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的胜利

  昨天又拜读了《北京日报》的一篇报道《青少年网络成瘾将成新病种》,文中提到:

  日前,中国第一家网络成瘾诊疗基地“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科”和“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通过4年对3000余例网络成瘾患者的治疗实践与研究,制定出了我国、也是世界上首个《网络成瘾诊断治疗标准》。美国成瘾医学会主席charles Brien和美国著名精神病学及心理专家Jerald Block、Hilarie Cash,以及我国的专家学者研究论证后,予以肯定通过。

  我去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的主页看了看,果然见到一群“中外专家”笑逐颜开的合影。其中,Charles O’Brien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也是Charles O’Brien戒瘾中心的主要负责人(但“美国成瘾医学会”是什么?)。Jerald Block就是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上撰文主张第5版DSM收录网瘾的那位,他还认为玩《魔兽世界》引发的焦虑和羞耻甚至超过了浏览色情网页。Hilarie Cash则是一位从1994年开始关注和研究电脑、网络成瘾现象的“老专家”。这些位专家的“肯定通过”未必没有价值,但距离正式推广使用的诊断标准(ICD-10国际标准、DSM-IV美国标准和CCMD-3中国标准)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另外,该基地主页上发布了“诊断标准”的全文,1300余例的临床样本不知怎么被媒体报成3000了。
  或许“网瘾=精神病”的说法太骇人听闻,所以原本一篇某医院、某基地的软文竟演变成了新闻焦点。那些希望名正言顺主导市场的国内专家和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雨的国外专家们,一定欣慰得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