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造来信的编读关系

  苗炜在Blog里“交待”给自己杂志写读者来信的事情。那“信”固然是在纠错,却在字里行间透着一股“《三联》错也错得有文化有品味,一般人看不出来”之类的酸劲。不过就算这样耍着花枪遮挡,这本杂志近来的文字和版式错误却没有任何改观,已经到了快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往日里我早觉得《三联生活周刊》中的读者来信可疑得很,每次都有人就上期封面故事做点睛之笔的评断,每次都有“生活圆桌”味道的针砭时弊的文字,这读者素质也高得有点邪乎了。相比之下,那些“读者”的名字编得便没什么水平,总有近亲繁殖的“亲近”感觉。

  之所以有这样的怀疑,是因为我自己很早以前就做过同样的事情。我对此类情况也不断有所耳闻并且坚信,许多媒体的读者来信是他们自己写的,包括广播和电视在读听众观众来信、念手机短信等场合,做假都是极为正常的现象。

  这事说起来挺有意思。可惜今天回家时居然忘了带笔记本的充电器,眼看电池续航时间不足半小时,还是先草草写上几句收笔吧。

  韬奋先生那个时代的“读者信箱”已经一去不复,如今的“编读交流”只是媒体利用受众心理借助读者口径进行二次传播的工具。传统媒体的读者根本无法与媒体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交互沟通,而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局面终于将有所改观——无论是公众网络媒体,还是自媒体Blog……

  电池图标上的小红叉子出现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