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过不了几天,《大地的裂变》便要上线了。六年前,一个世界在等待;一年前,人们在等待一个世界。《魔兽世界》的国服玩家们经历了漫长的“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的日子,终于在去年8月等到了“忘了开”的《巫妖王之怒》,不少玩家上演了一出“归去来”,再度忘我地投入到魔兽的怀抱中。

不过,时间还未满一年,新的资料片便要登场,多少有些“出人意料”,于是一些玩家发出“还没准备好”的抱怨,这听上去似乎有那么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感觉——人们未必愿意去适应一种不正常的生活,但久而久之总难免会习惯。

有位朋友说,现在“玩不动”除了《魔兽世界》之外的游戏,要么就继续在魔兽里待着,要么就干脆不玩游戏了。我很理解这种想法,但却难以认同。玩游戏这点事,何苦搞的如此“痴心绝对”呢?正如前不久举办E3大展的洛杉矶会议中心大门外,索尼PS Vita的广告词所表达的:“The world is in play.”整个世界都在游戏,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游戏时代。虽然对于某些“正统”玩家而言,社交游戏、手机游戏乃至相当一部分休闲风格的电脑游戏、主机游戏和掌机游戏都算不上真正的游戏,喜欢这些游戏的人都算不上真正的玩家,但当数以亿计的人因为那些简单轻松的“农场”、“小鸟”、“水果”们开始第一次接触游戏并为之狂热时,“玩家”的定义已经发生了变化或者回归了原点——玩家其实就是爱玩游戏的人。

轻量化的游戏与轻量化的游戏设备都在改变游戏世界的格局,也改变着人们玩游戏的方式。举个例子,近年来国外渐渐开始流行“街头游戏”,如美国的Come Out & Play和Game Night,英国的Hide & Seek Weekender和igFest,德国的You Are GO等等,都是召集玩家在室外进行各种游戏的活动。这些游戏既包括一些“不插电”的互动项目,也包括利用掌机、手机的通信功能进行对战和交流。刚刚过去的6月25日,是任天堂新掌机3DS的“擦肩日”(StreetPass Day),全球各地许多玩家在不同地点相约聚会,借助3DS的“擦肩功能”交友联欢,其乐融融。

在我们这里,成规模的玩家聚会还基本上没有,并且缺乏与之相宜的国情。不过,在各种公共场所,越来越多的人手捧着手机和掌机沉浸在游戏中,倒也强似面面相觑沉默无语。这仿佛是对人们幼儿时期游戏场景的一种回归:挤在一起,自己玩自己的,每个人都有一块巴掌大的天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