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和守门人

  逛书店时想起译林那本《大教堂》,转了转却没有找到,回头还是在网上买罢。
  去年做《印象》的时候,我征得了小二的同意,刊登了一篇他翻译的卡佛小说《当我们谈论爱情时都说些什么》(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编辑这篇译文时,我做了一些极其细微、基本无关痛痒的改动,诸如:

喝醉了酒的孩子,十几岁的小年青,开着他爸爸的小货车一头扎进了这老两口开的野营车上。
一个喝醉了酒的孩子,毛头小子,开着他爸爸的小货车一头撞上了这老两口开的野营车。

我是说,看不见那个狗日的女人,这简直要了那个老狗屁的命。
我是说,看不到那个见鬼的女人,这简直要了那个老东西的命。

我能听见我们坐在那儿发出的人的噪音,甚至直到房间全都黑下来了,也没有人动一下。
我能听见我们坐在那儿发出的各种声音,但直到房间全都黑下来了,也没有人动一下。

  为了推敲词句的调整,我特意去看当初戈登·利什(Gordon Lish)的原文编辑稿。以我的水平很难分辨利什编辑手法的优劣,也看不出他大刀阔斧修改小说结尾的高明之处,但这次编稿过程对我而言十分过瘾——我看到了三个面目全非的文本,并努力炮制出了第四个(假如那可以算的话)……
  据说卡佛夫人打算出一套没有经过编辑“摧残”的卡佛原著,这事多少有些无趣。我同意苗炜在聊卡佛时谈到的“大众媒体那种‘信息守门人’的角色已被瓦解”,但无论何时,总会有一个Gatekeeper出现。这个角色也许是“老大哥”或者某某的老婆,也许是某个作恶或者不作恶的搜索引擎,也许是一些工蜂工蚁般勤劳的编辑,也许是我们自己,谁知道呢。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编辑和守门人

  1. 被编辑的那三句,感觉还是小二的版本更生动。比如“十几岁的小年青”比笼统地说“毛头小子”更具象,“扎进”比“撞上”更有动感,“人的噪音”也比“各种声音”更有味道一些。

  2. 文字也许各有特点,但我感觉,很明显,改后的文字更适合在目标杂志上发表,表意更明确不拖沓,更符合“通常正确”的阅读习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