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案文物”及其他

  在黄纬邦的Blog上看到,最近他偶然发现了1999年用163/169拨号上网时办的“浙江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国际联网备案证”。这东西做得“很像个东西”,不知要收取工本费几何……
  这个东西为什么会让“热爱自由的人们”产生严重的抵触情绪?如果说自由是选择的权利,那么在“备案”这件事上人们确实正在丧失自由。如果说自由是可以安全地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那么“备案”对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现实和心理影响。如果说自由是一种责任,那么“备案”或许成了某种意义上“自由”的基础。如果说自由是对个性和差异的尊重,那么关于“备案”众口一词的话语又说明了什么?王尔德曾说:大多数人的生活是一种模仿,激情是一段引文。不会用自己头脑思考的人,需要“自由”吗?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备案文物”及其他

  1. 我98年时用163上网,好像没这个证呀。

  2. 嗯,这个我也没见过,要么说是“文物”级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