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犯了?找陶教授唠嗑或杨教授扎针

  最近,武汉、天津、成都、南京等十城市媒体联手开展了一场“挽救上网成瘾者行动”,美籍学者陶宏开教授作为活动的发起者,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所到之处反响热烈,各地家长们排着大队领票去听他的报告会。陶教授被称为“戒网瘾专家”,近来在央视新闻频道两度露面,没来得及收看的同学可以在网上补补课:
  [新闻调查]网瘾少年(11月15日)
  [新闻会客厅]我帮孩子戒网瘾(10月11日)
  另外陶宏开教授做客新华网与网友交流的内容也是值得一看的:
  《妙手挽救网瘾少年》

  与陶教授的心理治疗对应,宁波市戒毒中心主任杨国栋教授用药物治疗的方法开始了戒除网瘾的尝试。宁波市戒毒中心为30名网络上瘾综合症患者分批提供免费治疗的计划已经开始,他们将通过8天的治疗,为患者注射戒毒用的莨菪类药——东莨菪碱,以抑制大脑皮层,使其在睡眠、休息的过程中恢复肌体被破坏的平衡系统,对上网不再感兴趣,从而戒断网瘾。
  这件事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相关报道很多,下面是比较翔实全面的一则:
  《宁波教授新疗法引争议:戒毒药物也能戒“网瘾”》

  网瘾并不是一个全新话题,但当治疗网瘾的手段突然间由二位教授双管齐下的时候,那么,我们说得清到底什么是“网瘾”吗?!
  2003年,民盟北京市委发布的“关于电子游戏与未成年人教育问题”的调研报告中,参照金伯利·S·扬提出的“网络成瘾症”评测方法得出,14.8%的学生患有网络成瘾症。
  评测方法大致是这样的,在以下数项表现中,只要符合5项以上,就说明已经上网成瘾:
  ·每月上网超过144小时(每天4小时以上);
  ·头脑中一直浮现和网络有关的事;
  ·无法抑制上网冲动;
  ·上网是为逃避现实、解除焦虑;
  ·不敢和亲友说明上网的时间;
  ·可能因上网造成课业及人际关系的问题;
  ·上网比自己预期的时间还久;
  ·花太多钱在更新网络设备或上网上;
  ·要花更多时间上网才能满足。
  而金伯利·S·扬(Kimberly S.Young)的著作《网虫综合征:网瘾的症状与康复策略》(Caught in the Net: How to Recognize the Signs of Internet Addiction and a Winning Strategy for Recovery eng),早在2000年便已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发行了中译本(注:Kimberly S.Young是一位美国心理学专家,任教于匹兹堡大学,创办了netaddiction.com)。这本书中文书名中的“征”字引人注目且耐人寻味,这不是“症”的别字,而是“特征”的“征”。

  把孩子送给陶教授或者杨教授的家长们,一定是爱孩子的,但他们八成不知道,IDSA的调查表明60%的美国家长认可子女玩电子游戏,ESA的调查则号称47%的美国家长计划把视频游戏作为圣诞礼物送给孩子。这里提到游戏,是因为孩子们的所谓网瘾基本可与游戏瘾划等号。但无论是什么瘾,总之家长们自己是束手无策了,于是不管陶教授是不是会分身术,他的循循善诱能不能有长期效用;也不管杨教授是不是别有用意,他的注射口服合不合国家的法规条例,我把孩子送给你,你聊上俩小时扎上几十针再说,呜呼……
  其它姑且不提了,只说个细节。在央视“网瘾少年”那期节目中,吴穹说了一句并不起眼的话:我怕失去陶老师。这句话,让我蓦地有了一丝寒意。

(原写于2004年12月05日)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网瘾犯了?找陶教授唠嗑或杨教授扎针

  1. 我认为网隐问题是小问题,教育失败才是问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