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烦的

这些天《阿凡达》成了热门话题,或者确切一点说,为了看《阿凡达》而苦苦排队买票这件事成了热门话题。有关影片本身,因为看过的人不好意思成为剧透党,没看过的人不想影响自己的期望值,一时反倒没有太多的讨论。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魔兽世界》,玩一部好游戏同样需要耐心排队,不过玩过魔兽的玩家可以兴高采烈的成为炫耀党,因为游戏是不怕剧透的。

我每天要看很多资讯,所以在非常无辜的情况下,我已经知道了《阿凡达》的情节基本上是太空科幻版的《风中奇缘》、《与狼共舞》和《幽灵公主》,没准还要加上点儿《神话》和《黑客帝国》;而潘多拉星球上的生命与景观,基本上是《魔兽世界》、《星际争霸》、《飞龙骑士》、《最终幻想》以及《天空之城》的融合……然后,我就基本上丧失了去电影院看《阿凡达》的欲望。

其实,我原本也不大想去看这部片子,至少不会去凑排队的热闹。尽管很多人把《阿凡达》的特效称赞得天花乱坠,对卡梅隆的想象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我觉得对于游戏玩家而言,他们早已在太多的游戏作品中体验过惊世骇俗的视觉效果和天马行空的奇绝想象。比起那些不玩游戏也不怎么看科幻作品的观众,玩家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卡梅隆所做的事,是用足够成熟的电脑科技把足够丰富的素材组织成一个新的产品,他花了足够多的钱,并做到了足够好,这很棒,但还不至于让人顶礼膜拜。

另一种关于《阿凡达》的声音,是卡梅隆“抄袭”了《魔兽世界》等游戏动漫大作的创意。对此据说卡梅隆有个回应,称《阿凡达》的故事和造型十几年前就有了。我觉得他还不如一位中国网友反驳得精彩:“阿凡达抄魔兽,魔兽抄龙枪,龙枪抄DND,DND抄指环王,指环王抄尼伯龙根指环,尼伯龙根指环抄北欧神话,结论就是阿凡达是北欧神话!”

卡梅隆不是生活在潘多拉的纳美人,所以《阿凡达》不可避免会受到以往各种文学影视乃至动漫游戏的影响。就像法国批评家克里斯蒂娃四十多年前提出的“互文性”概念,任何文本都是对其它文本的吸收和改造,都与其他文本存在交互参照、交互指涉的关联。美国小说家雷蒙德·费德曼干脆认为文学创作就是一种持续的“游戏性剽窃”。一部作品中包含其他不同作品的影子,不论文学还是文学以外,这样的情况太常见了。

诗人艾略特有句戏谑的名言:“小诗人借,大诗人偷。”卡梅隆的幽默感大概比不上想象力,如果他回应说,其实我是一个大诗人、大玩家,那该多酷。不过要是面对中国记者,他那样的回答就很好理解,因为我们这里,“大诗人”太多了。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啊,烦的

  1. 阿威,你没看《阿凡达》遗憾了,那绝不是只有特技的电影。否则卡梅隆和别的导演就没区别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