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若娱

  夏天过去了。假如这个夏天我没有回到久违的电视机前看上几场《超级女声》的话,我一定不会有什么遗憾。但遗憾的是,面对席卷大众的流行瘟疫,作为一个媒体人不能选择躲避和抗拒;所以我终于很认真地看了,并且欣慰地发现,我中毒了。
  万人瞩目之余,《超级女声》照例要面对批判和解读。批判的话多半没有新意,况且讨论这个节目是否低俗无聊、充斥炒作和黑幕,本身就是一件无聊的事。而众多专家学者、话语权人士的解读就比较厉害了,什么文化标本、民主试验、颠覆传统、反叛美学等等,过度阐释的现象大概仅仅说明了某些观念领域的过度苍白与过度敏感。
  对于我们来说,《超级女声》其实就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游戏,从海选一路进军总决赛的超女们便是玩家选择的角色,每周几百万的短信便是玩家辛苦积聚的经验值,网上以千万计的文章和帖子便是玩家用心书写的攻略,而湖南卫视的每期节目则是精彩纷呈的过关情节。
  与痴迷的游戏玩家相比,疯狂的超女Fans同样有理性缺席的问题,但他们还未受到什么明显的责难,也没有人发明一个“超女瘾”之类的科学名词来棒喝一下。“电视瘾”倒是国内外早已存在的词汇了,不知怎的竟没有人开设一家“电视成瘾治疗中心”,收上几千人民币之后帮人戒掉那个东西。
  很多从未有过追星体验的人,不知不觉成了平民超女的Fans。他们把自己的一些小梦想、小情结寄托在某个女孩身上,然后去为她尽心尽力地“练级”——投票和拉票。《超级女声》没有门槛的开放进场、对平民意志的充分体现和“三权分立”的评选体制,很容易让人产生希望和满足,但更多的是错觉。在一个相对漫长的麻醉与自我麻醉的过程中,很多人早已忘记,自己不过是选择了那个从家乡小村的床上爬起来的勇者,是在一个被构成的封闭程式中循环往复地梦游(这在每个周末的晚上李湘同学宣布短信票数归零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娱乐经济”的大好局面是不争的事实了。去年超级女声的季军张含韵已经显现了不错的商业价值,拍广告出专辑还代言了金山的《幻想春秋》。今年的季军张靓颖(请允许我预测一把)刚为某休闲游戏平台唱了主题歌,前途无量啊,钱途无量……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to “大致若娱

  1. 老酒真是任何事不离游戏啊不知游戏水平如何

  2. 嗯,游戏(尤其是动作游戏)是一熟练工种,玩得少了水平自然就不用提了~~

  3. 近来awei非常关注超女的动态呀。的确,他的平民化让人惊讶,杭州出现许多李宇春的歌迷,俗称为“玉米”上街拉票的盛大景像。有消息说,连未进五强的叶一茜都已被相中拍电影了。真是让人惊讶,也不得不佩服湖南卫视的造势本领,前两年,一个快乐大本营,让多少少男少女为之痴迷。忘记了说正事,这幅日本投降图,强,值得收藏。

  4. 上周五看了第一场,5进3,很不明白短信投票的来源,作为“女声”,为什么李宇春和周笔畅的声音像男人,还那么多人喜欢……

  5. 邀請你參加遊戲。http://antworld.weblogs.us/archives/161

  6. 地板实木地板清障车冷藏车塑料模具工业设计激光激光加工激光打标机激光设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