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卷流行

  好几年前的某一天,我在大街上若有其事或者若无其事地溜达着,一个MM礼貌地拦住我,请我参加一个问卷调查。那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好奇心驱使我跟她进了路边的小饭馆,开始回答问题。隐约记得那是关于吸烟习惯和烟草品牌认知的调查,答完之后她送了我一盒烟。
  渐渐地,在街头巷尾搞商业调查的人多了起来,他们手里的一叠叠问卷让我望而生畏,继而很快学会了“拒绝的艺术”。不过,当我看到“普鲁斯特问卷”在Blog中不断流传的情形,想起这些年里,自己其实也没事找事主动作答了不少问卷。这样的问卷比较一本正经的有MBTI职业倾向测试、16PF人格测评,比较八卦的有根据在某个想象中的场景里做出的选择,来推断你的花心指数、性取向甚至性能力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当然,它们对我的职业生涯和心理生理问题没有任何正面或负面的影响,完全是游戏。
  利用TAG来分享“答卷”可以算是一种Blog游戏。文心的10 Places of My City就是一种问卷,此前他搞的“二十四页第四句”更有游戏感,不过因为缺少TAG的串联效应而没有形成规模。普鲁斯特问卷最早我是在日落酒馆看到的,后来发现有很多人先后答了这个问卷。它至少有两个版本,而《名利场》版本和中文Blog版本和这两个还各有不同,或许,N多人在回答的问卷,早已经不是普鲁斯特曾经回答的那一份,不过这显然无关紧要。
  “你认为的最理想的快乐”,“你最珍惜的财产”,“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你希望以什么方式死去”……这类问题并不是在考察人对自身的认识,但能够坚持做完整份问卷,总该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荣格有一句很不厚道的话:“我们显然能滥用自知之明,就像我们能滥用其它知识一样。”不知道在Blog里陈列原本十分私人化的问卷结果,是否属于一种对“自知之明”的“滥用”。
  据说普鲁斯特是很不爱写日记的人——虽然我觉得《追忆似水年华》挺有日记感觉——那么,假如他生活在今天,大约也不会爱写Blog。而瑞士作家阿米埃尔则是靠日记出名的,他曾写道:“告诉我你认为自己是哪种人,我就能告诉你你不是哪种人”。真够拽的,但是,至少告诉了我们一种欣赏问卷结果的方法。
  这种问卷应该更有娱乐价值,如果芙蓉菊花们愿意答一把的话。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问卷流行

  1. 这话说的, Awei "这种问卷应该更有娱乐价值,如果芙蓉菊花们愿意答一把的话。"让大家都不敢RE你啦. = D写Blog 也是私人行为。回复帖子也是私人行为,既然这样。芙蓉和普鲁斯特 的Blog 有人看/无人看。没区别.只要她/他 爱写.真的是爱写不写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