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日货清单”

  当下有不止一种版本的“日货清单”在网间广为流传。网民散布这种信息的目的自然是希望更多的人照方抓药,有针对性地抵制日货,不过其中错漏之处甚多,令人困惑的地方也不少。
  比如化妆品品牌资生堂。或许很多人还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出现一种名为“华姿”的洗发水,让无数人告别了用肥皂香皂洗头的日子。那是丽源公司和资生堂“技术合作”的产物,N年后,两家才成立合资企业,并成为进驻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第一家公司。假若抵制,那么,存在“技术合作”、“版权合作”之类背景的产品是否算在内?欧伯莱这样的合资产品是否算在内?谁说了算?
  再比如药剂品牌曼秀雷敦。印象中这东西似乎出自欧美国家,不大像日货的样子;而查询一下,发现在国内的曼秀雷敦(中山)药业有限公司是美国曼秀雷敦及日本乐敦株式会社合作的独资企业,再去其网站探寻,原来……真是日本公司……把这个牌子列入清单的人堪称有心,但相信还有不少类似的“藏匿”较深的日资品牌,我们是不是要多来些考据工作?

  对于那些六七十年代出生甚至更早的几代人而言,中国改革开放后蜂拥而入、给他们留有烙印般记忆的日货,实在是不胜枚举,比如什么精工手表、夏普计算器、松下录像机、索尼Walkman、丰田汽车、七星烟、爱世克私运动服、富士胶卷、健伍音响、斑马签字笔……请他们抵制日货,可能需要动摇某些习惯,但目标总是明确的。相比之下,国内正当青春年少的这批人,则是玩游戏、看动漫长大的,不幸的是,这些玩意有一多半是小日本的。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日本流行音乐、电影、小说、肥皂剧、游戏、动漫等等文化产品,没有一样出现在“日货清单”中,是无需抵制?还是无法抵制?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消费形式多样化的现今,“抵制”是一句非常难以落实的口号,很大程度上,更接近于负气之语甚至招摇的幌子。作为普通人,在不影响日常生活的前提下,有意识地减少或避免购买日货,确实是“可行”的,但也仅仅是“可行”而已。

  “消法”规定,消费者有自主选择商品的权利。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浅说“日货清单”

  1. 说的在理,这两天也断断续续的收到不少的“抗日”信件,从北京游行的描述到深圳抗日的激情,还有大量煽情的签名,抗议,日本公司的名单,甚至800电话,我相信这里有真切的爱国激情,但也"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 比如某些人利用网上签名骗取点击率。何况在这样一个经济联系紧密的世界,单方面的抵制自己也会受到损失的吧。我欣赏那些爱国的行为,但希望这仅仅是个可以自由表达个人意愿的行为,不被任何人利用,也不会上升到政治高度,我们作为单纯的消费者,依然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2. 如果用抵制的这种狂热激情投入到经济建设中去,恐怕比抵制管用多了。这样的抵制运动是一种瞬间激情,长久的日复一日脚踏实地的工作,则是不少人难以做到的。支持抗日,但不要只是抵制日货这么简单。

  3. 国强才是根本。光喊着号子摇大旗,摇死也白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