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两个世界的飞翔

  这则《网游少年死别虚拟世界》的报道让我读了以后很是憋闷。记者并不知道孩子沉迷的游戏《魔兽争霸Ⅲ冰封王座》不是网游,而是一款具备网络联机对战功能的单机游戏。当然这很正常,常识不是共识,对于不同人群和不同语境,常识的外延范围有天壤之别——某些游戏玩家对此类报道的第一反应总是指责记者的无知,这便有些不分轻重了。
  让人喟叹的,是孩子的遗言“我是个没用的垃圾,光会令他们失望”,是孩子父亲“只在一个月前才确认孩子迷恋网络游戏”,是孩子神情害怕的转述老师说他“患有网络综合症”……文尾隆重推出团中央“青春自护远离网瘾活动”,给这篇报道加了枪稿软文的怪异色彩,让我哭笑不得。且不说未成年人更需要的是爱护和监护,单看版署年内“建立4个国家级网络游戏动漫产业发展基地、5个国家级网络游戏技术创新工程中心”的宏伟蓝图,让孩子如何“自护”?!

  《京华时报》的报道让我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一篇小说投稿。其中一段情节是一个12岁的学生经过苦练终于在游戏中击败了自己的对手,之后便像赫拉巴尔那样感觉“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一切,还呆在这里干吗”,纵身从窗台一跃而下……2楼……这个酷爱阅读捷克和苏俄文学作品的小伙子在医院歇了些日子了事。再后来众人中学毕业各奔前程,同学少年都“不见”,作者借用穆拉杰里的歌剧《伟大的友谊》遣怀一番……我当时飞快的把这稿子列入被毙行列,因为“常识”告诉我12岁的孩子至多凑热闹看看昆德拉,要通读赫拉巴尔、帕斯捷尔纳克、巴别尔等一堆作家的书,看得明不明白另说,还做什么作业玩什么游戏?作者不过是近来多读了几本书而已~~
  然而关于常识的问题我已经反思过了,远离人世的张少年和他留下的数本笔记让我觉得,应该再认真看一下这篇稿子,就算是对这位“飞翔少年”的一种纪念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