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

  在很多时候,半身不遂的Google或者被“去势”的谷歌都要比百度好用,不过对于不少中文字词的搜索前两者的确力不从心。我今天查找普希金的《诗人》,就是用百度才搜到了查良铮先生的译文:

  当阿波罗还没有要诗人
  要求庄严的牺牲的时候,
  诗人尽在怯懦而虚荣地
  浸沉于世俗无谓的烦忧;
  他的神圣的竖琴喑哑了,
  他的灵魂咀嚼着寒冷的梦;
  在空虚的儿童世界中间,
  也许他是最空虚的儿童。

  然而,诗人敏锐的耳朵
  刚一接触到神的声音,
  他的灵魂立刻颤动起来,
  象是一只惊醒的鹫鹰。
  他厌烦了世间的嘻戏,
  不再聆听滔滔的人言,
  他高傲的头不肯低垂
  在世俗的偶像的脚前;
  他变得严峻,性情古怪,
  心里充满了繁响和紊乱
  他要朝向荒凉的海岸狂奔,
  投进广阔的喧响的树林……

  查先生的文字雍容大气,近乎完美,但我觉得就这首诗而言,有两句不如张贤亮《绿化树》中引用(或误记)的这个版本:

  当阿波罗还没有向诗人
  要求庄严的牺牲的时候,
  诗人尽在琐事上盘算,
  想着世俗的无谓的烦忧;
  他的神圣的竖琴喑哑了,
  他的灵魂浸沉于寒冷的梦;
  在游戏世界的顽童中间,
  也许他比谁过得都空洞。

  诗人已死,这个世界只剩下空虚的“儿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