邀请芙蓉姐姐和杨二车娜姆参加T台走秀。表演现场,前者走光露点,后者脱衣激吻,圆满完成任务。故事尚未结束,昨日,赵半狄来到芙蓉姐姐的住所下跪致歉,对这位他“最尊重的中国女性之一”拿出5000元现金作为补偿,并拍下视频发在网上。
  ……人民呕吐了你介意吗?

搬家

  Windows Live Space每次升级都有些改进,又都留下些新的毛病,而访问速度迟缓则是痼疾沉疴。照我现在的习惯,用Live Writer发布日志,用Bloglines等RSS订阅网站看其他Spaces的内容,倒是没什么麻烦。只是这种“本来无一物”的感觉太虚渺,很多时候还是想浏览网页惹惹“尘埃”。像我自己的空间,前几天加了一段哈达网“达芬奇计划”的公益广告代码,想看看效果,刷八次不见得能出来一回,郁闷之极,难怪很多Live Space用户想搬家。新浪搜狐网易百度BlogBus等提供的“博客搬家服务”除了相互之间挖墙角,无一例外的瞄准了Live Space。不过QQ空间新推出的“搬家工具”倒是只能转移新浪、搜狐、网易和51.com这几家的博客,或许他们自己清楚,Live Space的用户在一定程度上与QZone重合,但QZone做得比Space还差。
  说到搬家,我想起前几天在大众点评网上收到的一条消息:“你有听过***吗,和大众一样的性质,好象~~~那边有个什么搬家工具,可以把大众的点评全部搬到那边那个网站。我就是从***上知道大众的,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搬搬家哦!你写得那么好,肯定很受大家欢迎的哦~~搬家工具的地址是:http://www.***.com/cate/banjiaIndex.html 搬家成功了,记得把你的个人家园发给我哦~~我去给你踩踩!”查了一下,这个被大众点评网自动屏蔽掉的三个字应该是“口碑网”。或许是自觉此举有些下作,那个搬家网址目前成了一个空页面……
  众多提供“博客搬家”服务的网站,有的写了“提倡您搬自己的博客,尊重他人著作权”(搜狐、百度、腾讯的这句一模一样,不知谁搬谁),有的干脆什么也不说,假如没有这类的侵权问题,还真让人以为“吾国网民,忻乐太平,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了呢。

节与吃

  昨天立冬,一天里陆续听到N个人讨论有关吃饺子还是吃火锅的话题,就连一位做保险的MM也发来短信“贴心”的问候道:“今天立冬,要吃火锅哦”……晚上我吃的是饺子,边吃边想,如果去吃火锅,尾声时涮几个饺子,可能就“妥”了。过去的八节二十四气,流传到今天基本只剩下饺子、粽子、元宵、月饼、春饼、面条之类的内容;我觉得,应该把这些吃食都印到年历上~~
  今天发改委发布了法定节假日调整方案和调查问卷,“五一”被“吃”掉两天,清明、端午和中秋增加三天。这种调整可能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今后每年的“十一”黄金周加中秋“小长假”这十来天的日子成为出游、返乡和消费更为集中的时段——本来两个节日相距就近,很多企业大概也会将职工“带薪休假”的假期安排在这两个节日之间的“垃圾时间”——如此,对“经济社会运行影响和冲击”恐怕将更为严重。假如一定要缩短长假,为什么不把国庆节减为两天甚至一天,加长春节假期或“五一”呢?反正国庆人们也不知该吃什么……
  看着不断增长的CPI,我想起张楚的《将将将》:“我吃我的车,我吃我的马,我吃我的炮……”过节,该吃什么啊?

觉醒

  两年前我写过一篇《北京男病人》,记录了一位名叫“大作家张斌”的奇特人物。今天得知张斌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缓的消息,心里觉得怪怪的。他以往的种种行为,给人的感觉是乖张偏执,但似乎也就是网络时代个性膨胀导致的量产型无公害产品而已……这个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吗?他属于变态人格还是精神疾病?判决前是否做过司法精神病鉴定?
  作于2002年的《大作家张斌呼吁设立“中华美德月、中华美德日、北京美德日”呼吁书》上写道:“媒体宣扬什么社会就流行什么。虽然我们不拥有报纸电视广播这些大媒体,但我们每个人都是个小媒体。我们要努力宣扬好的东西、伟大的东西。每个感受到我们的人都会随我们而改变。”这话多么单纯质朴,简直是令人感动。又想起张斌那句“觉醒吧道德”,真让人哭笑不得。一定有什么东西“觉醒”了,让看似自娱自乐的闹剧变成害人害己的悲剧,但那绝不是道德。
  奥地利作家约·马·齐默尔的小说《小丑的眼泪》据称是马戏团小丑脸谱上泪珠图案的起源。生活中有各式各样的丑角,他们的泪珠都不画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